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 36、一个说,一个信
    “先生是这样说的,为什么不信呢?”文清清的娘看着自己女儿,不由好笑道,她伸手揉了揉文清清的脑袋,心中想的则是女儿能这样想,也是一件好事。

    她丈夫之前和她提过,这位的实力太过强大,很容易受到皇室的忌惮,要么万人之上,要么万劫不复。所以,如果她女儿喜欢这位的话,在她看来,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儿,注定会不幸福一生。

    她女儿要是喜欢这位,恐怕她会担忧不已。

    文以承这会儿见自己夫人和女儿说起了话,就走到一边,他想出去走走转转。

    大难不死,确实需要看看风景,放松一下心情。

    没去管自己爹走开的文清清:“……”

    他这样说,娘你就这样信了?

    文清清念及此,见到他爹走远了,就忍不住小声问道:“娘,爹是怎么和你在一起的?”

    “你爹是我师兄啊!”

    “然后呢?我爹和你说过什么没?”文清清一下子明白她娘的话。

    “你爹和我说,师兄和师妹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一脸果然如此的文清清:“然后娘你是不是就这样嫁给我爹了?”

    “对啊!怎么了?难道不对吗?”文清清的娘点了点,见到自己女儿这样,便有些奇怪的反问。

    爹,你可真是个高手……

    而且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文清清忍不住在心中疯狂吐槽,这么多年了,她娘居然还相信,而且她也是才知道!

    她爹是如何做到给她正确三观的同时,继续哄骗她娘的?并且还不让她两始终不提到这方面的话题?

    爹你不愧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大修行者之一啊!

    忽的,文清清心中突然出现一个“可怕”的念头。

    念头一起,便无法扼制。

    她不由问道:“那娘你之前怎么要爹一起走?也是他说的?”

    “这当然不是你爹说的,他怎么会想让我去死,只不过是我不能没有他。”文清清的娘笑道,她看起来有那么好骗嘛!

    文清清心中顿时松了口气,但是她还是害怕她爹娘再给她这样来一次。

    毕竟她爹是个死脑筋的愚忠。

    于是,文清清开始给她娘说起了很多事,想帮她娘树立正确的三观。

    文清清心中有一个秘密。

    其实,她可能是转世的……

    因为在她记忆深处,还有一些奇怪的记忆。她小时候经常记得,但随着年龄长大,逐渐给忘了,不过之前余烬的那一番话,什么“减肥运动”的,却是唤醒了她的那一部分记忆。

    ……

    余烬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他能看到文清清和她娘说的话,他不知道文清清为什么要这样,但是文清清之前那番话让他很满意。

    他也是之前才意识到的。

    他是通过千岁妈妈写给他的那些上面,对比一下,发现这位文姑娘好像是喜欢他来着。

    所以,他刚去抱花盆的时候,在给自己加了一个“我是神仙,神仙是不能谈恋爱的,不然要违反天条”的奇怪设定后,顺手给文清清加了一个设定——“我好像是个穿越者”。

    文清清会突然那样,便是因为余烬顺手加的这个设定。

    至于会不会给文以承添堵,余烬不管。

    是文以承自己走开,才没有听到他女儿说的那些话的。

    说起来喜欢他这件事,余烬不由低头看了一眼花盆,其实一直以来他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直到千岁变成了世界树的种子……

    然后他就不用再思考了。

    千岁妈妈给他的那些上面,有预防千岁早恋的,还有防止千岁会喜欢上当时身为明面上继父的他的。

    不过,又由于千岁妈妈还说了,余烬不能拒绝千岁正确的喜欢,不然会伤害到千岁。

    所以,余烬长期以来,一直都在困惑一个问题。

    什么是正确喜欢?

    什么又是不正确喜欢?

    虽然千岁妈妈写了一些可参考的“过激”行为,比如亲他嘴什么的,但是千岁妈妈又写了亲他脸是对他表达正确的喜欢。

    可在余烬看来,脸和嘴有什么区别?都是一层脆弱的皮?

    亲一下就表示喜欢了?

    那实在是太喜欢了,是不是还得像啃猪蹄一样啃一口?

    人类真是一种残忍的生物,太喜欢了居然还要啃一口……

    说真的,现在不用思考这个问题了,余烬心里是真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千岁嘴都没了!

    怎么亲?

    真是一件让人越想越开心的事,这么看来,当初那几个怪物倒也做了一个好事。

    想到这儿,余烬便放走了在他“袋子”里的一股神力。

    那是那座石头城里,那个神的神力。余烬毁灭了那座城后,发现有股神力居然没有被毁,而且想逃走,就顺手收在了他的“袋子”里。

    神的繁衍非常奇怪。

    和生物不同,神的繁衍在于神力。

    神力继承,那么后来者便是前者的子嗣。

    那座石头城里,那位大祭司的妹妹继承了神力,便成为了那座城里的新神,其实是那大祭司的妹妹,成了原有神的女儿。

    而千岁,论其本质的话,其实已经和千岁妈妈没什么关系了。

    因为千岁现在是世界树的女儿。

    当然也有可能是儿子……

    因为世界树是不分男女性别的。

    不过余烬不讲究这些,毕竟只要是和新法则有关的事,都和他没关系。所以有些生气的余烬,也不管新法则这些,依旧把千岁看做她母亲的女儿。

    旧法则时期的大佬也是有脾气的!

    忽然,余烬身前的花盆里,那些土壤动了动,跟着千岁就从里头跑了出来,那一对米粒大小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余烬。

    “大叔,嘻嘻!”千岁在笑。

    因为她也听到文清清那番话了,顿时为这个家伙的识趣感到满意。

    不过她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情敌”就这样放弃了……

    另外,说起这件事,文清清又有些奇怪,她现在怎么看自己的大叔,会下意识的想到——大叔是个神仙,并且不能谈恋爱,否则会违反天条的呢?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

    大叔不是普通人吗?

    因为余烬是这样说的,所以……千岁也这样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