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月姚 > 第一百零三章 大力
    络腮胡在院中的石头边站着。

    林月姚也走了过去。

    络腮胡此时已经在石头旁边蹲了下来,看着石头上,两边各一个浅浅的掌印,这掌印像是常年在一个地方用力留下的。

    林月姚目测这石头起码也有三百多斤左右,且材质也是比较硬的,能在上面留下掌印,此人力气不小啊。

    络腮胡双手贴在石头的掌印上,一用力,就把石头抱了起来,只是轻轻一抱就放下了。

    林月姚还没来得及夸赞,就听到一声口哨声,她转头看去,就见一个红脸的大汉趴在墙头上,咧着一张大嘴,真心的还夸赞道:“大兄弟,你行啊,这块石头除了我,还没人能抱的动,没想到你看起来还没用全力。”

    络腮胡双手互相拍了两下,拍掉手上的灰尘,对红脸汉子问道:“你能举起多重?”

    一说到这个,红脸大汉得意的伸手一指道:“看到没有,就那边那块石头,那块石头我得吃饱肚子,用全劲才能举起来。”

    林月姚顺着红脸大汉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面还有一块石头,有这个石头的两倍大,三百多斤还不能让人惊讶,这六七百斤斤,可就真的是难得的大力士了。

    一下让林月姚想起了皇后的娘家田家,第一代东平侯的故事,这比当初的东平侯都厉害。

    “兄弟,你去试试看能不能举起来。”红脸汉子提议道。

    络腮胡未动,只摇头道:“你这里的都不够。”

    这下红脸汉子惊讶了,瞪大眼睛问:“你要多重的?我看你这身材,可不像啊,你看我。”说着伸出胳膊,用力一握拳,只见两节手臂和老树盘根一样肌肉虬结起一大团。

    边展示着,红脸汉子还边骄傲道:“看到没,你那胳膊腿跟细竹子一样,就别吹牛了,你这样我见过的可多了。”边说还边失望的摇头,一脸笃定络腮胡吹牛。

    细竹子?林月姚不自觉的往络腮胡手臂上看去,说是细竹子有些过分了,就她隔着布料目测,虽然比不得那红脸大汉,却也绝对算不上细,只不过看起来比较匀称罢了。

    络腮胡转身靠在石头上,也不争辩,只道:“你下来,比试一下便知。”

    那红脸大汉听了这话,有些跃跃欲试,转头观察了一圈周围,才低下头对外面不知道谁说道:“兄弟通融通融,让我进去与他比试一番如何?”

    “上面有交代,不许让人接近这院子。”有人严声道。

    “屁的交代,这本就是我的院子,我还不能进去了?”红脸大汉听了也不干了,直接手臂一用力,抬脚翻进了院子。

    林月姚一听,嘴角一翘,又压了下去,担心的道:“你就这样进来了,违反命令不怕上面惩罚吗?”

    “不怕,最多打一顿板子,反正我皮糙肉厚打不烂。”红脸汉子一甩手,不在意的道,说完就跑到络腮胡身边去了。

    林月姚一看墙头,只见又一个人趴在红脸汉子刚趴的位置,瞪着眼睛警惕的监视着络腮胡和红脸汉子。

    “我来了,兄弟咱比试比试,你说怎么比吧!”红脸汉子挥着手高兴道。

    络腮胡把手肘随意往石头上一支,神情淡淡道:“这只手扳倒,你赢。”

    就这么简单?红脸大汉怀疑的看了一遍络腮胡伸出来的那只手,修长匀称,除了手心有一层薄茧,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完全不能与自己的大掌相比。

    试探着把自己的手伸出来,握了上去,用了五分力往一边扳,却纹丝不动。这次红脸汉子是信了,这个络腮胡没撒谎,平常人不说五分力了,两分力就把他们给扳倒了。

    他牙一咬全力用在自己的左手上,却还是纹丝不动。

    再看络腮胡,还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不由是真的惊讶了,没想自己掰腕子会比不过这人。

    “你可以用双手试试。”络腮胡道。

    这时墙头上已经从趴着一个人,变成趴着一群人,这群人都哗然了,红脸汉子的实力他们也很清楚,没想到竟然扳不过这个络腮胡子的男人,不由扭头互相窃窃私语着。

    红脸汉子对络腮胡的提议犹豫了下,两只手对一只,总觉得不地道,但他也很想知道对方的极限在哪,最后还是把另一只手放了上去。

    他用两只手,使出全力咬牙把络腮胡的一只手往下扳。

    墙头上的人也齐齐叫道:“扳倒他!扳倒他!”

    看红脸大汉脸都憋红了,络腮胡的手还是没有动,不由纷纷大声急急叫道:“陈大力你用力啊!”

    “陈大力你是不是早食没吃饱啊?怎么就这点儿力气?”

    直到那红脸大汉陈力力气用尽,也没扳倒络腮胡,还把自己累的直喘气。

    这次他是真的打心底对络腮胡佩服了:“你,你太厉害了,我认输,认输。”

    “认什么输啊?起来再比过,咱们山上的兄弟,怎么能认输。”墙上有人又喊道。

    “就是,要不兄弟去给你拿点吃的,你吃饱了再比,不能丢了咱们屋冈寨的人。”

    “去去,那还有什么五冈寨?小心被人听去了又要挨罚,说不定小命也没了。”一人捂着另一个人的嘴,小声道。

    那人撇撇嘴,却也没反对。

    陈大力对着墙上那一排人摆手道:“我是真的比不过,你们谁觉得丢人,谁上!”

    墙上一排人听说让自己上,忙缩了脑袋。陈大力对着墙上几人不满的“哼”了一声,转头对络腮胡憨笑道:“我是天生的大力气,后来我爹给我起名就叫陈大力,我活了二十五年,没遇到过对手,今天却栽在兄弟手里了。兄弟,你这也是天生的吗?”

    “不”络腮胡摇头,“我的是锻炼的。人都有一身力气,要懂得如何锻炼和巧妙的运用,才能让你发出的力量翻好几倍。”

    陈大力一听眼睛都亮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喊道:“你收我为徒吧,师傅。”

    林月姚本是靠在石头上,想看络腮胡这一出搞什么名堂,没想到会看到拜师这一经典桥段。

    络腮胡动也未动,说出的话却是拒绝的:“你跪我也无用,我收徒是需要师傅同意才可。”

    他说的师傅大概是少林的和尚吧,林月姚想着,这应该是拒绝的话,堂堂安王还用收徒吗?

    陈大力不亏是当过强盗的,做事也是强盗行径,往前一俯身就是一个头磕下去,额头与地面相接,发出一声沉闷的“砰”,嘴上说道:“师傅,您先收着,等到时候见师尊他老人再问也不迟。”

    “你可知我是何人?”络腮胡,应该是安王齐玄恒问道。

    陈大力摇头:“之前只听那帮人说要关一个人,却没说是谁,要早知道师傅是您,我就让那帮龟孙子把这屋里好好打扫打扫,现在看着脏乱的跟猪窝一样,委屈您了师傅。”

    林月姚看着这跟大铁塔似的陈大力有些无语,这刚看着还挺靠谱的,这一眨眼一认亲之后,怎么就变了画风。

    扮做络腮胡的齐玄恒似乎也有些无语,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

    络腮胡忙跳起来,对齐玄恒说了一句:“师傅你等等!”就往屋内跑。

    看的众人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