顶点小说 > 科幻悬疑 > 超神学院之死亡之契 > 第九十七章 灭族之战(八)
    暖阳下的新德里,有些冰冷刺骨,几个月来,阿三高层对于人权卫士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清洗和逮捕,直至现在,在贫民区依然可以看到暴尸街头的人权卫士。

    新德里富人区的一座豪华别墅内,阿三将军正坐在沙发上享受着舒适的按摩,人权卫士的彻底下台让他心里舒坦了不少,至于东北方向的亡灵,没听说过攘外必先安内吗?

    当然,他还没享受多久,门铃就响了,随后他的参谋走了进来。

    “将军,这是上面最新的指示。”参谋将手中的文件递给将军。

    随手翻开文件看了几眼后,将军表情严肃起来,读完文件后感慨道:“好狠的计策啊!”

    参谋疑惑的看着将军,很显然他没有看过文件的内容。

    将军顺手将文件递给参谋,看完文件后,参谋摇头道:“好狠啊!这是绝户计啊!”(突然想起来,阿三是摇头yes点头no,前面可能有一些错误,见谅)

    “这样也好,将那些暴徒直接处理掉,就可以集中兵力反攻东北方的亡灵,等我们掌握了亡灵的秘密,就是我们阿三称霸赤乌恒星的时候。”将军仿佛看到了阿三国称霸赤乌恒星,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行了,按照上面的指示去办吧!”将军拿起桌子上的咖啡杯继续品尝起来。

    ......

    “所有的人都听着,从明天起,你们需要指认一个乱党,被指认过的人要证明自己不是乱党,必须在指认一个乱党,如果有人不指认乱党,那么他就是乱党,当然,每个人只能被指认一次,都听明白了吗?”一位阿三战士站在吉普车上拿着扩音喇叭大喊道。

    当然,这条政策只针对穷人区,或者说只针对吠舍和首陀罗以及那些连种姓都没有的贱民,诚然,首陀罗和刹帝利内部也有人权卫士,但是那毕竟只是少数,更何况,高等种姓与低等种姓之间的矛盾可是十分尖锐的,在这种条件下,估计很少有低等种姓的愿意相信那些高等种姓的大老爷们是人权卫士。

    战士的喊话持续了很久,基本上所有的低等种姓人都听到了这则消息,而人群中,一双黑色的眼眸不断闪烁着,直到战士乘着吉普车离开后,他才缓缓从人群中退出去。

    ......

    夜晚贫民窟的一座小黑屋内。

    “迪让,这种命令对我们极其不利,我觉得,我们不能再等了,是时候起义了,实在不信,也得离开新德里。”加拉瓦.恰马尔说道。

    “不不不,加拉瓦,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再等等,相信我,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只要挺过了这一次,他们就再也拿我们没办法,到时候,我们可以和他们交涉,要求恢复我们应有的权益。”迪让.色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迪让,你到底还在犹豫什么?”加拉瓦.恰马尔瞪大了眼睛,情绪激动的说道:“等度过这次,我们还剩多少人?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难道你还不明白,那些官老爷完全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吗?对他们来说,我们只是羔羊,什么时候想宰就什么时候宰。”

    “加拉瓦,你说的话有一些道理,但是,我是领袖,我有我自己的考虑,我的命令是继续忍耐。”迪让.色斯说道。

    “你的考虑?考虑什么?考虑你领袖的位置?还是考虑你的前途?”加拉瓦.恰马尔责问道。

    “加拉瓦.恰马尔!”迪让.色斯有些生气了,加拉瓦的话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加拉瓦.恰马尔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的确有些不当,双手捂了捂脸,转身离去。

    看着加拉瓦离去的背影,迪让忍不住叹了口气,加拉瓦说的这一切的确有道理,但是他又能怎么样,这次清洗来的太突然,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等他们反映过来时,局势已经不在掌控中了,大批的高层领导被逮捕枪杀,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内部一下子乱了起来,等内部推选出领导层后,一切都晚了,守旧派已经完成了对新德里的清洗,没有武器,没有金钱,没有粮食,他们拿什么反抗,更别说整个新德里驻扎的几十万军队。

    人权卫士一直宣传的是自由平等,以劳动人民的利益为本,这条政策一出,肯定会有人权卫士被清洗,但更多的却是无辜的民众,这种情况下,人们保不准就会迁怒他们,这一招可以说是掘了他们的根基,大幅度减低他们在人们心中的可信度。

    以说,接下来一段时间,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是,与他们内部的问题相比,这些问题都是小问题,在领导层全部被捕的情况下,他们选举新的领袖的方法居然是根据种姓的高低,没错,按照种姓制度来说,迪让属于吠舍阶层,在所有的领导都被逮捕后,他的种姓属于高等的,最后被所有人推举为领袖了,多么的讽刺,人权卫士的领袖居然是靠种姓制度推选出来的。

    迪让深知组织的问题不在外部,而在于他们内部,在于数千年来深入骨髓的种姓制度,他们内部若是遵循种姓制度,那又如何解放整个阿三?眼前的危机看似凶险无比,其实对于整个组织来说更像是一次淬炼,被大火焚成灰烬,还是浴火重生,都看他们自己了。

    当然,这一切迪让并没有和加拉瓦说明,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加拉瓦也深受种姓制度的影响。

    离开的加拉瓦并不知道迪让的考虑,他召集一些“志同道合”的知己,开始倾诉自己的苦恼。

    “那么说,迪让是不同意我们的做法了?”华伦.洛哈说道。

    “没错,他不同意我的想法,而且也没说明原因。”说道这里,加拉瓦满脸苦涩。

    “依我看,这些吠舍根本不值得信任,他们比我们高一级,怎么会全心全意的为我们考虑。”华伦继续说道。

    “行了,不用说了,他的事我们不用管,我们只需要按计划行动就行。”加拉瓦决定道。

    其他几人摇了摇头,表示赞同,但是,他们都没注意道,他们这里都是男士,而种姓制度的另一面就是男女不平等,种姓制度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们,相比之下,迪让的会议上至少会让一些女性发表她们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