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文唐 > 547 世家的阴谋
    岳山和郭临的对话清晰的传入了大家的耳朵,这下大家都不在抱有侥幸心理,原来他们中间还存在着嫌疑犯。

    这一刻身边所有的人都成了嫌疑人,刚才还团结一心的士子们瞬间就四分五裂。

    眼见郭临被气的出气多进气少,岳山没有在进一步刺激他,转身对这人群道:“不要在抱着侥幸心理,我可以告诉你们,圣人非常生气,所有人都难逃惩罚。圣人的意思是所有人流放三千里遇赦不赦。”

    “哗……”人群彻底乱了,不少人甚至痛哭出声。

    看着惊慌的一群人,岳山心中讥笑,但面上却一副沉痛的道:“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

    “因为你们全部出自棣州,连带的圣人和朝中大臣都对棣州士子产生了怀疑。有大臣提议十年内不许棣州士子参加科举……”

    “噗通噗通……”听到这里不少士子晕厥了过去。

    流放三千里忍一忍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后一种……他们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他们的家族也会被愤怒的棣州百姓给撕成碎片。

    死后还要被棣州百姓唾弃辱骂,永远不得安宁。

    “清水候,我们是冤枉的啊……”

    “我真的不是有意对抗朝廷,是被他们蛊惑了啊……”

    “我也是被蛊惑的,是他,就是他,陆仁丙,是陆仁丙告诉我世家会针对我们,让我们一起去岭南……”

    “对对对,也是陆仁甲蛊惑我的。他一开始说世家的人会报复我们,我不相信。他又说岭南机会多容易出政绩……”

    “我是被艾隆蛊惑的,他天天在我耳边说……”

    “……”

    不一会儿就有十几人被指了出来。

    有人指认自然也就有人喊冤说被污蔑,尝试一时间变得闹哄哄的和菜市场一样。

    岳山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们互相攀咬。

    他审问郭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群士子知道他们中间还有潜伏的老鼠,然后在稍微威胁一番这些已成惊弓之鸟的士子们就会抛弃所有的仁义道德,疯狂指认他人。

    当然了,五十来个人里有十几个是老鼠也太夸张了,其中必然有被冤枉的,但只要锁定了大致范围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岳山也没空陪他们玩了,给这群士子留下一句:老实配合揪出老鼠,会向皇帝求情保他们一命。

    然后把事情交给了徐山鹰,他本人带着几个护卫离开了。

    为什么他就这么笃定有老鼠在背后搞鬼?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简单了,连个弯弯绕绕都没有。

    越是有学问的人想法就越多,五十五个人就有五十五个想法,很难统一思想。有人害怕被世家报复,那就必然有人不害怕。

    有人想去岭南那种艰苦之地博一个远大前程,就有人不想去这种不毛之地受苦。我好不容易靠个官是来享福的,岭南谁爱去谁去。

    五十三个人统一口径,联名上书要去岭南。不用想,必然有人在背后引导。而且引导他们的人必定混迹在他们中间。

    有了这个思路,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

    晚上徐山鹰带着疲倦返回府内,把审问的结果告诉了岳山。

    总共抓出了七只老鼠,六个出身士绅富豪之家,一个穷苦百姓出身。而且那六个士绅家族出身的士子都和他有仇。

    比如陆仁丙,就是当初被他杀掉的渤海县令陆仁甲的胞弟。

    岳山并不是一味的与人为善,也查过这些贪官污吏的家人,有罪行的全部进行了清算。但陆仁甲因为死的太早,清算的时候他的家族就被漏掉了。

    还有个叫艾隆的,是当初在厌次县公审大会被杀掉的贪官艾庆坤的侄子。

    那个平民士子诬陷他的原因也很简单,被收买了。

    一辈子都没享受过荣华富贵的他,被人请着去了几次青楼,享受了几次温柔乡生活,就彻底沦陷了。

    至于为什么有那么多岳山的仇家后人参加科举……很简单,古代能读书的就没有几个穷人,最不济也是小富之家。

    棣州学政体系才建立两三年,从零开始学习的百姓子弟离出成绩还早,眼下能冒头的大多都是之前就进过学有一定基础的人。

    而这一批人大多都是官吏和富豪地主家的子弟。

    棣州最恨岳山的是什么人?就是这群官吏和富豪士绅,当初岳山可没少杀他们的人。

    所以严格说起来这五十五名士子里有一半都和岳山有仇。

    但正如前文所说的那样,这不是武侠世界没有那么多快意恩仇。岳山依法杀人他们心中不舒服也不至于报仇。

    但总有些例外,怀着对岳山的仇恨在被人稍加挑拨,一场阴谋就这样诞生了。

    他们七个都是被人收买蛊惑诱导大家联名对抗朝廷任命,试图牵连到岳山引起皇帝对他的猜忌。

    收买他们的人也没有隐藏身份,有三个,分别是崔、王、郑三家的小管事,只是事发后那三个人就消失了。

    五姓七望崔家王家郑家一起出手,也难怪这些人会着道。估计他们还以为从此就能攀上五姓七望,从此飞黄腾达呢。

    对于背后是世家搞鬼岳山一点都不奇怪,这事儿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他们。只是想不到他们居然如此嚣张,光明正大的来收买人。

    最可气的是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让那七个蠢蛋指认崔家郑家王家?没用,一点证据都没有,人家会说你攀咬诬蔑。

    至于那三个管事儿,这会儿已经藏起来了,想找到他们难于上青天。

    再说就算把那三个管事儿找到又怎么样?没有视频、没有任何文字记录,你凭什么说这事儿是人家干的?

    五姓七望的势力太大,对付一般人的法子不适用关于他们。除非抓到铁证,否则只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不过岳山也没有失望,一开始就猜到了这种结果,没什么好失望的。这个仇记下就可以了,找到机会在报复回来。

    而且现在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有没有问出来,是谁把郭文昌事情的真相告诉郭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