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悬疑 > 流浪之城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潦草的婚礼
    翌日晨,爱之岛。

    主岛南部的白沙滩上,聚集了一群人,他们假模假样地为一对新人举办了一场简单潦草的婚礼。

    商士隐担任司仪,史湘云客串神父。男方家长刀老爷子不在现场,就在沙地上投射了老爷子的全息影像。江小瑜没有父亲的全息影像,只能作罢。伴娘是凤凰,因为伴郎是春风的缘故,这姑娘还有点抵触。不过在场的人,也就只有他们最适合。

    婚礼主体是西式的。

    骆有成恬不知耻地充当了女方家长,让一身婚纱的二姐挽着自己的胳膊,从树林里走出来,把她领到西装笔挺人五人六的刀行面前。

    这憨货激动得身子抖个不停,像得了帕金森综合征。

    “神父”问他愿不愿娶江小瑜为妻,这货嘴皮子不利索,说了十个“愿”之后才把“意”吐出来。

    “神父”让新郎新娘交换戒指,这货手哆哆嗦嗦,一会儿中指,一会儿小指,就是对不准新娘的无名指。

    “司仪”让新郎亲吻新娘。这货像啄米的小鸡一样,咄、咄、咄,在新娘嘴巴上啄个不停,始终贴不上去,就像新娘的嘴巴上装了弹簧。

    周围的吃瓜们看得欢乐啊,有一半人笑得在地上打滚。

    刀行最亲近的小舅子石岩山上气不接下气地对他哥说:

    “幸好没听你的,搞什么大型婚礼。这要让他的队员看到,他这武术总教头一辈子别想抬起头了。”

    骆有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有点烂泥扶不上墙的意思。”

    石岩山笑了好久,终于止住了笑,忧虑地说:“我现在担心他洞房的时候也是一滩烂泥。”

    骆有成:“还真有这种可能,是不是我让他们步子迈得太大了?”

    石岩山:“还真的迈大了。他们平时最多也就牵个手,你没见过他们的拥抱,像两个皮球,刚碰到一起就嘭地弹开了,太特么喜剧了。”

    骆有成也忍不住了,捂着肚子笑,好容易才缓过劲,“大龄处男处女,谈个恋爱真不容易。你说咋弄?刀哥别紧张地搞出个功能性障碍。咱二姐就亏大了。”

    石岩山:“那咱们先别回去,陪他们玩玩,让他们适应一下自己的新身份,晚点我再去给刀哥做做启蒙?”

    骆有成:“你比我有经验,就按你说的。”

    婚礼现场的中心,两位新人面红耳赤,越发窘迫,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嘉宾们笑得太肆无忌惮。

    “神父”的眼睛就像进了辣椒水,眼皮都被他擦肿了。“司仪”像是拉肚子找不到厕所,双手按在肚子上,跺着脚原地转圈圈。大姐米豆豆、女巫和柳妹子三姐妹抱作一团,蹲在那里,帮着对方抹眼泪。

    最讨嫌的是伴郎春风和伴娘凤凰。两人屁事没做,就知道满地打滚。滚着滚着还滚到一堆去了,脸冲着脸,尴尬,笑不出来了。然后两人同时抬头看看新郎新娘,又忍不住开始笑,往反方向滚。

    还是老成持重的鹰叔厚道,临时替代了不称职的“司仪”商士隐,让新郎新娘对着刀家高祖刀老爷子的全息影像磕了三个头,大声宣布“礼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成”。书院的第一场婚礼,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随后骆有成宣布,今天不回苏岛,婚宴不能马虎,婚庆需要有始有终。中午在海上吃鱼生,晚上让大舅哥传一桌菜过来。大忙人史湘云和米豆豆都很爽快地答应了,其他人自然没意见。

    刀行和江小瑜就尴尬地大眼瞪着小眼,对他们来说,一场婚礼比杀一百只怪还吃力。米豆豆走过去,抓起两人的手,让它们牵在一起。

    米豆豆拿出长姊的威严,说道:“从现在起,一直到吃午饭,都不准松开。”

    两人真的老老实实地牵着手,一刻也不敢松开,不时扭头看对方一眼,然后羞涩地低下头。

    史湘云悄悄对米豆豆说:“没想到这个时代还能见到这样的人,极品啊,我怀疑他们是从古代来的。”

    米豆豆没来由地生出一股怨气:“他们再不经事,至少走出了这一步,你呢?”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史湘云还是第一次见豆豆对自己发火,怔住了,片刻后,他自嘲地笑了笑。

    一群人乘坐游艇出海。他们没去打扰肯达瓦鱼人,骆有成还叮嘱了今日在爱之岛当值的鱼人勇士伽伽瓦,让他不用回去汇报。

    今日的食材不需要骆有成操心。电鳗王在水里呆了十来分钟,游艇甲板上就铺满了各种海货,如同在水族箱里捞鱼虾那样简单。骆有成帮忙分解食材,柳莹烹饪,小两口的夫妻档海鲜大排档就算开张了。

    其他人帮不上忙,只能负责玩。游泳的、潜水的、海钓的、晒太阳的……各有所喜,各有所好。

    顶层甲板被女眷们征用了,她们穿着比基尼,晒起了日光浴。丽格格一边给女巫擦着防晒霜,一边啧啧称奇:

    “皮皮酱真厉害,疤痕一点都看不到了。”

    凤凰说:“太监哥才厉害,刀子用得很快又稳。一刀下去,只去疤痕组织,正常皮肤一点都不会伤到。”

    女巫脸朝下趴着,不说话。米豆豆在她还不算饱满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问道:

    “你是不是喜欢上小太监了?为啥要指定他给你做‘手术’?这种小儿科的割皮,二妹和格格都能胜任。”

    大姐发问,女巫不敢不回答,她翻了个身,撅着嘴说:

    “喜欢又有啥用,再要好也只能做闺蜜。”

    米豆豆叹了口气:“都怪大姐没用。”

    女巫急忙坐起来,对米豆豆说:“大姐,别那么说。我们也不敢有那样的奢望。”

    米豆豆说:“现在只能指望弟弟早日完成复仇令,解开衡思梁的宝库,说不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女巫眸子一亮,又一暗,“他未必有这样的想法。”

    米豆豆霸道地说:“我没法补全他的基因,但让他变假女人我还是有办法的。他敢不要你,我把他变成你真正的闺蜜。”

    女巫急忙说:“大姐,别,我也没好喜欢他。”

    米豆豆哼了一声,骂道:“口是心非。”

    凤凰出主意说,既然皮皮酱能接好夏平平的“断肢”,没准也能治好太监哥的。

    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巫说:“我咋好意思跟他说这个?”

    “矫情。”凤凰骂道,“你全身被他看光了,也没见你不好意思。你爱说不说。”

    ……

    刀行和江小瑜很听大姐的话,一直没松手。好处是彼此适应了对方的温度,坏处是一个项目也没玩,傻乎乎地在船头坐了半个上午。他们唯一得到活动的肌肉组织是脸部肌肉,因为两人总在害羞地傻笑。

    两人重复得最多的话是:

    “结婚好恐怖哦。”

    “嗯,婚礼太可怕了。”

    因为两人表现地像呆鹅,大姐罚他们吃饭也不准松开手。

    吃完饭,柳莹带大家去大肯肯蓝洞的沉船遗址玩了她亲自设计的寻宝游戏。她的故事线还将就,但关卡设计太嫩了,不到十分钟,宝藏就被大伙儿找出来了。十分钟,柳妹子完成了从捉弄人的得意,到惊讶,再到颓丧的情绪演变。最终,还是大姐和大姐夫帮她重新设计了关卡。

    史湘云问骆有成,那套电磁波能量转换装置是不是在这里找到的。骆有成点头应是。

    史湘云说:“差点忘了,我仿制了一个小玩具,回头装到你的面甲上。”

    “什么玩具?”

    “可以把你的意识波转换成激光。”

    骆有成挺高兴,他的意念力非常强,作战时很少依赖外物,不过多一种对敌手段也是好事,关键时刻可以攻敌不备。

    下午的时候,刀行和江小瑜不必随时牵手,可以自由活动了。贴心的小舅子石岩山把二姐夫拉到一边,对他耳提面命。不过,石岩山很快就结束了言传身教。刀行这货其实啥都懂,就是克服不了紧张。刀行说瑜妹也一样,有婚恐症。

    事到如今,只能对这两个怂货祭出大杀器了。

    酒壮怂人胆!

    酒后足风流!

    ……

    晚宴极其丰富,柳大舅子再次拿出看家本领。八道凉菜、十八道主菜、八道点心。每道菜上还附了菜名,菜名很讲究,绝对是用了心的。不过以柳洵肚里的那点墨水,应该是取不出这名的,可能是林小妖的杰作。

    天海同歌韵和鸣(菜的本名叫龙凤拼盘),鸾凤喜映神仙池(迷你佛跳墙),百年好和锦玉带(玉环鸳鸯贝),海誓山盟龙凤配(蒜茸蒸龙虾),月老红线牵深情(红烧刺参扣鱼肚),比翼双飞会鹤桥(金钱鸡拼酿鸡翅)[注1]……菜名连起来,勉强算一首诗。

    酒是在秦岭永乐镇的地下酒窖里挖出来的女儿红。女儿红,便是女儿出嫁时喝的酒。

    书院那边也同样摆了一桌,首座是骆有成的外公外婆,此外还有柳洵、林小妖夫妇,梅朵和夏平平,梅朵的父亲,以及电鳗王的妻子淡雪骄。双方开通了远程全息会议,说要同庆。

    江小瑜拉着刀行,对憨憨的大舅哥的全息影像微微躬身,感激地说:“谢谢亲家哥,你有心了。”

    随后,又向书院分会场的亲朋好友一一致礼。

    这两只呆鹅经过一天的磨合后,总算自然了许多。

    [注1]菜名来自网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