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个弱者的英雄梦 > 第十二章:鬼剑初现,鼎远殇
    “阁下是谁,为何阻挡我等的路”杨鼎远看着货车上的男子说道

    货车上的男子冰冷地说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谁,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等的忌日”

    “哈哈哈”

    杨鼎远突然笑道:“阁下不怕闪了舌头吗?我承认你确实很强,但是就凭你,目前还做不到,你回去吧,小心在此丢了性命”

    接着转身对身旁的兄弟轻微地说道:“和你后面的兄弟先撤退,我来挡住他,他太强了,目前你们还不是他的对手”

    “不怕,有些事情不去尝试一下又怎么会知道能不能完成了,而且杀你们不算太难”货车上的男子一跃而起,右手顺势拔出背在后背的断玉宝剑,天空滴落的水滴瞬间凝结成冰,齐刷刷的向杨鼎远挥去。

    杨鼎远满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快速抽出陌刀,朝自己的胸前不断挥舞着,犹如长虹贯日般,化解斗篷男子的攻击,大喊道

    “你们快撤退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龙叔”

    “队长”

    “杨哥、你坚持住,我们来帮助你”

    迈巴赫旁边的兄弟向杨鼎远喊道,然后转身拉过身旁的一位兄弟说道:“你,赶紧回去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龙叔”

    接着呐喊道:“兄弟们,对方实力很强,你们怕不怕”

    “不怕、不怕”众兄弟齐刷刷的呐喊道,还好现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过往的车辆比较少,不然这震耳欲聋的声响,怕是会引起多少故事发生。

    “混蛋,赶紧撤退,你们不是对手”杨鼎远看着冲上来的兄弟们呐喊道

    雨还在不断的下着,似乎是雨滴的蒸发带走了空气的唯有的一点温度,使雨滴降低的下降的速度。只见穿着斗篷的黑衣男子纵身一跃,挥舞着手中的断玉宝剑,一阵阵寒光一闪而过。“啊!啊!啊!”

    只见冲上来的几名男子手中的利器纷纷掉落在地,仔细一看,还有带着满是鲜血的手掌。

    杨鼎远提着陌刀,砍向黑衣汉子,呐喊道:“伤我兄弟者,必杀之”

    “哈哈哈哈”

    黑衣男子大笑道:“自己都照顾不了,有何能奈杀我,真是大言不惭”

    “杨鼎远,黄泉路上好相伴,做鬼也不孤独,我先送你的兄弟归西,再送你。

    “你敢”说着杨鼎远一马当先挡在兄弟前,接着一个跳步托撩刀,黑衣男子旋转手腕,剑指南山,外加一个上挑轻松地挑开杨鼎远的陌刀,一个健步直接冲向杨鼎远身后的兄弟

    刷!刷!刷!只见一道道鲜血一闪而出,几名黑衣男子一只手捂住脖子向后倒去。虚弱的呼喊道:

    “杨哥,快跑、我们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啊!啊!啊”杨鼎远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一个的死在自己的面前,抓狂挥舞着陌刀,他仰天长叹,满腔悲愤地询问道,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z国的人”

    “我是谁很重要吗?你死后我会告诉你的”黑衣男子侧着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你就去死————吧”杨鼎远再次举起陌刀,向黑衣男子砍去

    铮铮铮,只见一道鲜血溅飞,黑衣男子头也不回的说道:“记住,杀你的人叫做鬼~剑”

    在z国的首都机场,有一个穿着暗紫缠枝花印布中山装,一条暗橙蛮纹皮带系在腰间,一头雪白的长发的男子正在机场静静地站在。他突然感受到胸口像有大石一般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似的那般剧烈的疼痛。

    一个满脸秀气的女孩看着一个老人疼苦的捂住胸前,热心的走过来问道

    “老爷爷,你怎么老,需要的扶你过去休息吗”

    女孩的父亲看着一身昂贵的衣服,一整寒气袭来的老人,身旁还站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一把将欲要走过来的小女孩拉住道:“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

    一旁的男子问道:“云龙叔,你怎么了,没有事吧”

    老人说道:不知是最近偶感伤寒,今天总感觉胸口一阵疼痛,可能是旧伤复发了吧。

    今晚,z国的首都机场异常的寂静,下雨的天空中闪烁着血红的光点,一辆劳斯莱斯夹在几辆迈巴赫中间缓缓地向接机口使来。

    “龙云叔他们到了”一个黑衣男子弯着腰对上官云龙说道

    上官云龙缓缓的起身大步走向那辆劳斯莱斯微笑说道

    “鼎远,你这小子,几年不见,连座驾都和龙叔的一样,真是风光呀”上官云龙笑嘻嘻地看着前方地豪华车辆停在眼前。

    车门缓缓地打开,看见从车上下来的却是龙傲天,上官云龙受宠若惊的道

    “龙叔”你怎么亲自来了,鼎远怎么没有来呀,是不是临时执行什么任务去了。

    “鼎远、死了、我去的时候只看见了尸体,连头颅都不见了

    龙傲天猛烈地吸了一口香烟,看着上官云龙,又看了看四周的兄弟开口说道

    “什么,鼎远死了,不可能”

    上官云龙惊讶的开口,双眼满是疑惑的眼神,看了看龙傲天,逐渐地双眼开始渐渐的红润起来,低沉嘶哑的询问道

    “谁干的”

    龙傲天微微颤抖地手弹了弹手上的雪茄轻微地道:不知道、据回来的兄弟报信说,是一个穿着黑色斗篷,手拿断玉宝剑的男人

    “什么,断玉宝剑”

    上官云龙惊讶地开口,回想起之前独孤剑对自己的嘱托,双手紧紧地握住拳头道:

    “鬼剑,如果真的是你,我一定会为你师傅清理门户的”

    z国的四合院中,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手里提着用黑色袋子装着不知道是什么圆圆的东西,正在一步一步地向着某一个房间走去。

    “碰”

    男子将一个黑色的袋子被扔在赵虎面前说道:“你要杀的人,我已经杀了,没事的就返回r国了”

    赵虎吃惊的看着地上黑色的袋子,缓缓的打开,只见杨鼎远双目狰狞,眼球剧烈,嘴角微微残留着一丝血渣。

    哈哈哈龙叔啊龙叔,现在你的左膀已断,过不了多久,你的右臂也会被我折断。赵虎开口,看了看鬼剑道: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回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你老老实实在山本钢夫身边待着。

    “是”

    鬼剑冰冷地回答道,悄悄地走出了房门,消失在赵虎的视野之中,似乎他从来没有来过。

    在一处幽暗的房间里,地上排放着一具无头尸体和几具断手,喉咙上带着一丝伤口的尸体,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头领着一群站的笔直地黝黑的汉子,站在尸体旁表达崇高的敬意

    “兄弟们,你们一路走好”

    “一声兄弟一生情,来世再续兄弟情”

    “黄泉路上兄弟陪,宁死不做孤灯人”

    在搏杀成的某处峡谷的一处别墅之中,一位身穿白色宝石红多福莲花彩花绒中山装的老人正在休闲地品茶,别墅的楼下又两个少年正在相互厮杀之中。

    “你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莫一舟对着上官云飞吼怒道,

    挥汗如雨的上官云飞拿着残云刀,刀尖上挂在五十公斤的铁球,一刀一刀的挥舞着,眼球之中布冲满着坚毅的目光盯着前方的暮一舟

    再快一点,你太弱了,你忘记了你的家族之仇了吗?你忘记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你忘记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要为报仇,你需要更强。

    莫一舟毫不客气的说道,

    “够了”

    上官云飞怒气的呐喊道,不断疯狂的挥舞的残云刀。充满血红色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莫一舟,然后疯狂的向他冲去

    砰~砰~砰

    只听一声巨响,一股鲜血彭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