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游戏体育 > 小神大蠊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临门脚滑
    发起‘虫祸’的目的已经达成,可以停止‘虫祸’了。

    廉泽将手上的资料丢到一边,拿出手机,点开鸽信,给昵称为‘咕心难耐’的鸠鸽神编辑了几条信息:

    【问题搞定了,感谢你的帮助】

    【改天有空请我喝茶啊】

    【我请你也可以】

    信息发完,另一边马上回应:

    【请不用客气,这是我的分内之事】

    【有空一定请你喝茶】

    【另外还请你多多担待】

    【今后如果还有什么事情,我一定竭诚帮忙】

    ——看似简单,实是精心设计的回复。

    ……

    廉泽对着手机微微摇了摇头,“真是令人好奇,这只小鸽子到底是怎么喜欢上那个草木神的。”

    飞羽神跟草木神的情侣组合,这才神界并不罕见。

    他之所以感觉奇怪,主要是这只鸽子神的表现,不太像是那种会喜欢冷澹个性的鸟。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许是只m吧。

    放下手机。

    廉泽瞧了眼桌上的鸟笼,想到了自己的虫兽团伙,以及团伙关押的人类……

    “啧,麻烦。”

    关押的人类好解决,等今天天黑后,让虫兽随便把人丢到哪个角落就行,要是想丢好点,就简单做个分类,丢的分散一些,再之后的事自有官方组织处理。

    麻烦的是镜中世界里的假猫们,以及那些多余的、还没有销毁的虫兽。

    特别是虫兽。

    大蠊神虽然不拿虫兽的命当命,但……要他亲手报废那些虫兽,最近的他还是有一点点道德障碍的……

    那些猫也不好搞。

    他那样戏耍了她们,放出去后,铁定会与‘蜚蠊一族’不死不休。

    也不是怕她们吧,就是……怎么说呢,被疯猫缠上,万一哪天被她们发现了,那日子可就头疼了……

    “我喜欢逗猫,不喜欢养猫。”

    “哎,找小虎魄通通气。”

    ——在鸽信中寻找‘虎力大仙’。

    廉泽:【虎魄,问题结束了,你的‘猫行者’,你希望怎么处理?】

    那边很快回了信息:【随便】

    【你的猫知道的太多了。】——廉。

    【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虎。

    【那我直接把她们放了啊。】——廉。

    【好。】——虎。

    【嘿,不如这样,我放了你的猫行者后,你让她们帮忙灭虫可以吗?】——廉。

    【?】——虎。

    【虫兽太多,没钱养活。】——廉。

    【可以。】——虎。

    【······】

    ——后面还有很长的对话内容。

    ……

    廉泽心软,做不得手染‘同族’血腥的事,所以与虎魄合作,让对方的‘猫行者’帮忙弄死他那些多余的虫兽。

    杀虫方式的话……

    随便参考一个特摄作品,或者子供向的魔法少女战斗题材就行。

    接下来的两天,廉泽做好了‘三放’工作,即:放人、放猫、放弃‘虫巢’。

    在多余的虫兽里边,有些是可以保留的。

    ‘特工蜚蠊’小队偶尔有些用处,暂时让它们自生自灭,哪天要用时,再用‘虫族意识’联络一下,有则召用,无则再做;

    ‘甜心蟑螂’是非常棒的采蜜工具虫,这个大有价值,不可抛弃;

    ‘货运蜻蜓’价值虽然比不上‘甜心蟑螂’,但作为交通工具,留着积灰也好,令其进入休眠状态,放入冰箱冷冻柜保存;

    ‘气氛瓢虫’作用有些微妙,也冷冻保存了;

    大蠊神制作的各种‘特化虫’都具有特别的功能,基本上全部保留了下来。

    而‘虫兽’就没那么好运了,仅有几只作为‘养蜂虫’得到了长期的生存许可,其余的……只能说‘虫生来就是要死的’。

    ……

    对于‘野猪神’的小请求,廉泽摸鱼摸得太久了,现在只差临门一脚,他有时间拖延,也没心思忽略,所以打算近日便去解决这件事情。

    一心不二用。

    廉泽近日会离开岚都,暂时没有时间从‘猫杀虫’的事情里边寻找乐子。

    于是,他将‘虫娘’的指挥权分享给了虎魄——这就跟把游戏机塞给别人差不多,对方想‘玩’便玩,不想玩大可以放着不管。

    小虎魄虽然看着正常,但内在玩心也不小。

    廉泽觉得,只要这个‘玩具’正好撞上对方的兴趣爱好,对方肯定会玩得很愉快。

    】

    “毕竟他是有可能成为我妹夫的男…….呃……的公猫。”

    “对他好点也是很正常的。”

    “……”

    猫跟耗子谈恋爱,想想就好玩。

    ……

    又过了一天。

    廉泽收拾好‘青枣街3号’的房子,拿上背包,提起鸟笼,通过一楼‘昆虫室’的那面落地镜,来到了他在‘桂鱼市’租住的公寓里面。

    “啾~啾~啾~”——金丝雀对场景的变幻表示十分惊讶。

    这边的‘门’是卧室里的衣柜门镜。

    廉泽将带过来的背包随手丢到床上,接着说道:“这里是桂鱼市。”

    “啾~啾~啾~”——好听的叫声。

    “这种事只要努力一下就能办到,对于邪神来说。”

    “啾~啾~啾~”

    “我最近要出国一趟,没空养鸟,所以过来把你寄放到我的好兄弟那里。”

    “啾~啾~啾~”

    “哎呀,你问题怎么那么多,聒噪!”——廉泽坏坏的摇了几下笼子,关掉了‘鸟语听力’。

    ……

    这边有阵子没回来了,需要花点时间熟悉一下,找回点‘家’的感觉。

    一个小时后。

    廉泽吹着空调、喝着可乐,给鸽信上的某位好友发了个一百块的红包。

    红包后面跟着一条内容:【小兔子在哪里?】

    另一边收了红包,回了信息:【在家。】

    廉泽又发了个百元红包,接着问道:【斯文败类呢?】

    另一边再次收了红包,然后回信息道:【在厨房。】

    看完回复,廉泽激动的拍了一下大腿,满面开心:“好嘞!今个儿我要直捣黄龙!”

    ——翻译一下,就是去他的好大哥‘贾老板’家里,找人家的小女儿玩耍。

    贾老板那边有好几个‘吃里扒外’的员工,廉泽早把那几个员工发展成了内应,只要他有需要,给钱就能买到他想要的情报。

    想要勾搭老友家的女儿,情报工作必不可少。

    ……

    廉泽提上鸟笼便离开了公寓。

    出了小区,他拦了辆出租车,“师傅,麻烦去‘云庄’别墅区。”

    ‘云庄’离他住的小区不远,坐车的话,十几分钟就到了。

    这个别墅区的物业,管理做得非常敬业,外来车辆如果没有相关联系,很难进入其中。

    出租车进不了‘云庄’,只能在入口外的沥青路上停下,让客人下车自便。

    下了车。

    廉泽提着个鸟笼,一边朝着‘云庄’入口走去,一边酝酿感情,将外在气质调整成了‘地主家的败家子’的感觉。

    ‘云庄’管理虽严格,但不会严格到检查每一个进出的人,毕竟那样可太得罪里边的有钱人了。

    外来人员只要别露怯相,且穿着打扮精致一些,就有很大的概率能混进去。

    ‘云庄’南边入口处。

    廉泽跟在一对老夫妻后面,朝着入口小门走去。

    这小区的侧门使用了的智能门锁,有多种识别开锁途径。

    前面那对老夫妻用的是‘刷脸’,往摄像头一看,那门就自动开了。

    “……”

    廉泽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想要混进去。

    如果是别人,一般来说,是混的进去的。

    但混的人是他,那就……

    “嘿,先生,不好意思,你还没有通过识别。”

    ——守门保安拦在了门口。

    这里的保安很有素质,如果换个脾气狂躁的人,那说的大概就是:“喂!站住!怎么又是你?!说了多少次了,你不准进去!”

    有些真相,说破了容易伤人心。

    ‘云庄’各大入口的保安室里边,都张贴有廉泽的大头像。

    只因‘云庄’的业主——贾老板赞助了物业一大笔钱,强烈要求物业禁止某人进入小区。

    如果廉泽站在智能摄像头前面的话,那对应的小屏幕还会满屏红光,显示【该人渣极度危险!严禁进入!】的加粗文字。

    ……

    廉泽上次吃过一次闭门羹,时间隔了那么久,他以为这回情况会好一点的,结果还是老样子。

    这是一两百块钱解决不了的大难关。

    不过,好在他有‘种族天赋’,深诲潜入之道。

    说时迟那时快。

    那保安说完话后,廉泽脚下像抹了油似的,迅速绕过对方,闯入门内,然后撒开双腿,全速跑路。

    “!!!”

    事发突然,守门的保安跟看监控屏幕的保安都看愣了。

    反应过来后,守门的加另外出来的,共三个保安,三人先后朝着廉泽追去,嘴上还喊道:“站住!不要跑!”

    哪有大蟑螂不会跑的?

    廉泽人身不擅运动,短跑还行,长跑大概跑不过那三个人。

    人身的体质差距摆在那儿,强行爆发只会更加伤身。

    他不想使用法力,那便使用智力。

    正好这时,前方有个带孩子散步的女家长。

    小孩六、七岁,头上戴着一顶遮阳帽;家长体态丰腴,手上撑着一把粉白色遮阳伞。

    “啊哈~”

    廉泽贱笑一声,在经过这两人的瞬间,突然伸手抢走了那小孩脑袋上的帽子。

    他一手抱着鸟笼,一手高举着帽子,对身后的追兵喊道:“后面的人听着!不要再紧追不舍啦!再追,下一次我就不是抢帽子,而且下咸猪手啦!”

    话完,他将手上的帽子往上一抛。

    帽子飞起,划出一道不太有力的抛物线,落到了地上。

    ……

    廉泽的话语跟行动,对保安们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恐吓。

    他擅闯,只与贾老板有关,可如果他对其他业主乱来,那……可就是一场业主危机了……

    跑最前方的保安停住了脚步,他需要看看同事们的态度。

    另外两个保安也停了下来,三人简单的交流了几句:

    “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我呼一下队长。”

    “……”

    廉泽抛出的问题,对于这些保安,堪比‘电车难题’,保安队长也抓不定主意,只能暂停追赶,打电话问问贾老板的意思……

    ……

    回到‘人渣’这边。

    廉泽这时已来到了目标别墅门前。

    他摁了下门铃,然后翻门而入,走过前院,走到屋子门前。

    bang!bang!bang!

    ——用力砸三下门。

    接着扯开嗓子,大声喊道:“妍妍~~你廉叔叔带着一只毛绒绒的小动物来看你来啦~~”

    ——甜腻腻、粘乎乎的声音。

    他换着花样连喊了几句。

    不一会儿,门内传来了动静声。

    卡察~

    ——门开了。

    妍妍小姑娘先推开一道小门缝,好奇又小心的看了看门外的人。

    门外的不是陌生人,是她的‘大廉叔叔’,‘大廉叔叔’手上还提着一个鸟笼子,里边有只小鸟超级可爱。

    小姑娘从里面跳了出来,一把抓住对方提着鸟笼的那只手。

    她的眼睛里像是有什么在闪闪发亮:“大廉叔叔,这是什么?国庆礼物?”

    廉泽见着这小家伙就欣喜,他捏了捏对方软乎乎的脸颊,“别加‘大’字,就叫‘廉叔叔’,我就把这只金丝雀送给你了。”

    “廉叔叔~~”——小姑娘的声音,简直能软到人心坎里去。

    “嘿嘿,它现在是你的了。”——廉泽将鸟笼递给了对方。

    “……”

    门口还有个人,是贾老板家里的保姆(兼管家兼女仆兼家庭幼教)——‘田颖’。

    田颖心思玲珑不逾矩,看着廉泽与小姑娘的互动,微笑不语。

    接下来的接待也是,全程恪守职业本分,做什么都恰恰当当。

    ……

    廉泽对自家侄女是非常好的,他甚至主动让出大腿给对方坐。

    “这个金丝雀是鸟类,妍妍,叔叔问你一个问题,鸟类喜欢吃什么?”

    “吃虫子!”——妍妍。

    “对,没错。所以,养它的时候,最好喂她吃虫子。”

    “可是虫子好可怕,我不敢喂她。”

    “那你就让田颖姐姐喂她,你就负责逗她玩。”

    “饼干。”——桌上有饼干,小姑娘拿了一块,接着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廉泽,“可以吗?”

    “啾~啾~啾~”

    ——笼中雀意识到了什么,她面对饼干,故意表现出非常激动的样子。

    “……”

    廉泽见状,感觉有些心疼,这小麻雀前两天才学会吃虫,今天要是吃了别的……

    哎……算了,给小姑娘养,这小麻雀怎么着都会变回‘挑食’的鸟。

    ——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可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