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四十一章:最后一人

时间已经过半,但还有两人没找到,而且既然到现在都没找到,就证明两人藏得确实够深。陆雁与邢雨烟就差把六间瓦房翻个底朝天了,却仍是一无所获,此时,不远处的一个地方吸引了邢雨烟的注意。



之前二人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在几间房子上,毕竟房屋最易藏人,却也因此忽视了几间房屋之外的地方。



‘载云舟’是新人弟子吃住以及练习技能的地方,因此周边设有一圈各式各样的设施,有陈列各类短兵的武器架,有调制药品的案台,有练习刺杀的假人......



假人?假人!



邢雨烟眼睛一亮,用眼神示意陆雁后,俩人便直奔那几个或由稻草或由木头制成的假人而去。假人一共只有四个,两个稻草扎的, 两个木制的,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邢雨烟本想用手扒开稻草假人先看一眼,却看见陆雁直奔武器架而去,先是取了两把匕首,又扔给她一把,然后一脸坏笑地对她说:“咱俩第一天入楼,先比比刺杀功夫吧?”



还没等邢雨烟回应,陆雁直接一匕首就插进了稻草假人的胸膛,还好没听到惨叫声,陆雁更是能演,抱头就懊恼了起来。



邢雨烟也被陆雁夸张的演技逗得直开心,其实她能确定眼前这个稻草假人里是没有人的,但她也学着陆雁,先是娇喝一声,而后也把匕首直直插进假人胸膛,竟直接把那草人给捅了个稀烂。



刺完这一手,邢雨烟甚至还说道:“嗨,稻草人也太不结实了,我们去试试木头假人吧!”



陆雁笑答道:“正有此意!”



一个不过十岁的男孩正躲在最后一个木头假人里,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了,心说哥哥姐姐啊,你俩是来找人的,不是来杀人的,怎么直接动起匕首了啊!



此时一阵山风吹过,两只草人被吹得左右乱晃,而那两只木头假人却呈现出了不一样情况。陆雁与邢雨烟见状会心一笑,准备继续表演。



陆雁故意大声说道:“昨日我爬山时悟出了一招,名曰断头刺,出手极其狠辣,你可看好了!”



说罢,陆雁双手握匕,狠狠插入了第一只木头假人的脖颈处。其实陆雁哪懂得什么狗屁招式,全凭一股蛮力,结果还真把木头假人给刺了个身首分离,圆滚滚的木头脑袋被他捅出去老远。



陆雁见状也得意地说道:“怎么样?威力不俗吧?”



旁边那只木头假人里的男孩已经看傻了,这是来真的?



好在男孩身高不高,此时脑袋正位于假人的胸口处,若是外面那少年故技重施,他倒也能逃过一劫。只是还没等他高兴太久,外面那少女的一番话就吓得他恨不得赶紧蹦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雨烟也被陆雁这一下吓了一跳,语气倒真有几分真挚地说道:“果然厉害!前几日我亦有所领悟,我这一招名曰断鱼肠,看招!”



藏在木头假人里的男孩彻底傻眼了。断鱼肠,断鱼肠,这听起来就是攻击腹部的招式啊!木头假人的腹部可正对着自己胸口,挨上这一下哪还有个活?



可那少女已然出招了,时间还来得及吗?



砰!



啊!



两个声音几乎重叠在了一起。



刚刚那一瞬间,脱身肯定是来不及的,所以藏身于木头假人中的男孩只得紧闭双眼,大喊了一声。这一声嚎叫可是真够长的,长到连男孩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了。我叫啥叫啊?身上并未感觉到一丝疼痛啊?!



难道是对方臂力不济,这下并未刺穿外壳?



正当他想着要不要当做无事发生时,继续躲在里面时,就听到外面一个声音说道:“还装呐?都叫那么大声了,真当我们听不到?”



男孩这才认命,先是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然后挣扎着从木头假人身体中爬出来。爬的过程中他顺带着瞟了一眼两个未来的同门,那姐姐长得倒是挺可爱的,只是那哥哥怎么看起来流里流气的?



第四个了!还差一个!



但放眼望去,似乎真没什么地方能藏人了,除非那第五人把自己埋于地下,那他俩就真没办法了,就算真去刨地,时间也来不及。



但陆雁还是不死心,把自己的所思所想说与邢雨烟听。



“你说,第五人会不会是个死人?”



邢雨烟听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颤颤地回到:“不......不会吧?”



“那侯思可没说过人是活的还是死的,万一呢?就埋在咱脚下?”



“快别说了,吓死人了。”



陆雁想了想也觉得那侯思还不至于玩这种无聊的文字游戏。



两人已经把瓦房内外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有什么发现,那第五个人究竟在哪呢?



此时二人就听到侯思在远处喊道:“还剩一炷香,抓紧时间了!”



陆雁心里一紧,时间太少了,现在又完全没有头绪,倒是邢雨烟正在那低着头沉思着什么。陆雁本打算再去寻找一圈,虽然机会渺茫,但也只能如此,只是还未等他动身,邢雨烟便皱着个眉头望向他说道:“你有没有感觉侯先生刚才说话的语气中,似乎有一些......得意?”



陆雁稍被提点就读懂了她的话中话,赶忙回忆起了脑中与侯思有关的所有场景。与蔡爷爷说话时的侯思是毕恭毕敬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登楼时也只与我俩说过一句话,说得极为言简意赅;吃完早饭后再见侯思,他的话好像不仅多,语气还极为不善,特别是对邢雨烟说了一句“你最好哪也别去,就在这看我”,威胁的味道极重。



可当时陆雁只觉得是侯思原形毕露了而已,但经过邢雨烟这番提醒,他又回味了一下侯思刚才说的让他二人抓紧时间的那句话,他确实隐隐感觉到了一种不自然的感觉,侯思像在刻意表演什么!



一想到表演,陆雁脑子嗡地一下就闪回到聂饮和吴虞在他面前表演情投意合、欲拒还迎的那幅画面。没错,就是表演!只是相比聂饮和吴虞的表演,侯思的表演略显刻意,每句话都有些用力过猛,那么......



陆雁望了一眼邢雨烟,邢雨烟也看了一眼陆雁,二人点了点头便朝侯思走去。



侯思见状也恶狠狠地看向他俩,见他二人站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便问道:“怎地?找不到人准备放弃了?”



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已经找到了。”



侯思笑问道:“若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只找到四人吧?第五人在哪呢?”



倒是陆雁说道:“若我没记错的话,在带我二人面见楼主的路上,你曾说过新人弟子算上我俩一共就只有六人。”



侯思略作思量地说道:“那定是我当时说错了,新人弟子确有五人,算上你俩一共七人。”



陆雁与邢雨烟相视一笑,陆雁甚至大胆地拍了拍侯思肩膀说道:“老兄,别装了。”



侯思见陆雁竟敢如此没大没小,一双小眼睛当即眼睛瞪得溜圆,一边想扣住陆雁的手腕,一边对陆雁喊道:“放肆!”



陆雁倒也灵巧,手腕一扭就如游蛇般脱离了侯思的那一扣。



邢雨烟在一旁则微笑着说道:“这位假候先生,你已经上当啦!侯先生当时并未与我二人透露新人弟子的数量,你却还在改口说自己当时说错了。所以你就是我们要找的第五个人,只是易容成了侯先生的样子,对不对?”



侯思本还想继续争辩,表情都拿捏好了,却听到身后一个声音说道:“行了,别演了。”



陆雁和邢雨烟也扭头望去,只见真正的侯思正朝他们缓步走来。他俩看了看真侯思,又瞧了瞧假侯思,讲真的,仅从面皮上看,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得亏邢雨烟心思如发,陆雁又恰好见过更高级的表演,不然还真的很难想到这第五人竟是一直在盯着他二人的“考官”!



真正的侯思此刻也走到二人面前,虽然面容依旧不善,但眼神中却多了一丝不被察觉的东西。只听他平淡地说道:“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吧。”



说罢,他便又自顾自地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