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游戏体育 > 超维幻域 > 第625章 重新开始
    陆仁决定了,自己接下来要选择的就是这最为困难的一条路——抛弃所有的属性和职业技能,仅凭自己的力量来变得更强!

    而且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现在陆仁的目标可不仅仅只是在这个游戏中达到巅峰了,他已经不在被局限于这个渺小的目标之中。

    他所想的是……让自己的实力超越曾经不同世界线中所有的自己!发掘出自己全部的潜力,达到自己所能够触及的极限!

    职业选择已经结束,陆仁的面板数据也在快速地模拟中,叶恒见状便说道:“好了,似乎也没什么要谈的了,是时候让你们两个离开了。”

    “哦,对了,顺带一提。”叶恒在送走他们之前,说了一句:“因为这次的‘过到过去’没有任何消耗,所以随时都能够再使用一次,而这相当重要的一次……你们就好好思考一下,究竟要让谁来使用吧。”

    “最后的那个名额……不管怎么说也都是伝霄的了。”陆仁想到:“不过那个中二病要改变什么样的过去啊,嗯……关于她的过去我还蛮期待的。”

    陆仁现在搞清楚了汐泠的身份,又知道了自己过去的情况,他也是在这时才发现,自己对伝霄的了解居然相当得少,而关于她的过去……自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伝霄在过去就已经和自己相识,而且至少也是不错的朋友,要不然就算是她的正义感……也不可能在那已经被修改的过去周边、会为了自己而牺牲性命。

    但如果仅仅只知道这种事情肯定没用,所以陆仁还是很期待着要进入到伝霄的过去,看看这个中二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的。

    不过这就要等她上线后再说了。

    眼下,叶恒已经把他们两个从虚无中传送走了,回到了水之城外的地方,看起来还是原来那副模样……就是他们两个此时的等级都已经清零了。

    到了这个安全的地方,陆仁才总算感取出两把武器,下一秒,真夏和夜夜就分别从冰泣刃和斩天刃中钻了出来。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真夏笑着说道:“真夏看你突然就消失了,真夏也被强行收进了冰泣刃里面,可真是吓死真夏了。”

    “人类,看你这幅样子,应该是平安无事吧。”夜夜看着他,冷哼一声道:“居然在最后做出那么冒险的举动,你这家伙还真是不把我和真夏的性命放在眼里啊。”

    “抱歉,这一点绝对是我的错。”陆仁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看到汐泠引爆虚无炸弹时,自己的举动实在是太过偏激了。

    其实仔细一想,幸好自己当时伸进去的只有右手,身体其他部位受到的侵蚀效果没有那么严重,让斩天刃和冰泣刃都完好无损……要不然会发生什么陆仁还不知道啊。

    “哼,就凭这样口头上的道歉就够看吗。”夜夜又接着说道:“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的举动再冒险一些,现在就没办法看见我的真夏了!你这个愚蠢的人类!”

    “哎,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太莽撞了。”陆仁叹了口气,他也不想要解释,因为他虽然知道自己的举动十分危险,但是他对自己做出的行为却没有任何后悔的意思。

    因为,如果自己没有那样做的话,自己就没办法把汐泠拯救回来了。

    夜夜大骂了几句之后,似乎气也消了一大半,她从上到下扫视了一眼陆仁,眉头一皱问道:“你的身体怎么了?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弱?就连上次在通天塔里遇到的其他垃圾都比不过?”

    “首先,你口中的‘其他垃圾’都是整个游戏中都为数不多的强者。”陆仁回答道:“其次,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因为我的等级已经清零了。”

    “哈?”

    “啊?”

    真夏和夜夜同时疑问道,后者更是冷哼一声道:“居然有人敢对你动手,还把你击杀了这么多次吗……那家伙的名字叫什么!我来帮你好好教训一顿!”

    “先别急,这不是因为其他玩家。”陆仁连忙把虚无炸弹所造成的影响给说了一遍,然后道:“所以现在不仅仅是我,汐泠的等级也已经变成零级了,还要从头开始练回60级。”

    “等级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一个人的实力如何,可不是这个数字能够决定的。”汐泠缓缓地说道:“况且在如今的情况下,等级变成零也未免会是一件坏事。”

    “这难道还有什么好的地方吗?”陆仁问道。

    “当然了。”汐泠抓住了陆仁的手臂,说道:“能够和你一起从零开始练级,继续和你一起那么长一段时间,这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好事了。”

    这样的话本身还没什么,顶多有些肉麻而已,可看汐泠说这话面无表情的样子,再加上她那捧读的语气,陆仁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这违和感实在是太重了啊!

    “嗯,心跳速度有明显的提升。”汐泠低声说道:“看来只要说出类似这样的话,就能增加陆仁的好感度……话说你原来喜欢这一套吗。”

    “谁说心跳速度增加就是有好感度啊!”陆仁吐槽道:“要是心脏突然出问题了不也会加速吗……话说你这该不会又是从奇奇怪怪的网站上找到的办法吧!”

    “嗯,的确是从网络上找到的办法。”汐泠点头道:“不过途径是什么无所谓,只要最终能够和你在一起就够了,至于用什么办法我都无所谓。”

    “什么办法都无所谓吗……”陆仁有些汗颜,他问道:“冒昧地问一句,如果我一直不同意的话,你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如果是那样的话……”汐泠思考了半秒后,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根绳子,将其拉扯了一下,然后道:“就只能够使用强制措施了,放心吧,我下手很快你感觉不到疼痛的,所以不用紧张。”

    “你这样一说的话我反而是更紧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