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诡路仙途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敖竹诞五子
    敖竹震惊看向剑匣老人,师父这么厉害,居然连红楼女都能念叨来,可师父就不怕请诡容易送诡难吗?

    “红楼女已至,诸位还是散了吧,等红楼女开始跳舞,你们再走可就晚了!”

    狄明还在犹豫,敖竹已经冷笑起来:“真以为编几句胡话就想吓跑我们?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是强弩之末,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阻止我覆灭清幽剑宗。”

    剑匣老人震惊,这条莽龙是真傻还是假傻,那可是红楼女啊,连仙山诡异都要敬而远之的东西,这条龙竟然还不速速逃命,还想攻陷清幽剑宗,莫不是在这世间它已没有了留恋?

    “上!”

    敖竹一声令下,哪怕七殿精兵都慢了半拍,可还是冲向了清幽剑宗,狄明咬了咬牙,怒吼道:“黑甲一、三、七军听令,随七殿龙卫正面攻击,黑甲二、四、六军左侧绕后包围,黑甲七、八、九军右侧绕后包围, 十军自山下往上冲。”

    黑甲军总共来了十军,每支三千士兵,总共三万。

    原本空袭军阵最划算,但因红楼女在场,居空而战连军阵都无法成形,只能选择撤走或近战。

    狄明看向敖竹,本来他以为龙都是无脑莽夫,没想到此龙与他配合如此默契。

    “跟我学。”

    敖竹向二十七位红楼女行礼,姿态虽然恭敬,但眼神却从未离开过剑匣老人,不敢再与它们对视,狄明也依葫芦画瓢完成行礼。

    随后二人便逼向了剑匣老人,剑与戟灵力狂涌,似要再来一场旷世之战。

    “老夫即便是死,也能拉你们其中一个下地狱。”

    没招了?还是依然需要隐藏。

    敖竹蹙眉,正思索是否先干掉狄明时,剑匣老人竟转身跑了,下落速度快如闪电,两人追之不及,竟被护山大阵挡在了外面。

    “不好,上当了!”

    狄明疯狂劈砍,仙王巅峰实力展现无遗,然而清幽剑宗的护山大阵完好无损,简直比天唐王朝的护国大阵都要结实。

    “怎么会如此硬,龙神大人来了恐怕都只能垂手轻叹。”

    敖竹盯着狄明背影很纠结,拼上龙王之躯自可与狄明同祭,但有些不值,而且伪算子还跑了,若只有他活下来,那他怎样说都可以,届时清幽剑宗恐怕会成为众矢之的。

    “敖竹,现在怎么办?”

    “先离开此地再说。”

    狄明有些犹豫,军队还在冲杀,若他这位将军跑了,会挫败己方士气。

    “你以为你在这里他们便能看到你吗?此阵恐有扭曲内外光影、音律能力,你在此下达的所有命令,可能都会被曲解,如今唯有暂时离去,才能不被其利用。”

    “只能这样了。”

    狄明没敢看那些红影,跟着敖竹便离开了此地,

    在一棵苹果树上,敖竹啃着苹果见红楼女未跟来,也是松了口气,随即笑看伤痕累累的狄明,古怪道:“才几步路的距离,你怎么好像刚大战过?”

    “唔,红楼女果然不同凡响,诡异我也见识过不少,可从未见过可以隔空伤到我的诡异,不过,你怎么没事?”

    敖竹突然皱眉看向苹果,结果发现半只大肥虫在苹果里蠕动,另半只已顺着食道进了胃。

    “吃了三十个苹果,烂了二十五个,剩余五个还吃出虫子算吗?”

    “为何你受到的攻击这么弱。”

    剑神满脸狐疑,结果下一刻敖竹便捂着肚子从树上翻了下来,开始疯狂打滚。

    至于原本的苹果树,居然从地里拔出两条腿跑了,狄明亲眼见到树上的剩余苹果,竟然都变成了婴儿的模样,嘻嘻笑着朝他们挥手告别。

    “竟然是传说中的嘤嘤苹儿树。”

    敖竹面色大变,刚想干呕,便发现肚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

    “我收回刚才的话。”

    狄明嘴里发干,下意识摸了下鼻子,紧接着鼻子便开始血流不止,根本止不住,只能吞掉一颗疗伤仙丹炼化。

    等他再睁眼时,发现敖竹已化作银色长龙,肚子已有两个成年人那么大。

    “你不会打算把孩子生下来吧,你是雄龙啊!”

    敖竹有气无力道:“红楼女的诅咒只能顺其自然,若是硬抗或反抗,很可能会遭受翻倍惩罚。”

    “你怎么不早说。”

    狄明感觉鼻孔像是灌水后开了闸,竟在疯狂往外涌血,他成功解锁了凡人一辈子都享受不到的病症,滚烫的鲜血如小溪般九曲十八弯,很快流经银龙的身体,顺着空隙朝更远处流淌而去。

    不过还好狄明有补血仙丹,一颗夹杂鼻血的仙丹入喉,血量直线飙升。

    银龙此时翻身都成问题,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狄明的鼻血小溪流淌而过,但很快敖竹就被肚子里五条活跃的小生命弄得生死不能,肚子也开始起起伏伏,像是有五条龙在肚子里打架。

    终于,敖竹周身的血丝都朝着肚子涌去,翻腾不休的龙肚终于安稳下来。

    但紧跟而来的剧痛要将苏弃意识淹没,但他在最恰当的时机将银光战戟里的敖竹的意识唤了回来。

    一瞬间,龙吼声便将盘膝忍耐的狄明掀飞了出去,而敖竹自身则快要疯了。

    “恶魔,你竟然借助本王身体诞子,痛!吼!”

    无法想象的剧烈疼痛令敖竹第一次怀疑龙生,哪怕他不是雌龙,也明白真龙生蛋而非胎生,这种痛不该存在于龙族这个族群里。

    撞翻好几颗大树后,敖竹无力倒在地上,在痛苦消失之后,他竟有种突然失去了什么的惶恐感,等他看到五个银色光团从他肚子里钻出,而后飘到他龙首眼前时,敖竹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幸福与满足。

    可就在下一刻,五个银色光团破裂,五条银龙浑身血丝隐去,可看到血丝的敖竹,龙眸乱颤,在流泪同时,竟想要咬死五条小龙。

    可下一刻,敖竹便化作人形。

    ‘恶魔,你竟如此羞辱本王,只要本王魂灭志消,龙神大人一定会察觉,届时你必然会死!’

    “咦?你竟已选择了自解。”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你的另一个龙格吗?你自解了,那你的一切才真的属于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