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风雨秘事 > 第七十五章 来自师哥的建议
    我才不管李梦嫉不嫉妒,最好气炸她才好,就算她拥有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但依然无法得到想要的人。

    我虽渺小,却是她无法逾越的高山,想想心里就觉得很爽。

    是不是太腹黑了?哈哈哈···无所谓,让她懂得人生哲理:遗憾也是一种美。

    “我觉得吧···看看也行。”

    风逸微笑着点头,得到我的首肯他才愿意去。

    “我也要去。”付景轩提议道,我们都没反对。

    大家又闲聊了几句,这时门口传来铃声,李梦说道:“人来了。”

    “谁?”我好奇的问她。

    “见了你就知道了。”

    房间里的佣人将门缓缓打开,前后走进来两个男人,是林若秋和余波。

    林若秋穿着银灰色的中山装,鼻梁上戴着黑框近视镜,余波穿着薄棉夹克,敞着衣襟大摇大摆的跟在后面。

    “小梦,今天给师哥们准备点什么好吃的?”余波咧嘴笑嘻嘻的问道。

    “离晚餐时间还早,逸哥哥和雨荷都在,过来聊聊天吧。”

    我和付景轩四目相对,表情瞬间严肃起来。

    没想到李梦竟然找来了他们,她想做什么?是有心还是无意?

    林若秋往长沙发这边看了看,径直向我走来。

    “雨荷,你朋友看起来恢复的不错,上次见他还躺在急诊室里。”

    “啊···是啊,付景轩本来体质就挺好。”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回答道。

    气氛很怪异,林若秋无视付景轩也就罢了,竟然和风逸招呼都不打。

    几个人重新落座,林若秋一直找话题主动和我说话,没办法我只能转移给风逸,想让他也参与进来。

    “昨晚跨年雨荷是在哪里过的?”

    “在家,和风逸一起,还有景轩和另一个朋友。”

    “哦,不在父母身边?”

    李风逸皱了皱眉,说道:“你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别介意,我只是很关心雨荷,学校快放假了,她一直也没再去学校听我的课,觉得有些遗憾。”林若秋一脸平静的说道,猜不出他的目的何在。

    心思深的人不好相处,偏偏我身边还有好几个这类人。

    比如现在正坐在我身旁的付景轩,他的眼神始终没离开林若秋。

    “林教授,对我前阵子的遭遇了解吗?”

    切入正题了!我手中拿着水杯悬在半空,紧张的等待接下来的谈话。

    “略有耳闻,刚巧那天遇到雨荷,说起你的事,于是我托朋友找到一些线索。不知道后来付先生有没有报警,罪犯抓到了吗?”

    “还没,可以问问林教授是通过什么朋友追查到我的行踪吗?”

    “呃··这个不太方便透露,林某觉得现在付先生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和大家一起聊天,应该比那些事更加重要。”

    付景轩嘴角轻扬露出一丝笑容。

    神仙打架不过如此,我的目光游走在林若秋和付景轩脸上,试图从中看出点问题。

    忽然一只手拉住我的胳膊,李风逸站起身带着我也起来。

    “这里空气不好,李梦我可以带小雨参观一下你的房子吗?”

    “可以,逸哥哥自便。”李梦坐在她的白皮沙发里,悠然的说道。

    余波也站起身,说要跟我和风逸一起走。

    看来付林之争不是只有我坐不住了。

    我挽着风逸边走边看,时而小声发出惊叹,李梦的住处真的很令人向往。

    原本间隔每一户的墙壁都被打通,整体成环形设计,光卧室就有四间,北侧是健身房和储物间,一间超大的书房让我停留很久。

    满墙的书籍需要有专门的梯子才能去到最上面,非常多的医学、生物学、化学书摆满书桌。

    我不免感慨,从某些方面来讲我真的佩服李梦。

    富二代能做到她这样的不多,虽然性格上有瑕疵,但她有理想和抱负,这点就很难得。

    这世上很多人或许终其一生都弄不清自己的目标在哪里,比如我。

    所以我只能是个平凡的人,不会有大成就,不会有很多钱,庸庸碌碌直到生命的尽头。

    想到这儿我忽然有了一个问题。

    “风逸,如果我对你没有特别的作用,你会不会和李梦在一起。”

    风逸想了想说:“我不知道,因为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我只相信现在,我爱的就是小雨。”

    是呀,时光不会倒退,现实也没有那么多如果,我这是在杞人忧天,给自己心里添堵。

    余波走到书桌旁翻了翻上面的书,问道:“风逸,最近身体状态还好吗?”

    “嗯,挺好的。”

    “研究所化验了岳小姐的血液,做了全面分析,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或许我和她就是几辈子的缘分,冥冥中早有安排。”风逸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顶。

    余波瞥了他一眼说道:“以后出门可别说是古老师的学生,连玄学都讲得出来,科学才是解答这个世界的唯一真理。现在研究所那边在对你和岳小姐的DNA数据做对比,看看是不是某条基因链的异变造成的影响。”

    “知道了。”风逸似乎并不在意结果。

    “我听说你在打听倪鹏的事?”

    “实际上我想找的是他儿子,你了解多少。”

    余波摇摇头回答说:“听说过,我劝你最好别管这事。”

    我和风逸都很好奇他这么说的原因,余波见书房相对封闭,小声解释说:“倪鹏这个人一辈子只喜欢一样东西,就是数学,他能结婚有孩子我都觉得是个奇迹,所以这个倪焱从小到大没得到过家庭温暖,再说他眼睛好像天生还有问题,思想跟一般人肯定不同。”

    “这些我们都了解,付景轩还和他交过手。”

    “对嘛~~少惹为妙,你几年没回学堂可能还不清楚,现在这帮师兄弟之间也没从前心那么齐了,老师年纪越来越大,将来谁接管学堂都是问题。师哥以为只要你能回去,老师肯定不会选别人。”

    “我早就表态要过普通人的生活,余师哥不用劝我。”

    余波拍了拍风逸的肩膀,叹息着说:“当初你走我知道原因,你怕自己活不长,现在你有岳雨荷,你为了她过上更加优质的生活努力一些不对吗?身体恢复健康,就该像个健康的男人,做点男人该做的事。”

    “咳!我不同意。”我站在书桌另一侧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