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霍格沃茨之灰巫师 > 812 蜘蛛感应
    安东第一次发现自己在国际舞台上是有一定的号召力的。

    轰轰烈烈的'末日方舟登船计划'就这样展开了,也不知道是哪个鬼才给起的名头。

    这件事情似乎并不需要他的催促,好多人都为此爆发出不可思议的热情,特别是各国的麻瓜官方人员。

    这些人,似乎真的将这场搬迁城市居民的事情当做是某种预演。

    就连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都显得如此兴致勃勃。

    安东有时候并不是很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就好像这座城市里疯狂宣泄着战火的那些人一样。

    他甚至看到麻瓜军队自己打自己,难道是要趁此机会在搞免费的军演,练习巷战攻防?那你们往居民楼里扔炸弹是个什么意思?

    巫师和麻瓜的混战,巫师和巫师的混战.

    特别是次巫师这种独特的选手入场,不仅仅是格林德沃和伏地魔手下的次巫师雇佣兵,有些巫师势力搞出来的次巫师专门被培育他们自身神奇动物血脉叠加的优势,特别练习特定的魔法,效果甚至比一般的巫师还强力。

    最离谱的是,这个城市的一些居民,竟然也跑出来跟着打在了一起,不为利益,不谋图什么,只是高呼着'世界末日了',什么千奇百怪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整个纽约乱成一锅粥。

    人性,永远是个琢磨不透的事情。

    安东可不管这些,他所秉持着'巫师即神灵'的理念,讲述的是施法的一种心态,而不是真的就把自己当神明了。

    爱咋咋滴,他也就顺便看个乐呵,遇到打得激烈的,顺手帮忙释放一个混淆咒捣乱,或者高呼老铁666。

    别说,这个环境真的很合适练习魔法,做一些实验。

    他也在考虑怎么简单有效地抵御枪械和炮弹。

    巨物的逆流'这个魔法在他手里确实能有效地做到这一点,但它不具有普及意义。

    首先,能反弹巨大物体攻击的'巨物的逆流'魔咒属于高端驱逐咒,甚至隐隐涉及诅咒的领域,而安东施展出能反弹子弹的效果,就属于更复杂高端的施法手法了。

    这门技艺只对自己有效,并没有办法将它教给小屋的伙伴们学会。

    其次,安东如今的魔法理论一路推演到了'灰魔法'的地步,总是不可避免地将思路往这上面偏。

    也就是集体意识这一范畴。

    从自我心灵中挖掘力量,演变到开始去挖掘人类心灵***性存在的力量,以自身的意志去撬动。

    安东坚信,这是一座潜力无穷的宝库。

    如果巫师这种超凡力量的出现是因为人类集体意识,如果黑魔法生物的出现是因为人类集体意识,那么,只要沿着这条道路逆向去思考,就能挖掘到那些潜藏于集体意识或者说底层魔法世界的奇妙魔法。

    人类面对枪械的恐惧、对危险恐惧的躲避、难以琢磨形容的第六感、等等这些角度去分析的话,应该是要有一些有趣的方案出现的。

    「巫师大人,前面的道路被炸毁了。」

    小车的驾驶座,'女蜘蛛侠'朱莉熟练地操控着车子拐过路边倾倒大楼的废墟,看了看前面,缓缓地停了下来。

    坐在后座的安东回过神来,轻轻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魔杖,顿时,在小车前座两个'蜘蛛侠'的惊叹中,前方的道路仿佛时间逆流一样,废墟快速翻滚着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叫我安东就可以了。」安东面色平和地看着他们,「你们是小屋《巫师界》实景战棋仪式魔法里帮忙实验的人员,在未来也是会成为巫师的,我保证。」

    也许在其他势力眼里,将一个'麻瓜哑炮'转化为次巫师需要

    精挑细选,需要花费极大的代价,但在小屋这里,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至于彻底转化为巫师,到了安东这里,依然如此。

    就在这时,副驾座的彼得指着车前玻璃外的天空,惊恐地大叫着,「导弹飞过来了!」

    安东手中的魔杖再次轻轻挥动,让那个导弹哪里来回哪里去。

    「开车吧,不用管这些,我会处理的。」

    朱莉一脸向往地跟彼得对视了一眼,兴奋地再度启动了车子,「巫.....安东大人,我们要去哪里呢?」

    「噢~」安东朝着车外望去,眯了眯眼,「再过两个红绿灯向右拐,大概几百米的位置有一栋大楼,应该是.....医院?嗯,就是那里。」

    「我也不确定那里的环境是否已经滋生黑魔法

    生物,如果已经有了,就要继续找下一个地方。

    」医院?「

    朱莉一脸兴奋,激动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她看过类似的恐怖电影!

    邪恶的女巫来到阴暗的医院停尸房,施展可怕的魔法,然后.....

    后座的安东翻了个白眼,他很想说,我是男巫。

    这两个实验体接下来要找到合适的黑魔法魔力团环境,引导着让他们体内滋生黑魔法生物,这一过程是极有研究的价值的。

    但安东并不是很了解这两人,要绘制他们的生命存在,除了魔法方面的观察,还有利用摄魂取念不断感知他们的想法。

    这里涉及到「思维'这个灵魂六元素之一,思维是灵魂寄居于身体中产生的,绘制'思维'这一元素的内容,有助于他辅助搞清楚对方的灵魂和身体。

    生命存在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额外包含有身躯信息、不具有支撑灵魂在现实存在中保持生命特性的魂器。

    只是魂器是从自身的灵魂中剥离,而绘制生命存在,相当于是绘制复制下来。

    用不是那么恰当的比喻,魂器相当于是保存了胚胎细胞,而绘制生命存在,是记录对方的基因图谱。

    想到这里,安东的视野沉入到'心灵之湖'之中,可以看到一个个身影浮现在湖水的倒影之中。

    这些身影身上延伸出无数的灵魂黑线,沿着这些黑线一路向上望去,是无垠虚空的记忆星球。

    看着这一切,安东可以清晰地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把这些人完整绘制下来。

    而这些看起来很像记忆星球下吊着的傀儡娃娃的旁边,有两个身影正在一点点地被绘制着。他们身上同样冒出大量的灵魂黑线。

    有的向上延伸,没入无垠虚空中的记忆星球中。

    有的却是与安东自己的记忆星球连接着。

    这里面代表的意义就是——这两个被绘制的生命存在,有一部分内容源自于安东自己的猜测和想象。

    显然,生命绘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熟悉的家人朋友师长之外,安东再去绘制一些其他人就显得如此艰难。

    「安东大人,到了。」

    朱莉停下了车,回头向安东说着。

    安东点了点头,径直推开车门下车,仰头望着这栋医院大楼,感知着里面躁动的魔力,撇了撇嘴,「里面有黑魔法生物了。」

    他挥舞着魔杖在这栋大楼上方打上一个巨大的绿色感叹号光标。

    小屋伙伴看到这个光标,就会过来清理里面的黑魔法生物,他们似乎挺热衷于这种挑战。

    特别是赫敏和两个小跟班,以及德拉科和三个小胖子,这两方简直是陷入一种盲目的对立竞争的架势。

    有趣的是,基于善于联姻的古老布莱克家族的血脉联系,哈利

    和罗恩是德拉科的远房亲戚,而达力是哈利的表哥。

    唔,有够乱的。

    说回这个光标,它还有个作用。

    那些组织城市居民搬进'庇护塔'的人员,看到这个光标,也会刻意避开,等待里面黑魔法生物被处理后,再带走里面的人。

    「走吧,下一个地点是......」安东眯着眼眺望远方。

    就在这时,一发巨大的炮弹朝着大楼轰击而下,瞬间炸开巨大的烟尘和建筑碎片,涌动着朝着他们喷溅而来。

    安东眉头一挑,手中的魔杖轻轻一挑,地面快速凸起,化为一个巨大的罩子将他们连同车子包裹了起来。

    还没等他撤去这个泥土罩子,突然一阵轰鸣声远远从街道口响起。

    安东愕然地用魔杖敲了敲这个罩子,让它变成透明的模样。

    只见一个车队出现在他们不远处,大量带着枪支炮弹的人从车上跳了下来。

    这些人赫然是纽约官方派遣的麻瓜军队。

    这些人下车后快速佩戴着防毒面具,车里甚至下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还有....

    两个次巫师?

    秀~

    安东吹了个口哨,倒是不急着走了。

    麻瓜势力可没有办法弄出次巫师,显然他们也已经通过某些渠道想办法获得了魔法的力量,啧,在魔法国会的眼皮子底下,这可不容易。

    而现在,竟然在可能暴露的风险下,让这两个次巫师出现,显然他们所求甚大。

    人群中的头领有些疑惑地看着大楼旁地面拱

    起的泥土堆,正打算叫人查看,突然一阵恍惚,径直将这个泥土堆忽视。

    「动作快点。」他催促着,看了看手表,「我们还有3分钟,速度加快,想办法抓住里面的那头怪物!

    显然他们过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战斗计划,士兵们拼了命地朝着倒塌一半的大楼里冲去。

    那两个次巫师也跟着行动了起来。

    其中一个似乎拥有制造水雾的能力,好几个士兵背着巨大水桶跟着她的身旁,里面的药液被制造成雾气朝着大楼通道里涌去。

    另外一个也很有趣,在魔力的运转下,他的耳朵竟然变成巨大高耸的兔子耳朵。

    噢,不是兔子。

    安东看着那两个肉乎乎的、绿油油的、长得像是叶片的耳朵,咂摸了一下嘴巴,「护树罗锅?」

    护树罗锅是危险等级xx的神奇动物,实力上来讲,唔,没有什么实力,一个成年人用力踩一脚不好说都能弄死它们。

    当然,得小心它们极其锋利的爪子。

    虽然号称是树木的守护者,但其实也就是驱逐一些小虫子小鸟什么的。

    这种看似废掉的神奇动物血脉叠加,在麻瓜这里倒是有了新的用途——利用护树罗锅对魔力敏锐的感知能力。

    护树罗锅能轻易在森林中找到能制作魔杖的树木。

    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里,有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似乎特别受大家的遵从,他似乎是刚刚参与这个行动,士兵首领跟着他身旁快速地讲述着。

    「里面的那头怪物长得像缝合过的尸体,它拥

    有极其灵巧的身体,力量极大,最关键是它拥有躲避子弹的能力。

    那个老科学家愣了一下,「速度快到躲避子弹?

    「不不不,普雷斯教授。」士兵首领快速地讲述着,「它似乎拥有对危险的感知,能提前躲避危险!」

    普雷斯教授皱了皱眉,「这应该又是魔法的范畴,我们对此了解的太少了。」

    士兵首领点了点头,「所以我们的

    目标并不是它的危险感知,而是它强大而敏捷的身体力量。」

    旁边的一个白大褂插口说道,「老师,我们获得过它的血液,太神奇了,那血液离开身体依然保持极高的活性,甚至会自己动!」

    普雷斯教授神色一动,转头看向学生,「血液分析报告给我看下。」

    「很遗憾。」士兵首领叹了口气,「这个时间循环只有几分钟,等我们获取血液样本的时候,根本来不及送回实验室。」

    普雷斯教授回头看了眼车上的实验用品,顿时了然,「也就是说,你们现在的目标并不是抓捕它,可是想办法获取血液或者肌肉组织?」

    士兵首领点了点头,「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们会送往实验室,如果来不及只能让您在这个地方研究,而且时间极短。」

    「这不现实。」普雷斯教授皱摇了摇头,「如果连赶回去的时间都不够,别指望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出点什么。」

    这下子,士兵首领沉默了,他抿着嘴转头看向大楼,耐心地等待着。

    第十七次行动了,他们甚至对抓捕这头怪物已经失去了信心,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获得血液样

    有极其灵巧的身体,力量极大,最关键是它拥有躲避子弹的能力。

    那个老科学家愣了一下,「速度快到躲避子弹?

    「不不不,普雷斯教授。」士兵首领快速地讲述着,「它似乎拥有对危险的感知,能提前躲避危险!

    普雷斯教授皱了皱眉,「这应该又是魔法的范畴,我们对此了解的太少了。」

    士兵首领点了点头,「所以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它的危险感知,而是它强大而敏捷的身体力量。」

    旁边的一个白大褂插口说道,「老师,我们获得过它的血液,太神奇了,那血液离开身体依然保持极高的活性,甚至会自己动!」

    普雷斯教授神色一动,转头看向学生,「血液分析报告给我看下。

    「很遗憾。」士兵首领叹了口气,「这个时间循环只有几分钟,等我们获取血液样本的时候,根本来不及送回实验室。」

    普雷斯教授回头看了眼车上的实验用品,顿时了然,「也就是说,你们现在的目标并不是抓捕它,可是想办法获取血液或者肌肉组织?」

    士兵首领点了点头,「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们会送往实验室,如果来不及只能让您在这个地方研究,而且时间极短。」

    「这不现实。」普雷斯教授皱摇了摇头,「如果连赶回去的时间都不够,别指望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出点什么。」

    这下子,士兵首领沉默了,他抿着嘴转头看向大楼,耐心地等待着。

    第十七次行动了,他们甚至对抓捕这头怪物已经失去了信心,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获得血液样

    本就已经满足了。

    为此,上面甚至在这次派遣了两个'变种人'来帮忙。

    在他们的身旁,那个泥土堆里,安东若有所思地仰头望着这栋大楼。

    淡薄而深远的魔力团涌动着,带着一种想要活着的渴望,是如此的浓烈。

    显然,医院的特殊地点,加上循环核爆下崩溃的医疗系统,让这里面酝酿着如此极端的情绪。

    「敏捷、力量强大、提前躲避危险.....」

    安东嘴里喃喃着,嘴角微微勾起,转头看向彼得,「你能想到什么?」

    「蜘蛛侠!」彼得兴奋地叫着,「蜘蛛感应!」

    这种话题仿佛是激活了这个有些沉默寡言宅男的兴奋点,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漫画里蜘蛛侠彼得帕克是如何如何的牛逼。

    朱莉以前是极其受不了这种宅男讲述

    这些话题的,什么蜘蛛侠变形金刚之类的,噢,他们难道不知道在球场上挥洒汗水才能散发荷尔蒙吗?

    不过这一次她却是听得如此的认真,如此的向往。

    蜘蛛侠啊,她真的有可能活得的能力。

    她摸了摸领口的那条链子,据安东大人的说法,这只是临时封印血脉而已,她依然会重新获得这些能力的。

    只是,他们之前可并没有获得像蜘蛛侠一样的「蜘蛛感应'能力。

    只是变得敏捷,身体变得很有劲道。

    安东笑眯眯地听着彼得的讲述,仰头看着这

    栋大楼,这里,似乎很适合孕育他们的能力啊。

    而他,也能趁着这个机会,将可能出现的'提前感知躲避危险的血脉天赋绘制下来,想办法复制出来,或者调配成魔药,或者开发出魔咒。

    只不过.....

    孕育出黑魔法生物的这个环境,是否还能继续孕育其他的个体?

    还是说只能孕育出一头?这显然是个极大的问题。

    安东瞥了眼他们,看着他们兴奋的样子,微微一笑,「那么,你们的机遇来了。」

    他指着这栋大楼,「你们也要进去,并想办法在里面待足够长的时间,放心,你们不会被'时间的痕迹'魔法影响。」

    「但这依然不容易,里面不仅有那头黑魔法生物,还有这些士兵和次巫师。」

    朱莉显得有些害怕,紧张地捏着自己领口的项链,有些期待地看着安东,「安东大人,那能先将我们之前的能力恢复吗?」

    安东只是轻轻地摇头,「你们之前被黑魔法环境影响,自身的血脉与叠加的血脉出现撕裂,这是其中一个问题。而且如果你们也要被这个黑魔法环境侵蚀滋生出黑魔法生物,最好是排除这一部分的干扰。」

    「我会给你们施展'幻身咒',但这只是避免被观察到而已,子弹依然会收割你们的生命。」

    「不排除那头黑魔法生物能发现你们,幻身咒'不是万能的。」

    「富贵险中求,如果你们也希望拥有这种能力,现在就是个机会.....」安东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你们......」

    「敢去吗?」

    「我去!」彼得面色坚毅,用力地点了点头。

    安东随即转头看向朱莉,这个女高中生迟疑了一下,最终缓缓地点头,「自从拥有了超凡的力量,我就知道我回不去了,我现在只希望变得更强大!」

    很好,很有精神。

    嘎嘎嘎.....

    安东乐呵地用摄魂取念感知着他们思维中的情绪,心灵之湖里这两个人的身影愈发地真实起来。

    两个傻孩子,他们难道不知道,有安东亲自在旁边看着,又怎么可能会有危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