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四十二章:多多关照

之前那几个被找到的人也在简单整理收拾了一番后陆续围了过来,陆雁和邢雨烟这才看清每个人的面目。



躲在木头假人中的男孩看起来有十岁左右,个子不高,应该与七八岁的赵聪差不多。此时男孩倒忘了刚刚被他二人吓够呛的丢人场面,而是大大方方地伸出小手对二人笑着说道:“你们好,我叫谷琢,是这里年纪最小的弟子。”



俩人一见到谷琢就觉得这孩子不得了,虽然只有十岁,虽然个头不高,但却一点不认生,完全不怯场,见到两个刚还要作势误杀他的人,竟也能笑得十分灿烂。而且谷琢长得像粉雕玉琢的十分漂亮,像极了年画中的娃娃,真是应了他单名的那个琢字。



陆雁和邢雨烟看到男孩率先打招呼也连连回礼。虽然二人脸上笑呵呵的,但内心里却不约而同地思索着同一件事——一个十岁孩子是怎么征服万步云梯的?他俩可是今早才登顶的,万步云梯什么滋味儿他俩可谓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十岁孩子能度过的难关?



邢雨烟此刻也在趁机观察这个男孩,男孩虽说穿得更其他人一样,都是弟子服,但他整个人散发出的气质却十分独特。邢雨烟敢肯定,这个谷琢绝对出身于大户,而且他的心智绝对是超越了年龄的。



一直站得较远、身材胖胖的少年此时也发了话。胖少年就是躲在地窖里的那个人,也是偷吃馒头的那个人。其实这个细节很明显也很致命,邢雨烟和陆雁也是很快就抓住了这个细节便找到了胖少年。



胖少年瓮声瓮气地对二人说道:“你......你们好,我叫罗半半,以后请多多关照。”



陆雁和邢雨烟初来乍到,对每个人自然都要观察一番。这个罗半半年纪应与陆雁和邢雨烟相仿,看起来就比较贪吃,就算与他俩打招呼手里也握着馒头。而且从刚才的一句话就能判断出,他应该还挺内向甚至胆小的。



但这里可是擎云楼啊,真正胆小的人怎么可能被擎云楼看中?陆雁和邢雨烟都不是傻子,此刻哪敢小瞧这里的每一个人。



倒是那个谷琢读出了二人神色上的变化,偷偷与二人说道:“别看半半哥现在这样,认真起来的话,这个是这个,连楼主看过一次都称赞有加。”



谷琢说“这个是这个”的时候,做了一个向前刺的动作。



这意思是刺杀?罗半半是个刺杀高手??



陆雁心说,就罗半半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身形要去执行刺杀任务的话,会不会有点太难以藏身了?



但陆雁何等油条,就算心里在吐槽,脸上看起来依然无比诚挚,此刻正追问罗半半道:“罗兄今年多大?看起来我们差不多大的。”



罗半半回道:“我今年十四。”



陆雁笑着说道:“那还真是同龄,雨烟也跟咱们一般大。”



说着他便指了指邢雨烟,邢雨烟也礼貌地冲罗半半笑着点了下头。



其余几人此刻也换好了衣服陆续围了过来。几个人之前要么是躲在烟囱里蹭了一身的灰,要么是躲在水缸底,浑身湿漉漉的,那个假扮侯思的人更是做戏做了全套,从面皮到衣服都得换掉。此刻几人干干净净地出现在陆雁和邢雨烟面前,倒搞得二人有些分不清谁是谁了。



率先与他二人打招呼的是一个少年,准确来说是位独臂少年。只听他声音清脆地说道:“我是躲烟囱里的那个,叫唐诺。你俩厉害啊,冒不冒烟这种小事都能注意得到,还特地生火给我熏得够呛哈哈哈,这会儿还想咳嗽呢。”



这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说起话来手舞足蹈的,但也因此更突显了他那条空空当当的衣袖。陆雁本以为一个人小小年纪就没了一条胳膊,性格应该相对阴沉些才对,万没想到这个唐诺竟然如此开朗,而且他完全不是装出来的。



陆雁也是直接,指着唐诺那条衣袖就问道:“你这个......”



邢雨烟赶忙拽了一下陆雁的衣角,显然她觉得陆雁一上来就问这个问题太唐突了。



倒是唐诺用仅剩的那条手臂挥了挥,对邢雨烟说了句“没事儿”,随后就向二人解释起了缘由。



原来唐诺出生在霜华道,那里的一年四季中有三季都是冬季,山脉与河流常年被冰雪覆盖,时不时还要承受来自北方极地的暴风雪肆虐。在霜华道内,位置越靠北,生存的环境就越恶劣,而唐诺一家便生活在霜华道最北部的一个小村子中。



唐诺六岁时,村子经历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不仅村子顷刻间被夷为了平地,被暴风雪裹挟而来的一根冰柱也直直扎进了他的右臂。等到他们逃离了风雪来到一个大镇之时,唐诺的胳膊也早就保不住了,无奈之下只好选择截掉。



两人还在想着该如何安慰他,却听他感叹道:“幸亏扎到了手臂上,这要是扎进大腿里,我可没法倒立着上山,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了山就入不了楼,那才是真的惨。”



眼见唐诺还要再说,那个躲在水缸地的女子打断他道:“得得得,你快别贫了,是不是见到了可爱姐姐话就多啊?”



唐诺冲女子做了个鬼脸,邢雨烟听到也耳朵根一红。



那女子也不理会唐诺的嘴脸,转头对二人说道:“认识一下,我叫司空雨墨,今年十六,应该比你们要大几岁,以后叫我雨墨姐就行。”



还未等二人答话,司空雨墨又说道:“然后我必须要强调一下啊,能被你俩找到纯粹是因为有人抢了我的活儿,不然让我伪装的话,你俩可真发现不了一丝痕迹,知道不?而且这回是伪装成侯先生,我也真没啥兴趣就是了。”



陆雁和邢雨烟都是一愣,这姐是不是有点太傲娇了?被找到就被找到呗,怎么还不愿意承认,还搞得自己跟伪装高手一样。二人不约而同地竟都望向谷琢,眼神中颇有求证的意味,没想到谷琢小脑袋竟然一点,眼神中的答案十分坚定——她说的没错!



敢情这傲娇姐还真是个伪装高手?



被司空雨墨暗中贬损了一顿的那男子闻言笑着说道:“确实是我主动申请伪装成侯先生,抢了雨墨的位置,而且还伪装得如此失败,惭愧惭愧。对了,我叫叶知北,今年也十六,若不嫌弃的话以后可以喊我声叶哥。”



俩人刚想开口,就看到司空雨墨甩了一个白眼嘟囔道:“切,又装知心大哥哥。”



叶知北听到了也只是笑了笑,神情中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气愤,而是笑着对陆雁和邢雨烟说道:“对了,还不知你二位?”



陆雁和邢雨烟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一直都是对方在介绍,根本没给他俩开口的机会,对面五人都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呢。



邢雨烟便连忙对几人说道:“大家好,我叫邢雨烟,今年十四岁,来自安澜道,家中做些小生意,之后还请多多关照。”



陆雁也有样学样地说道:“各位兄弟姐妹们你们好,我叫陆雁,也是十四岁,来自相望道,家中......没啥,之后也请大家多多关照!”



“嗯,大家一起努力。”



“看你们表现吧。”



“那必须的啊!”



“好......”



“耶!人多就更好玩儿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