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闪婚残疾老公竟是亿万大佬 > 273、你们是我人生的污点
    “你给我闭嘴吧!”

    顾心眉冷冷的看着司成刚心脏绞痛,脸色开始发青发紫,知道只要再拖一阵子,就算神仙也难救。

    于是,她也毫不避讳的开口了,“你这个蠢货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才能够明白?我当初愿意嫁给你,只是因为我怀了雪妍,需要你来替我避开流言蜚语罢了。可你竟敢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我真的很后悔当初没有在司夏出生的时候,把她掐死!不过现在也没有差别……”

    司成刚愣了一下,似乎反应了过来,“你……你什么意思?”

    顾心眉冷笑一声,“看你也活不长了,告诉你也无妨。五年前,是我派人给了林景浩一笔钱,让他把司夏卖了。司夏肚子里的孩子是个野种,根本就不是林景浩的。”

    “你……你这个毒妇,你怎么可以……”

    “毒?这就毒了?我还没说完呢!这次,也是我联系林景浩,让他绑架司夏,并且找人把她和战玖宴撞下悬崖,尸骨无存的。”

    “你!你!你!”

    司成刚一连说了三个你,突然喉咙一甜,喷出一口血来。

    “你是低等人,司夏身上流的是你的血,也高贵不起来。就算她侥幸嫁给战玖宴,也注定短命,无福消受!司成刚,你要是真的心疼你闺女,就赶紧下去陪她吧!”

    司成刚想要呼吸,可是因为血气上涌,导致他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哼!”

    看着倒在地上,脸色乌青,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司成刚,顾心眉笃定他活不成了。

    便心安理得的拎起自己的手提包,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了。

    临走之前,她还将病房的大门给关上了。

    甚至,还在门口挂着免打扰的牌子。

    走出郁金香医院之后,顾心眉第一件事就是去大牌店,把身上的一整套衣服全部都换下来扔掉。

    司夏除掉了,司成刚也活不成了。

    她身边唯二两枚定时炸弹被摘除。

    这再也没有可以令她担心的黑历史了。

    顾心眉心情很不错,正准备把陆雪妍叫出来一起逛个街开心开心。

    这个时候,在店铺外面等候着的孙正接了一个电话,匆匆走了进来。

    “夫人,警察局那边有消息传回来。昨天晚上,有人报警,在战玖宴坠崖小溪下游十几公里的河堤边上,有钓鱼的人疑似捞上来一具女尸,通过描述,跟司夏有点相似。”

    “什么?”顾心眉眉头一皱,“竟然还留着全尸?不过,这样也能够确定司夏已经死了,这样更好。那战玖宴的尸体发现了吗?”

    孙正摇头,补充道,“钓鱼的只发现了一具疑似的女尸,并没有看到男尸。”

    “等等,什么叫做疑似?警方没有将女尸带回去吗?”

    “钓鱼的人报警之后,因为害怕没有回去。但是等警方赶到的时候,发现女尸不见了。”

    一句话,直接让顾心眉所有的好心情瞬间消失。

    她反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孙正的脸上,“你这个蠢货!你看看你是怎么说话的!”

    孙正立刻低下头,没有再吭声,十分顺从的接受她的辱骂。

    “女尸不见了,那就代表司夏那个小贱人有可能根本就没有死。你连这点消息都打听不清楚,就敢跑过来跟我汇报,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孙正,你这段时间办事效率真是越来越差了,我看我是不是应该让你滚了!”

    孙正还是没吭声。

    他很清楚。

    他脑子虽然转的慢了点,但是体能好,能够喂饱顾心眉,她根本舍不得赶他走。

    而且,他下手狠毒,对她十分忠心。

    这几点加起来,足够他肆无忌惮的留在顾心眉的身边了。

    “你这个蠢货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马上派人去那一片查!”顾心眉越说越上火,“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他们就算没摔死,也一定受伤了。你们去找他们的时候,把动静弄大一点。现在陆然他们控制在雪妍的手里,如果战玖宴和司夏真的没有死,只要他们联系不上战家,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死透,明白了吗?”

    “是!”

    看着孙正离开的背影,顾心眉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希望这只是一个误会。

    不然,战玖宴和司夏要是真的没死,甚至还回来了,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

    顾心眉前后思索了一番,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就给陆雪妍打了一个电话,提醒她多多注意防范。

    ***

    翌日。

    深山老林的一个小院子里面。

    昏睡不醒的司夏感觉到脸上一股湿滑黏腻的液体扫过。

    而且,胸口好像还被什么东西压着,让她有些出气不赢。

    “唔!”

    迷迷糊糊的,她睁开了眼睛。

    可这一睁开眼睛,直接把她吓到魂飞魄散。

    因为趴在她身上的,竟赫然是一团灰溜溜,脏兮兮的野兽。

    浓密的毛发挡住了它的脸,只露出一双锋利的獠牙,还有伸出来的长长舌头。

    “啊啊啊!”

    司夏顿时发出一声崩溃的尖叫声。

    野兽似乎也被她惊到了,猛地一个后退。

    于是,小小的房间里,女人缩在木床的最角落里,野兽也退到了门口。

    一人一兽就这样对峙着。

    直到——

    一个巴掌从天而降,重重的拍在野兽的脑袋上,“大毛,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吓到人家吗?”

    紧接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走了进来。

    他面相粗犷,身上还背着一把猎枪,有点像猎人的打扮。

    一看到瑟瑟发抖的司夏,他立刻露出和蔼的笑容,“别怕,大毛是一只巨型犬,性情还是很温和的。只是因为常年待在山里,所以没有修剪毛发。”

    说着,老人一把将大毛脑袋上的毛给捋上去,还给它别了一个发卡。

    大毛的脸立刻露了出来,果然是一只大狗狗,表情还挺温顺。

    司夏愣了两秒,看到外面已经大亮的天色,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山洞里面的场景。

    她的表情立刻紧张了起来,“昨天那个野兽……就是它?”

    “嗯。”老人点点头,伸手揉了揉大毛的脑袋,“我是这里的守林人,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了。有时候会出去打猎,大毛是我的好帮手。”

    司夏神情一晃,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山洞里的那个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