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这个王爷很荒唐 > 第416章 坑人!身边的韩卢
    张晨曦一瞪郭海阳,厉声喝道:“你一个小小的家丁,你在这里叫什么叫!这里有你出声的份吗?你先看看你的身份再来出声!”

    郭海阳便是直摇头地,阴险地对张晨曦说:“唉!看来我是没身份的人,自然比不上带着韩卢在身边的你有身份啊!”

    张晨曦那个得意了!他是官宦子弟,他当然是有身份的!只是张晨曦并没有察觉出郭海阳话中的陷阱!张晨曦冷笑一声,说:“小子知道就好!还不快滚!不然我就打死你!”

    郭海阳便是摊摊手,很是害怕地说:“啊呀!我怕怕!你不会放你身边的韩卢来咬我吧?我看这一位气质这么好,身份定是不凡的,怎么会是你身边的一条韩卢啊?”

    要是先前还听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可如今郭海阳一说,人们都是恍然大悟了!

    韩卢是狗的代称,有一个成语韩卢遂块就是比喻白费力气。而现在郭海阳看出了黄公子比张晨曦还要尊贵,就把黄公子说成张晨曦的狗,从而让张晨曦吃亏。

    张晨曦不由惊了!他看着黄公子,黄公子的脸色是十分难看的!只是没有发火,看来暴发户也是有素养的。

    郭海阳还在旁说:“啊哟喂!还真是啊!你刚刚不是承认了吗?说我知道你的身边有一只韩卢!啊,我好怕!我怕怕!”

    郭海阳这么一说,还真是啊!是你张晨曦自己承认的,张晨曦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就不仔细地想一想啊,还是得说没有文化真是太可怕了!

    郭海阳是摊摊手,说:“确实啊!有一个韩卢的就是了不起!太强了!”

    张晨曦急忙解释了,说:“不是的!真的不是的!我没有这一个意思!”

    黄公子那个是不明白的,也不怪他不懂,毕竟他是爆发户啊,家里是忽然就暴富暴贵的,他当然是没有底蕴的,所以他不知道韩卢是什么意思。

    而先前黄公子是害怕别人知道他不懂,所以他就装出了一副知道的样子,然后伪怒,而现在黄公子也没明白。

    张晨曦那个不知该怎么说,只觉得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可郭海阳却说了:“哇!你都不懂啊?韩卢是很好吃的!而且韩卢也是人的好朋友的!非常非常好的那种!”

    黄公子一听,他就是高兴了,说:“是吗?怎么个好吃法?到底是什么动物嘛?只要有的,花再多的话,我也弄来吃!哼!我不差钱!我手中又有钱!我身后的人可牛逼了!靠着他,我没有办不成的事!”

    郭海阳便说:“哇!看来黄公子也很喜欢被称为韩卢啊?难怪张公子就直接说出来了!张公子心里想的一定是早叫黄公子为韩卢了!”

    笑了!所有人都笑了,只是他们在忍着把笑意给堵了回去!他们知道这些人得罪不起,笑也要狠狠地忍着才行。

    有人上前来了把韩卢是什么说给黄公子听!“什么!韩卢是狗!”黄公子那个怒了!

    “不,不是的!公子,这,这全是他挑拨离间!我,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啊!没有啊!”张晨曦还真是怕了!他双脚发软,他差一点就要跪下来了。

    黄公子用力地一巴掌,打得张晨曦是原地转圈的,他的脸都用肿了起来,那个气死了!今天居然是被一个家丁弄成这一个样子,真是好悲惨啊!

    郭海阳又是笑了,张晨曦怎么会放过郭海阳呢,他怒道:“苏定隆!你们苏家好好地想想!要是敢卖给陆克清,你们会有什么下场!不仅仅是我叔叔侍郎会整你们!还有一个更大的人物整你们!你们一家子不但别想在幽州立足,就连天下之大也没有你们立足之地!”

    这话说得可真是狠啊!只是人们一联想到了黄公子背后的大人物,他们就不会觉得这是说谎了,张晨曦说的是真的!

    苏定隆不敢出声,没办法!人家有权有势,明知是吃亏也得吃啊!世道就是这样!

    苏定隆当然是在不断地说个好话的。不过一看,好像苏旺达和陆克清人都不见了,他们早就是转入了内屋,当然还有一个人——海子枫也跟着进去了。

    张晨曦大叫:“来人!把这一个小小的家丁给我捉起来!今天敢冒犯本少爷!你没有死过了!”

    郭海阳叹了口气,说:“我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我这个家丁不是你小小的侍郎亲侄子可以动得了的!”

    “哈哈!”张晨曦不由放声大笑起来了:“你吹牛不打草稿的?我叔叔是侍郎!就连一省的节度使和州牧、刺史见了都得毕恭毕敬的!你算哪根葱!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家丁会打不起的!”

    张晨曦一示意,他的手下们就是不怕了,全都冲了过来!就是要痛打郭海阳!

    苏定增还真是够义气啊,他知道今天郭海阳是为自己出头才会如此的,只是这一次就算是有胡伯伯相助也不行!可他不得不出来啊,不能抛弃为他拼命的兄弟。

    如今唯有是搬出胡万顺了,不然真不知还有什么能压制得住这些人的,苏定增思及于此,便说:“他是胡伯伯最看重的人啊!是晋州首富的人!”

    此话一出,笑了!张晨曦和黄公子都是笑得肚子要痛了!一个小小的一省首富的家丁敢出声?这样还能让人停止?

    不过黄公子的双眼一亮,说:“哼!要是胡万顺能亲自送他的女儿来给本公子玩,本公子还是可以放过他们一家的!小小的一省首富算得了什么?还不是贱民一个?商贾都是贱民!”

    此话一出,在座的商贾都是十分难过的,他们心中有不忿,可又能如何啊?只能是咬牙切齿!

    人家是权贵,那就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再火也没有办法!

    “打!”一声,好几个人都冲了过来!就是要教训郭海阳,郭海阳反而是坐了下来,说:“各位家丁兄弟们!你们不能见到我被打!给我打这些看不起家丁的人!”

    这不,两个家丁冒了出来!他们就是迎向了张晨曦的六个手下,两人打六人还是处于劣势啊!能赢吗?郭海阳是信心十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