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宋枭途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生死签(求订阅!)
    …

    与右路先锋军那边一举就攻下了应州城不同,左路先锋军这边却是碰到了一些麻烦。

    最开始的时候,左路先锋军也想一举消灭耶律马哥所率领的一万辽军骑兵。

    可耶律马哥不是耶律佛顶,没有死战之心的他,在吃了神机右军的床弩和一窝蜂火箭的大亏折损了近三千人马之后,极为果断的就率领剩余的七千马军撤退了。

    王德见状,立即率领踏白军咬杀了一阵。

    结果,因为云地的战马太好,踏白军也就咬掉了反应较慢、跑得较慢的一千多辽军骑兵,还是让耶律马哥率领大部人马逃跑了。

    对此,吴玠、王德、卢俊义也因为机动力量不足而没有任何好办法。

    他们与一众参谋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不去管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耶律马哥的那五六千奇兵,直扑朔州城。

    可让吴玠、王德、卢俊义等人没料到的是,在朔州城这里,他也又碰到了一个麻烦。

    这个麻烦就是,他们碰到了辽国的一员老将——辽道宗时期的统兵大将柴谊。

    柴谊原本不是朔州留守,甚至他都已经不是辽国的官员了——他早就告老还乡了。

    可在朔州的官员全都逃走了之后,柴谊毅然决然的挺身而出接管了朔州,自任都总管,然后组织民众抵抗。

    要说,即便有老将柴谊挺身而出,朔州城也应该挡不住吴玠的兵锋。

    毕竟,金吾军拥有远超这个时代的攻坚武器——炸药包。

    除了炸药包以外,金吾军还有众多别的攻城利器,像床弩,像没良心炮,像一窝蜂火箭,像轰天雷,像抛石机,等等……

    可以说,在这个时代,金吾军的攻坚能力基本上就是无以匹敌的。

    而吴玠又是出类拔萃的攻坚高手。

    在吴玠率领下的金吾军,可以说是完全具备横扫千军的能力。

    可奈何,柴谊老而弥辣,临战经验太丰富了。

    柴谊知道,仅凭朔州城中的军民,是不可能守得住朔州城的。

    因此,柴谊极为果断的派人出城将耶律马哥和他所率领的五六千马军找了回来,然后又将城中的战马和最好的骑手找来,为耶律马哥又补充了三千马军。

    在这之后,柴谊固守朔州城,耶律马哥则率领八九千骑兵不停的骚扰左路先锋军,不让左路先锋军顺利的攻城——只要左路先锋军攻城,他们就来,然后在远处分撒开来用弓箭骚扰左路先锋军,因为他们不聚集起来,神机军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们,而踏白军只要冲上去,他们就仗着马快、骑术高从容逃走,等踏白军不追了或是他们脱离了踏白军的追杀之后,他们立即就又回去继续骚扰。

    可以说,耶律马哥深得游击战的精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如此一来,左路先锋军根本就无法安心攻城,进而也就无法攻下朔州城。

    而且,因为有耶律马哥所率领的这支马军存在,左路先锋军就是想舍了朔州城直接去攻打别的地方都不可能。

    兵法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行军打仗,粮草是最重要的保障,汉武帝远征匈奴,几万骑兵就需要几十万人提供后勤就是很好的说明。

    如今这个时代,生产力底下、交通运输手段落后,如果不攻下城池,那么就更难保障后勤了,这也是打仗不能绕过城池的最重要原因。

    另外,绕过驻有重兵把守的城池,就等于把自己的后背暴露在敌人的兵锋之下,这样就不能全力向前进攻,因为后方往往有军队最薄弱的交通运输线——因为后方的粮道被断被洗劫,最终导致军队惨败的事,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再有,打仗打的不仅是装备、训练、规模,还有士气,如果两线作战腹背受敌,是最容易引起部队心理溃散的。

    所以,没有十足的把握和军队战斗力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战争决策者是不敢轻易把自己的后方暴露在敌人的面前。

    总而言之,一时之间,左路先锋军就这么被困在了朔州城下。

    这时,所有人都看向了吴玠,这个被蔡仍称为“良帅”的男人。

    吴玠也知道,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

    吴玠沉吟了许久,眼睛慢慢变得坚定起来,他对众人道:“这里是甚么形势,大家都清楚,咱们这边只要一开始攻城,辽国的马军就会杀过来捣乱,所以,咱们必须一举攻下这朔州城,断了那群苍蝇的念想……守这朔州城的是一个善战之将,手上还有不少床弩,他是不会给咱们慢慢靠近城墙攻城的机会的,因此咱们只能跟他比快。”

    说到这里,吴玠深吸了一口气,道:“吴拱、吴扶、吴捴、吴扩、吴揔出列!”

    吴拱、吴扶、吴捴、吴扩、吴揔都是一怔,不明白父亲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叫他们出列干什么?

    不仅吴拱、吴扶、吴捴、吴扩、吴揔不明白吴玠在这个时刻叫自己儿子出列干什么,别人也不知道吴玠在这个时刻叫自己儿子出列干什么?

    吴玠没让这些人纳闷太久,就对着出列的吴拱、吴扶、吴捴、吴扩、吴揔说道:“相公待我吴家恩重如山,今日便是我吴家报效将军的知遇之恩的时候了……”

    吴玠一开口,立即就有人猜到了吴玠想干什么了。

    果然!

    一一看过自己的五个儿子之后,吴玠一咬牙,道:“你们五个抽生死签!”

    “啊!”

    众人无不哗然!

    有人劝道:“将军不可啊!”

    又有人道:“将军,咱们可以再想其它的办法,没必要非得如此啊!”

    就连卢俊义都忍不住道:“吴兄,真不需要如此,相公又没限制咱们时间,不必走这个极端。”

    吴玠没有理卢俊义等人,而是看向自己的五个儿子,说道:“你们可以退缩,可以不抽这个生死签,但不论是谁,只要这次退缩了,就要离开金吾军,离开吴家,以后对外不许说是我吴玠的儿子。”

    吴拱、吴扶、吴捴、吴扩、吴揔听言,全都是一凛!

    不过——

    吴拱、吴扶、吴捴、吴扩、吴揔也都理解吴玠。

    实是蔡仍对吴家太好、太信任了,一年不到时间,不仅将吴玠从一队将提拔到一路帅臣之位,还将他们的叔叔吴璘提拔为副统制,可以想象,只要一有机会,他们的叔叔吴璘也一定会成为统制,别说吴玠、吴璘,就是他们这些二代的吴家子弟,也都非常受蔡仍信任,委以重任,如此知遇之恩,让他们吴家怎能不报?

    吴拱是大哥,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末将愿意抽生死签!”

    最小的、只有十三岁的吴揔,见大哥站出来了,也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道:“末将也愿抽生死签!”

    见吴揔都站出来了,吴扶、吴捴、吴扩这三个哥哥若是不站出来,那还不得羞死?

    所以,三兄弟齐道:“末将愿意抽生死签!”

    吴玠见了,很欣慰的说道:“我吴玠有五个好儿子!好儿子!”

    尽管心中在滴血,可吴玠还是大手一挥,道:“取生死签!”

    众人拗不过吴玠,只能取来生死签。

    结果,“死签”被吴玠最小的儿子吴揔抽中了。

    谁都能看见,吴玠拿着吴揔抽中的死签的手抖了。

    可吴玠还是故作镇定的问吴揔:“儿子,你怕不怕?”

    吴揔稚气未脱的脸上,写满了坚毅,道:“父亲说过,男子汉大丈夫,要知恩图报,相公对我家恩重如山,我当把命卖给他,父亲还说过,既然从军,就要有舍生忘死的觉悟,军人,最好的归宿就是马革裹尸战死沙场,今日,我能得此最好的归宿,我高兴。”

    吴玠听了,不禁老泪纵横。

    但吴玠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为吴揔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给吴揔行了一礼,道:“儿子,我以你为荣!”

    吴揔什么都没再跟吴玠说,而是直接冲周围一抱拳,道:“兄弟们,先走一步!”

    言毕,吴揔就离开众人,去空旷之地做准备去了。

    吴玠擦了擦眼泪,然后叫人抬上了一籍银币,再然后朗声道:“这是兄弟们这个月的军饷,现招募敢死队,选上的,就可以来抓一把!”

    吴玠十三岁的亲儿子都进入敢死队了,别人还能再说什么?

    再加上,政工人员的动员。

    最终,金吾前军的将士全部站出来抽生死签,十选一。

    五百敢死队选出来了之后,吴玠又道:“父子兄弟同在敢死队中的,父亲留下,儿子回去,兄弟同在敢死队中的,没结婚的回去。”

    这样,又回去了二百人,只剩下三百敢死队。

    吴玠一指那籍银币,道:“请!”

    吴揔第一个上去抓了一把银币。

    不过,吴揔并没有将银币揣起来,而是头也没回的往身后一撒,道:“兄弟们,这钱替我花了吧!”

    众敢死队员,有样学样。

    结果,除了十几个贪财的、有牵挂的、心存侥幸的人将钱收起来或是托人将钱带给某人以外,其他人全都将钱送给了战友。

    敢死队选好了之后,吴玠冲王德一抱拳,道:“王兄,那些辽骑就拜托了。”

    王德终于明白了,蔡仍为什么选吴玠当统帅,而不选他当统帅了。

    王德心道:“就冲这股狠劲,我就稍逊吴晋卿一筹啊!”

    王德服了,他冲吴玠一拜在地,然后说道:“两个时辰内,若是叫一骑辽骑过来阻止将军攻城,王德提头来见!”

    吴玠也不再废话,直接就叫人取来烈酒给三百名敢死队队员喝壮行酒,然后给他们身上装炸药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