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四十章:第一课

擎云楼所有未过六试的新人弟子吃住都被安排在一起,吴虞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排瓦房说道:“喏,就是这儿了。”



陆雁与邢雨烟闻声望去,位置还真是偏僻啊,只有几间瓦房狭长地排布在一起,远看好像一艘孤舟。那个侯思此刻正站在“舟头”,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在等着他二人。



虽然吴虞说过侯思人不错只是有些严格,可是光看他的相貌和气质就很难让人喜欢起来,一想到要与他相处,陆雁就感到头疼。身旁的邢雨烟倒是比之前多了不少干劲,两只眼睛都能冒出光来,看来对她而言,古同希要比这个侯思还可怕。



侯思见到二人也未有什么寒暄,直接转身并示意二人跟上,边走边说道:“这里是‘载云舟’,所有你们这些废物新人弟子的第一站,如今算上你们两个共有七人。”



还未等两人答话,侯思便又说道:“现在开始你俩第一课——找人!”



什么?刚来就上课?连声招呼都不打?还找人?我认识其他人长什么样吗我就找?



一连串问题直勾勾地写在陆雁脸上,邢雨烟也十分不解,似在等着侯思多说点什么。



侯思八字眉一挑,小眼睛斜视着二人说道:“怎么,听不懂人话?去找人啊,除了你俩还有五个弟子在这‘载云舟’里,两刻钟之内找到五人可免受责罚,若无法在两刻钟内找齐,今晚就别吃别睡了。”



陆雁和邢雨烟能听出来对方并没有在开玩笑,看来这真的是第一课!刚刚才累死累活地爬上了山,闯过了第一重考验,这马上第一课又来了,这擎云楼是不是有啥大病,喜欢一上来就折磨人?



不过就这么几间破房子,人能藏到哪去?陆雁心说别说两刻钟了,两分钟就能给你找齐喽。



邢雨烟此刻还是疑惑地盯着侯思看,侯思见她那样便冷笑着说:“行,你看吧,现在开始计时,你最好哪也别去,就在这看我!”



一听开始计时了,陆雁立刻动身走进第一间房屋内,屋子里只有两个房间,看起来是宿舍,总共屁大点儿个地方,两眼就瞅完了,哪有什么人影?他不死心,又赶忙去了第二间、第三间瓦房,同样一无所获。陆雁这才回头看了眼那尖嘴猴腮的侯思,心说不会是这老猴子耍我呢吧?这里总共就六间瓦房,三间都空空如也,另三间大概率也是如此,哪有什么五个人?



此时邢雨烟也行动起来,直奔那间冒着炊烟的瓦房,推门一看原来是厨房,刚蒸好的一屉馒头就摆在灶台上,盖着盖帘。陆雁见状也跟了进去,就看到邢雨烟正奔着那一堆馒头而去,心想这姑娘看着苗条,没想到还挺能吃,刚才那一顿胡吃海塞都还没饱,到这也要再啃上俩馒头?



却见邢雨烟只是摸了摸露在盖帘外的几只馒头便回头对陆雁说道:“这里确实还有别人。”



她指了指刚摸过的馒头说道:“若这般露在盖帘外头,馒头很快就会凉透,可这几只馒头依然温热,就证明这盖帘刚掀开没多久。刚才我们一直跟侯先生在一起,所以不会是他,那就肯定另有他人。”



“而且......”



她又指了盖帘的豁口处,陆雁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才看到这一屉馒头竟然少了两只,当下心中了然,肯定是被哪个肚皮大的拿走了,此刻正躲在某处吃正香呢。



既然真的另有他人,陆雁也收起了不服不忿的心,走到厨房外观察了起来。



刚那个侯思说了,有五人藏在这‘载云舟’里,人要是想藏基本也只能藏在房间里,定是刚才二人查看得不仔细才没有发现问题。



他立刻找到邢雨烟低声商量起对策。陆雁善攀爬,他决定先去‘载云舟’四周的高点至上而下地观察一番,应能有所发现;邢雨烟善分析,故去查看每个房间的构造以及蛛丝马迹,想必也能发现些端倪。



说干就干。‘载云舟’附近的至高点便是擎云楼中的聆云小筑了,但刚才的一切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敢再冒那个风险,便只上到了一半就朝下观察起来。



从此处望去,陆雁才直观地知晓这里为何叫做载云舟。的确,几间瓦房的排布很有讲究,分别组成了船头、船身与船尾,同时此地海拔极高,云雾飘渺,几间瓦房组成的孤舟倒真像承载着云朵一般。



隔着云层眺望,陆雁还真发现了一个怪异之处!



山上气温极低,除非人境界高深,否则还是要生火取暖。眼下的六间瓦房,除了厨房依旧炊烟袅袅外,其他四间房的烟囱也都冒着烟,除了那间房!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那间房本就无人居住,但更有可能的是有人正藏在那烟囱里,为了不被熏染,故意熄灭了那屋的烟火!



陆雁又观察了一阵,并没有发现更多异样。



陆雁回到‘载云舟’,邢雨烟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陆雁便把自己的猜测告与了她。邢雨烟本就是分析好手,一听此言就笃定必有人藏在烟囱里。于是他俩一个爬到屋顶盯梢,一个在屋内生火,邢雨烟这边生火才不过一炷香,陆雁那边便看到一颗黑乎乎的脑袋从烟囱中探出,不停地咳嗽。好不容易喘上口气后便说道:“别烧了,别烧了,算你找到我了!”



找到一人!



还剩四个!



找到第一人后,邢雨烟又回到了厨房中,她还是很在意那个偷吃馒头的人。因为她刚才就发现这间厨房只有正门一个出口,窗户的大小并不足以通过一个正常人,所以,起码那个偷吃馒头的人此时应当还在厨房之中!可这间厨房就这么大,人能藏在哪呢?



陆雁也跟着邢雨烟一起发呆。忽然,他一拍脑门,心说怎么我使得招儿我自己倒给忘了呢!他便立刻开始趴在地上寻摸了起来。



厨房本就不大,他摸来摸去没一会儿就摸到了几条不同寻常的缝隙,他转身拿起菜刀就卡在缝隙之中开始往上撬,竟还真让他撬起了一块极不显眼的木板。



地窖嘛!陆雁熟啊,当初拯救一百两就是靠地窖才玩了一手灯下黑。此时同样厨房,同样是藏人,他便想到这里也可能有地窖,这一找还真就找到了。



地窖中还真有一个人,看样子在被掀开窖门之前,他应该是一手一个馒头地吃着正香,此刻看见陆雁正拎把菜刀狞笑着望向自己,竟觉得有点瘆得慌。



找到两人了!



邢雨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内心此时有些焦急,毕竟能找到前两人都是陆雁发现的主要线索,自己最多算个帮工,并没有什么实质贡献。



但邢雨烟并没有隐藏信息更没有独自行动,而是对陆雁说道:“剩下三人中,起码有一人是女性,因为我在其他房间中看到了女性衣物和用品。”



对于女性,陆雁真算不上了解。阿絮在她眼中还不算女性,只算个女孩,跟时雅也只有短暂的相处时间。所以陆雁基本不太清楚女性的生活习惯,就更不知道女性会藏在哪里了。



于是他疑惑地看着邢雨烟,期待着她能再说点什么。邢雨烟稍作思考后说道:“看衣服款式及用品,对方的年纪应该比我稍大,而且女性一般不会选择脏的地方躲藏,这是天性使然,所以像烟囱、厕所这种地方可以排除掉......”



就在俩人站在厨房中思考其他人的藏身之处时,厨房中有一个女子已经快憋不住气了。



这女子本想二人定会先发现地窖,在找到地窖中的人后,厨房大概率就会被对方排除掉,转而立刻去其他房间继续寻找。可她没想到这次的新人竟然如此不紧不慢,还站在这里分析上了。女子心说快别分析了,快动起来吧,时间只剩下一刻钟了!



原来这女子竟然躲在了盛满水的水缸中!



厨房的水缸本就不小,此刻又盛满了水,打眼一看里面黑乎乎的。所以哪怕有人站在水缸旁舀水喝,只要不仔细往里看,都发现不了紧紧贴着缸底的女子。



只是两人进入厨房已经好几炷香的时间了,期间她一直没找到机会换气,此刻已然要憋不住了。



结果就在这当口,她又听到了一番让她绝望的言语。只听邢雨烟说:“这厨房里应该还有人,而且很可能就是那女子,因为这里闻起来有一种不属于厨房的香味。”



陆雁问道:“会不会是你身上的味道?”



邢雨烟摇摇头说道:“不是,我很清楚我的味道,而且这几天过后,我身上的味道已经很淡了。”



原来邢雨烟的父母就是做香料买卖的,虽然生意不大,但邢雨烟打小就开始接触各种香料,对于分辨气味还是很有信心的。此时,她就在厨房中闻到了一种来自于盘洼道的特有香料味,而这种香料是绝无可能做成调味料的,那便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陆雁相信邢雨烟的判断,而且厨房就这么大点地方,地窖又刚刚找过了,还能藏到哪?邢雨烟却发现,她身在厨房的这段时间,空气中的香料味竟有渐浓的趋势。于是她赶忙又仔细回忆了一遍那个香料植物的习性,还真让她抓住一个突破点!



这种香料植物之所以能被发现,就是因为盘洼道多雨,而这种植物遇雨便会散发出独特的香味,所以才会被人拿去制作香料制品。厨房里当然不会下雨,那就很明显了——是有水的地方!



邢雨烟扭头就走向那口大水缸,刚想垫着脚往里仔细瞧瞧,就被一颗从水中探出的脑袋溅了一身水。只听那女子说道:“你俩是不是存心要憋死我啊?!”



陆雁与邢雨烟赶忙将那女子从水缸中扶出,而后相视一笑。



第三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