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滚滚大势
    西南不是一个地方,是指一大片地区,从广泛意义上来说,是指当初成汉故国的所有国土,这片土地里有大大小小几十个州府,包括巴郡,蜀郡,黔郡,以及滇南等一大片地方!

    这也是李信曾经说,汉州军将来会左支右绌的原因之一,只有五万人的汉州军,不可能想曾经的平南军一样,势力辐射西南全境。

    这片地方曾经都是成汉故国的国土,但是成汉毕竟已经灭亡了几十年,如今这片土地上的人不敢说每个人都认大晋朝廷,但至少他们是不再认已经灭亡了两代人的成汉了。

    因此,沐英举起的成汉旗帜,甚至还比不上当初李慎举起的废太子大旗有用。

    听到李信这句话之后,沐英脸上的笑容收敛,他正色起来,皱眉道:“李朔手下的平南军,都是精锐,他们打剑阁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真打起来汉州军未必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如何肯编入汉州军?”

    “不肯也要肯。”

    靖安侯爷面色平静,开口道:“他们不可能在吐蕃那边继续住下去了,再住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悄无声息的慢慢消失,李朔一定会给这些人找个活路,但是他又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朝廷,他能做的,就只能与我们合作。”

    沐英苦笑道:“合作归合作,李朔没理由就心甘情愿的交出兵权,他大可以与我们平等合作。”

    “没有他们,汉州军一样守得住剑阁。”

    李信呵呵一笑:“所以李朔就成了可有可无的人,他又不能与我们翻脸,因此他只能选择加入我们。”

    “大方向上的事情,我在京城就已经跟李朔商量好了,他同意把平南军并入汉州军,条件跟平南军的将领还要继续做将领,整编之后的汉州军一分为三,李朔他要带着其中一支。”

    说到这里,李信笑着说道:“大的方向定下来,但是具体如何整编,如何打散平南军,以及如何磨合,都是很繁琐的事情,我懒得琢磨,就交给沐兄你还有幼安兄两个人,细细商量罢。”

    沐大将军脸上也露出微笑。

    “这方面我可不太擅长,回头都交给幼安先生处理就是,他们这些读书人,在拿捏人心这方面最是拿手,有幼安先生出手,平南军编入汉州军之后,应该不会闹出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他对着李信笑道:“说起来,还要感谢侯爷把幼安先生送到西南来,否则靠我一个人,就算拿下了锦城与剑阁,面对这么一个偌大的西南,我还真的无从下手。”

    “但是幼安先生坐镇在锦城,一切便都井然有序。”

    说着,他把目光放在了李信身上,微微压低了声音。

    “不瞒侯爷,前几个月汉州虽然闹得厉害,但是大晋朝廷的势力实在太过强大,那怕是我,也不认为南蜀真的可以复国,最多也就是在西南,牵扯一番朝廷的注意力,帮助侯爷分担一些压力而已,但是现在……”

    他抬头看着李信,沉声道:“现在有了幼安先生,如果平南军能够顺利加入汉州军,再加上侯爷你人在西南……”

    “我觉得咱们这些人,或许真的可以立国……”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咱们也不恢复什么成汉,反正成汉的宗室姓李,侯爷你也姓李,干脆侯爷你就在西南称帝,咱们伐晋不伐晋都无所谓,以侯爷你的本事,在西南安稳几十年,总不是问题。”

    李信本来正在喝酒,听到了沐英这番话之后,他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无奈的看了一眼沐英。

    “你还是要劝我造反。”

    沐英笑着说道:“不是造反,是自立为王。”

    “没有什么分别的。”

    靖安侯爷微微摇头,开口道:“沐兄以为,以西南一地,对抗一国,真打起来,能够坚持多久?”

    沐英笑道:“别人我是不知道,但是如果侯爷来打,我相信朝廷永远也拿不下西南。”

    “凭什么?”

    李信面色平静:“我也是一个脑袋,两条胳膊,凭什么我就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沐英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

    李信面色平静,开口道:“我知道,你想说因为天雷。”

    “的确,这东西刚刚面世,以它现在的厉害,帮咱们守住剑阁五年,甚至十年,可能都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十年以后呢?”

    李信双手拢在袖子里,淡淡的说道:“天雷再厉害,也是人做的,材料也需要人插手,这会儿它刚刚问世,朝廷无从下手,也吃了它一个大亏,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人的地方就有人心难测,这东西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就迟早会泄露到朝廷那里。”

    “到时候,又当如何?”

    沐英吐出了一口气,沉声道:“若有十年时间,西南便不再像现在这样,惧怕朝廷了。”

    他的意思是,十年之后,西南的军队不可能还像现在这么少。

    李信缓缓摇头。

    “西南的极限,就是二十万军队,还得是在穷兵黩武,敲打出老百姓血来养活的情况下,才能养活的起,二十万人,足够颠覆大晋朝廷么?”

    李信面色平静:“即便如沐兄所说,只要我们这一代人活着,西南就还是西南,但是我们这一代人要是没了呢?”

    “下一代人,能否守得住西南?”

    沐英远没有李信想的这么深远,他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或许姬家下一代,会出一个昏聩的皇帝……”

    李信摇了摇头。

    “不出意外,姬家的下一代皇帝会是我的学生,他或许不是什么明君圣君,但是最起码也会是一个合格的皇帝。”

    说到这里,李信拍了拍沐英的肩膀。

    “这便是大势。”

    “姬家一统天下才四十年,正是国运蒸蒸日上的时候,这时不管是谁,都无法推翻这滚滚大势。”

    一个大一统王朝,在最初的一百年里,国运往往都极为昌隆,到了一百年之后,才会慢慢由盛转衰。

    虽然这个说法有些迷信,但是却是实打实的事实。

    每一个王朝轮替,本质上其实是打碎上一个王朝,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进行重新再分配的过程,借以平息阶级矛盾,然后新的王朝会诞生一批新的既得利益者,当阶级矛盾再一次大不得不爆发的时候,就会再一次被人推倒重来。

    周而复始。

    如今的大晋,是一个新生的帝国,国运正盛。

    哪怕是李信,也没办法从西南立国伐晋。

    所以他先前与李朔说,他志不在西南。

    李信拍了拍沐英的肩膀,缓缓开口。

    “沐兄,在西南做文章,最多只能作出一个蜀王出来,咱们要把眼界放的高一些。”

    说着,李信看向京城的方向。

    “这天下大势,始终都在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