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三十八章:就三刀

遴选试的擂台被设置在城外,当然不是为了照顾不能入城的许青蔓,而是考虑到高手过招往往破坏力极强,因此设置在荒郊野外最为合适不过。



两场半决选,另一场先打。对阵双方名头也都不小,但更多还是运气比较好,一直没有抽到卢羡或者许青蔓作为对手。因此,除了双方的亲信朋友,第一场遴选试压根儿就没多少人在场。此时二人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明明都走到半决选了,怎么如今反倒连盘开胃菜都算不上了,稀稀拉拉的助威声还不如没有。二人此刻想法出奇地一致,那就是赶紧决出胜负,真丢不起这人了。



毕竟卢羡与许青蔓的对决既是半决选亦是决选,这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



二人不痛不痒的比试已经接近尾声,看起来高家的二儿子高渠胜算更大,只是高家人连同高渠自己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与此同时,卢羡和许青蔓也陆续来到场地各自做着准备,这片荒郊野地也终于热闹了起来。



因为跟着城主,岩亮得以坐在了一个视野极佳的位置。他放眼望去,只见方园二里内密密麻麻全是人,招呼声、叫卖声、喊人声此起彼伏,别说哀牢族的寨子了,就算一些中等城池的集市恐怕都没这么热闹。



岩亮一眼就看到了许青蔓,因为实在太好找了。一个女子,周身五米内竟无一人,其他地方都是肩挨肩背靠背的,此处也就显得尤为扎眼。



首场遴选终于结束,高渠以微弱优势晋级决选,本该迎接全场欢呼的高渠,听到的却是满耳的“快下去吧”、“别磨蹭了”,他恨不得立马跳进脉河里淹死算了。



卢羡一登场,全场便欢呼了起来。一来卢羡人长得俊美,是多少女子的梦中情郎;二来卢羡平日里完全没有架子,是个尊老爱幼的热心肠,所以人缘极好;三来对面可是那黄毛狐狸,万没有支持她的道理吧?



而等到许青蔓登场,全场噤若寒蝉,安静到谁放个屁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一来许青蔓确实没什么亲朋好友,向来都是孑身一人;二来谁也不敢起哄甚至发出嘘声,不想活的话倒可以试试。



而看热闹的人似乎已经熟悉了这样的差异,只是等待着那意味着比试开始的钟声响起。



但先响起的不是钟声,而是一个稚嫩的加油声:“橄榄姐姐加油!!!”



许青蔓闻言,面向岩亮的方向微微一笑。橄榄姐姐?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是橄榄,但还挺好听呢。



比试开始!



二人谁都未动,似在等对方先出刀,又似在等对方先说话。最终还是卢羡开口道:“既然你我境界相仿,习的又是同碑同谱,不如摒弃繁杂招式,只出三刀,一境一刀,三刀过后胜负自然分晓。许小姐意下如何?”



古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城人人同宗同源,刀法的招式套路对外人来说可谓新奇至极,可对内而言却再熟悉不过。而且古窟城人人习刀也不是为了自相残杀,也就没有在繁杂招式中暗藏杀机的必要。



许青蔓刚刚欲言又止也正是因此,此刻听到对方提出如此建议,便一口应允。



其实相比前一场的花架子,人们也更希望看到这般直接彰显功底的比试。刀嘛,本就是战场上的攻杀利器,讲究的从来都是实用和凝练,而不是无意义的套路。



来了!第一刀!



按照刚才二人定下的规矩,第一刀应是控制在绝息境上的比拼!



绝息境,顾名思义是断绝气息的意思,作为杀三境中的首境,入此境便意味着可以真正置人于死地,真正可令人断绝气息!同时,绝息境也是判断绝大多数修士与武人能否登堂入室的重要标准,若年纪轻轻便能踏入此境,那无疑会被认为是前途无限;若半生挣扎,反反复复仍徘徊于门外,那便是实打实的没有天赋,莫不如早早寻个其他营生。



而此刻出刀的二人,跻身绝息境的年龄分别是十一和十三,足以让外头世界的各大宗门大为震惊。



卢羡聚气凝神,随后一刀横扫而出,擂台上瞬间狂风大作,如恶兽张开巨口的怒吼。



许青蔓立于风中岿然不动,黑衣随风鼓荡,一头金发亦如金蛇狂舞,更为她增添了一丝鬼魅气息。只见她一双绿眸微微一眯,负于身后的耶和华悄然出鞘,许青蔓右手轻握刀柄,左腿后撤一步,自下而上地竖着挥出了平平无奇的一刀。



擂台上的狂风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连二人刚才随风鼓荡的头发与衣服也都纹丝不动,擂台上就如静止了一般,连一丝呼吸声都听不到。



面对这一刀,莫说人了,若风会呼吸,此刻也得屏住气!



台下的人此刻也看傻了眼,他们之中也有不少是绝息境,却从未意识到至臻至纯的绝息境竟有如此威力。也得亏双方是卢羡和许青蔓,若是换做他们之中的谁,恐怕面对刚才那两刀,都没法活着走下擂台。



卢羡此时眼神虽还坚定但心情却很复杂,因为以他的标准来看,第一刀是他败了。



这一刀名曰风吼,是他领悟的独门招式,挥刀时产生的狂风会让对手喘不上气直至闭气而亡,那种绝望要远比一刀毙命来得痛苦。他当然清楚许青蔓不会如此轻易就被击败,可也万没想到对方甚至没表现出一丝不适,更令他觉得有些不齿的是对方那还礼一刀不仅让狂风瞬间止息,更是让他下意识地不敢喘气。



最终,这种诡异的安静被卢羡一口重重的吐气声打破。他没说一句话,只是潇洒地收刀,站定,闭目,呼吸。



突然!卢羡刚刚收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刀再次出鞘,不同于之前的狂风不止,这一次的刀出得无声无息。



若说绝息境是从肉体层面杀死对手,那么折魂境便要更上一层楼,是对天、地、命三魂的拷问。



人生来便有三魂,抛开道教玄之又玄的解释,换做常人的叫法便是精气神儿。很多修行者明明肉身已经陨灭,却仍能靠着那口气迟迟没有断绝,甚至还能继续以命换命,这便是魂的威力。而不同的人又会运生出不同的魂,也就是支撑起每个人的信念所在。



卢羡这一刀看似水波不惊却又饱含深意。旁支出身,不受重视,天赋异禀,福从天降,刻苦练刀,戒躁戒躁,与人为善,卢氏砥柱,未来家主、准现世者......有太多太多东西都藏在这一刀之中,仿佛他挥出去的并不是刀,而是自己十几年来的所思所想。



许青蔓也读出了这一刀所蕴含的意味。她对卢羡了解得并不多,只知他是卢氏家族中最具天赋的青年,此时突然读到了对方刀中的所思所想,竟也莫名有些感伤。



只是卢羡怎么都想不到,支撑着许青蔓一直走到现在的东西是什么。不是寻常人家的喜与怒、得与失,而是她眼中所“看”到的冷漠、厌恶、愤怒、生离、孤单、生离和死别。这些东西里没有一样可以杀死她,而她同样也不敢忘掉这一切。



既然忘不掉,又怎会败于卢羡这一刀?



耶和华如沉睡了一般悬停于许青蔓身前,自此,卢羡那一刀便再也未进分毫。



再败!



虽然围观群众看得云里雾里,但卢羡却心知肚明,第二刀自己仍未占到任何便宜。这位俊雅的卢氏未来家主“望”向对面这个怪异女子,神情复杂。按理说两刀已过,自己均败,第三刀已没有再比的必要了,而且仅从折魂境的底子来看,自己已然与她有着不小的差距,就算再提一境,差距也只会越来越大。他倒是无所谓自己难堪不难堪,但现在的他代表的不仅是自己,更代表着卢家,甚至,他也代表着古窟城绝大多数人。



还要继续吗?



卢羡的自问自答还没有答案,只听对面的许青蔓轻声说了句:“还有一刀。”



是啊,还有一刀,自己苦练刀法近十年,虽然身份地位变化巨大,但那份刻苦却从未改变。所以,这第三刀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就当是给自己的一个交代吧。



想罢,卢羡再次打起精神,银眸闪烁,一刀斩出!



许青蔓似也在等他回过神来,这才轻轻一顿,蓦地转身收刀入鞘。



忽然间,卢羡只觉得自己坠入到无边无际的混沌之中,脑中没有任何想法,心火也就此咻地熄灭。



何为断灭?万念俱断,神形俱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