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副本模拟器 > 222:佳人赠衣,万毒封魂
    以唐云如今的地位,对付归义侯自然是蚍蜉撼树,最终结果只能是吃哑巴亏认栽。

    加上欧洋这句话,唐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确定归义侯这厮定然不会顺顺当当,遵守承诺的付尾款。

    若唐云傻不拉几的答应,那等他办完事,归义侯直接翻脸不认人,然后上书朝廷夸大唐云在雷火州干的事儿。

    只需道一句:物尽其用。

    皇帝绝对会把唐云彻底留在雷火州任职,而不会再给他机会,使之调回到龙阳郡这个老巢。

    这么一来,龙阳郡无人做主,他归义侯再适时推波助澜,言明欧洋跟唐云的关系,自可顺理成章将她调到那里。

    自始至终,吃亏的只是唐云。

    欧洋如愿去了安全的地方养老,而归义侯则仅仅付出一颗丹药的价钱,就顺利查出了真相给野种报仇。

    好深的算计,可惜唐云不见兔子不撒鹰。

    放弃龙阳郡?

    没问题,唐云又不打算拥兵自重,以他实力进度,调离那里是迟早的事,但在他没有走之前,这龙阳郡依旧是他的地盘。

    所以,想要让他放弃,那就给钱吧。

    否则~

    别忘了龙阳郡都是他的人,武者学院也是他提出来的,既然唐云有把握搞好那地方,自然也有把握让那里变成烂摊子。

    破坏总比创造容易,不是吗?

    看了眼紧闭的书房门,唐云唇角勾起冷冽的笑意:“太慢了,聂鱼我给你了机会,你不中用也没办法。”

    聂鱼还没套出城主遗留的,属于月华天谷的七品辟穴境所修炼的功法,而唐云实力提升远远超乎常人。

    眼下突破到辟穴境,俨然是指日可待,既如此索性……借归义侯的手,拿到朝廷最有名的辟穴境功法吧。

    眼下唐云达到八品,朝廷已经有些人知道,再透露给归义侯也无所谓,在没有见到真人之前,他也只会认为这是唐云为以后做准备。

    退一万步,就算他敢猜唐云突破到了七品,那又如何?

    他敢说,别人也得敢信呐。

    你丫要说唐云八品,倒也有几分可信之处,但是七品……怕是想屁吃。

    这天底下谁他么能一年一品的往上走?

    武道啥时候变得那么容易了?

    ——

    唐云不急,赴任这事儿,当初他在牒子上都没说太细,只是说一年些许,耽误那么一俩月也没关系。

    所以,他就堂而皇之在这里住下了。

    数日后。

    笃笃~

    唐云跟欧洋在庭院饮茶,忽而管家走来,在她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啧~,人家小姑娘追来咯。”欧洋敲了敲桌案,笑吟吟的对他说道:“要不要我替你找个借口,回避一下?”

    唐云瞥了她一眼,淡然一笑:“我自问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吧?为何跟做贼一样躲躲藏藏?”

    “嘁~”欧洋有些无趣的冲管家摆摆手,示意她将人带来。

    没多久,一高一低两个风格迥然不同的女子款款走来,一个清冷空幽,一个英姿飒爽,手里还提着把大锤。

    前者张楚钰,后者自然是奇女子,玄云宫宫主宣子怡。

    唐云起身拱拱手,伸手一摆:“许久不见,宫主别来无恙,坐。”

    宣子怡随手将大锤放在一旁,大马金刀的坐下,似笑非笑:“哟,若非本宫主在天海郡,怕还真以为唐大人才是此地郡主呢。”

    唐云笑吟吟,慢悠悠的刺儿了对方一下:“宫主何出此言?哦……倒是忘了,如今玄云宫已经不复存在,只有玄云学院了呢。”

    怨是没有怨,她的性格跟秦源雪有些像,所以唐云与之相处起来也没多少难处,这种对话更像是损友之间的打趣儿。

    互损几句,宣子怡忽然感叹:“我还记得,上次你来天海郡,临走时还带走了老娘徒弟的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谁能猜到你现在已然达到通脉境,真是江山辈有人才出啊。”

    唐云倒满茶,淡淡然的看了看张楚钰:“可别瞎说,若是真带走了她的心,她如今还至于如此坐定?”

    宣子怡翻了个白眼,嘿嘿笑道:“你后来又不在这,怎的知道楚钰每天以泪洗面的可怜样?”

    “师父~”张楚钰嘴角一抽,玉面浮现一抹飞霞。就算再成长,没人会喜欢被当着面揭短,她一个女孩子家,自也不例外。

    “好好好,师父不说了。”

    宣子怡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的应了一声,再看唐云时,果然改变了话题:“此来却有一事拜托大人。”

    “这话阁下应该对欧大人说吧?”唐云有些莫名其妙。

    “不,就是你。”

    宣子怡摇摇头,沉声说道:“我想请大人应允,准许我们派些武者前往龙阳郡任职,开设玄云分院。”

    “有趣。”唐云意味深长看了她,以及欧洋一眼,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果然,见唐云不急不慢,甚至没有拒绝或者答应的半点作态时,宣子怡眼底无奈之色闪过,给张楚钰打了个眼色。

    张楚钰楞了下,旋即俏脸涨红,期期艾艾从随身带的包裹里,慢慢拿出了一件叠好的玄色大氅,支吾道:“这,这是以冰魄蚕妖吐的蚕丝,我我亲手编织而成。

    闻大人要前往雷火州,那里气候炎热干燥,虽武者不惧寒暑,但有这件衣物加身,总比运转真气要方便些。

    且此物不但寒暑不侵,还有不凡的防御之效,正可与雷火州那边的魔物克制,还,还望大人收下。”

    唐云接过衣服,指尖接触顿感丝滑及其冰凉,遂起身一甩披在身上,却发现大小挺合适的……

    “还真是良苦用心呐,既如此本官也不忍拂其好意。”

    唐云雷厉风行,摆手示意下人取来笔墨,提笔写了一封密信,盖上章子后递交给宣子怡:“不知阁下是用什么名头?朝廷还是私立?”

    与欧洋交换了一下眼色,宣子怡微微一笑:“自是前者。”

    “善。”唐云这才松开压在信上的手指,微笑举杯示意。

    “多谢大人成全。”宣子怡将之收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举杯一饮而尽。

    唐云目光转向欧洋:“欧大人那边如何?”

    欧洋笑了笑:“不日就会有音信,凝血境武者的角力,还是极快的。”

    “希望如此。”唐云点点头没有再问。

    ——

    十天后。

    唐云坐上马车,欣然与欧洋等人告别。

    他懒洋洋的斜躺在车厢,勾出面板看了看,唇角笑意绽放:“归义侯?我倒是很好奇那个野种的娘,到底什么来头,能让你如此挂念。”

    归义侯的爽快,让唐云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对方就算会答应,也会进行一番讨价还价,谁知竟然会那么爽快。

    本来,唐云以为丹药或者功法有毛病,但找人验查后发现,并无问题,这非但没有打消他的疑虑,反倒好奇心更甚。

    他对归义侯那个野种,或者说那野种娘亲的来历,有了些好奇。

    到底何等女子,才值得让归义侯如此刻骨铭心?

    “有趣,这次有得玩咯。”唐云笑了笑,目光穿过窗缝,望着外面的景色有些出神。

    姓名:唐云

    体质:88

    修为:八品通脉境。

    主动技能:【初级剑道】【凌云十三剑】【凰龙玄煞(13/30)】

    【初级格斗】【镇龙翻云掌】【千重浪】

    【初级身法】【醉月摘星步】【影魑鬼闪(17/25)】

    被动技能:【武道初成】【悲回风】【百脉通贯法】【天星定穴图(0/30)】

    符文秘法:【噬】【元】【生】【幻】

    属性点:0

    技能点:0

    副本:【血染苍穹(已通关)】

    丹药的效果不负众望,果然是珍稀东西炼制而成的宝贝,在炼化之后给他带来了两点体质的提升。如今距离达到辟穴境,只差两个体质。

    咫尺之遥。

    只要触发个副本,唐云就能达到新的境界。

    张伟的声音忽然响起:“大人,前面有个村落,咱们今日要不要去那里落脚歇息?”

    “可。”唐云应了声,掀开车帘朝外望去,恰见到远处隐约可见的炊烟。

    如今他们已经离开天海郡了,处于一个山脉,也就是天海郡与雷火州的交界处,穿过这里就彻底来到了雷火州的地界。

    接下来唐云还得先去一趟州城报备,紧接着才能去襄火郡,现在他已经明显感觉周围温度有所上升。

    与之相对应的,周围草木也越来越稀少,能活下来的都是较为耐旱的那种。

    这里的禁地名为雷炎地狱,不同于其他禁地,禁地完全是一个活火山群,时不时就有爆发的事儿。

    最中心的那座火山,就是当年炎魔被镇压的地方,曾经是没有火山的。

    只不过后来随着炎魔陨落,挥洒的魔血和破碎的真身,加上贯天冲抵的魔气,逐渐将这里变成了恐怖的活火山地带。

    在附近栖息的生灵,许多都被魔血浸染,变成通体带着火焰的怪物,单从表面来看,其实跟西幻神话中所谓的炎魔地狱很像。

    吱呀。

    马车徐徐停在村口,张伟告罪一声,下车进村跟村长沟通,过了好一会儿,才满头大汗的上来,赶着马车来到一处偏僻的土院子。

    张伟掀开车帘:“大人,咱们到了,下车吧?”

    “嗯。”

    唐云走出车厢,只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遂身上大氅散发出一阵清凉,将这股热浪阻隔在外,端的是神奇无比。

    一个拄着拐杖,有些驼背,须发皆白的老者上前道:“这位大人,小老儿是此村村长,稍后自有饭菜奉上,屋舍简陋条件不好,望大人体谅则个。”

    唐云笑了笑,从张伟手里接过银子,放在村长手里:“无妨,出门在外,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已是万幸,何至于讲究那么多。”

    “多谢,多谢大人了。”村长感受着银子的重量,不由有些激动,连连作揖。

    寒暄了几句,唐云打发道:“村长且去忙吧,我们先收拾一下。”

    村长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道:“那,待会小老儿便将饭菜端来。”

    “那就有劳了。”唐云笑吟吟的点头,转身进了房屋。

    张伟提着包袱走了过来,叹道:“大人,此地条件简陋,只能将就了。”

    “啧,将就不了。”唐云摇摇头,随意的坐在椅子上,目光游离打量着周围摆设:“这地儿有意思。”

    “嗯?大人发现了什么?”张伟一愣,旋即严肃起来。

    唐云幽幽说道:“那村长长得有些奇怪,七老八十的面容,可手上皮肤却相差太多,更像是中年人的皮肤。”

    “大人意思是,他是伪装的?”张伟心里一突,下意识握住了兵刃。

    唐云唇角翘起,背着手起身在房间转悠起来:“不止伪装,而且来者不善呢,他露出的破绽太多了。

    村长看起来穿的破旧,然里衣却是丝质。一个破落偏僻的小村,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有何能力远行,跋山涉水去繁华地方买这等奢侈品?

    若是真有这等本事,何至于还留在这破地方?直接在那里定居岂不更好?除此之外说不通的地方更多。”

    张伟这就要出门:“那要不我去……”

    唐云摇头:“不急,人家都摆好戏台了,你不等人家开腔就砸场子,未免有些过分,不若坐下来耐心等待,看看他们要唱什么戏。”

    他确实很好奇,难道自己不经意间又招惹了哪个仇家?

    可惜的是,唐云搜肠刮肚,却发现自己潜在敌人不少,但没有一个有理由在这种情况下置他于死地。

    既然过往没有,那会不会是前方?

    唐云改变思路,很快便想到了一件事——袁凤龙的死。

    欧洋说过,那封信里也提到过,归义侯的私生子,袁凤龙死的不明不白,甚是蹊跷,既如此那会不会是……呵呵。

    还真是人生处处皆惊喜。

    ……

    村长离开这里,钻到一个房子里,佝偻的身体瞬间变得挺拔起来,嘿嘿笑道:“老大,安排好了。”

    大汉狞笑点头,道:“好,待会在饭菜下毒,等他们吃完饭后,待到半夜毒发,咱们就群起攻之。”

    一名手下凑了过来,有些不解的问:“队长,那唐云值得用万毒封魂散?这玩意可是咱们好不容易才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