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三十三章:女鬼

罕梦被失心疯的岩腊打得不成人形,她也想过一了百了,可家中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外头更有一个被自己狠心送走的岩亮,她不能死,起码现在不能死。



岩腊心意已决就是要把岩亮送去做祭品,在打骂完罕梦后便找到族长,说自己要带队去搜寻岩亮,他大概知道岩亮会去哪里。



老族长其实也于心不忍,但一考虑到全族存亡,仍是应允了下来。果不其然,岩腊带人搜寻了几处岩亮平时常去的地方,竟然都一无所获,他们不得不扩大搜索范围,可这样一来效率也低了许多。



另一边,岩亮听从了母亲的建议,特地绕开了自己常去的几处地方,再加上他身形瘦小,隐匿起来也十分方便。如此躲躲藏藏过了两天,岩亮都没有被发现,而搜寻他的队伍已经向错误的方向走出去老远了。



只是岩亮也遇到了问题,他迷路了。



为了要避开自己熟悉的地方,岩亮也不得不走了许多自己不熟悉的路,再加上高度紧张的情绪,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好在吃的还剩一半,暂时不必为了饿肚子而发愁。



又边走边藏地过了两天,岩亮发现身边的环境愈发陌生,这下他真有些慌张无措了。更要命的是母亲准备的吃的已经所剩无几,他自己又缺乏在野外辨别食物的能力。野外虽然很多东西看起来都很鲜甜可口,可是每个部族的孩子都知道,若是敢乱吃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丛林植被茂密,本就容易迷失方向,加之身处在陌生环境中,更让岩亮找不到回家的路。在岩亮的认知中,若是迷路就要向高处走,因为只有身在高处才有可能看到村落或者标志性的地标。尤其是哭喊岩,那是一大片岩石群,若站到高处望应该一眼就能看到。



于是岩亮便打定主意,哪里高就往哪走。如此走了大半天,岩亮发觉周边的植被愈发稀疏,脚下踩得也不再是松软的土地,而是多了很多硬邦邦的石头。



岩亮一路向上走去,终于走到了一大片崎岖不平且不长任何草木的悬崖之上。悬崖地势很高,岩亮站踮起脚尖望去,一眼就看到了极远处在翠绿环绕之中那片光秃秃的岩石阵,是哭喊岩!



岩亮积攒了多天的眼泪一下子便夺眶而出。今天已是他离家的第六天,按照约定,母亲此刻就在那片岩石阵中等着自己呢。



兴奋的岩亮甚至一路小跑了起来,却突然听到咔咔的声响传来,脚下也随之一空,而后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悬崖之上!



曾有堪舆师从盘洼道归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并总结了两点精髓:一是不能以貌取人,莫要觉得当地部族貌似贫穷落后就心生轻视,否则定会后悔至极;二就是不能“以貌取地”,有些看起来平整肥沃的土地很可能就是陷进去就再也不出来的泥沼,而有些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岩石可能还没公子手里的扇子结实。



岩亮所在的这片悬崖看似遍布着崎岖坚硬的石头,其实是典型的徒有其表,这种灰色岩石的质地可谓极脆,稍微承受些重量便会开裂崩碎。本来以岩亮的重量还不至于踏碎这种灰色岩石,但奈何岩亮这一跑,脚下的力量一大,本就质地脆弱的灰岩便再也撑不住了。



只是让岩亮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一坠竟似没有尽头一般。好在他周身有许多藤蔓附着在岩壁上,他随手一抓就能减缓下落速度,有几处他甚至是坐着藤蔓滑下来的。这一落磕磕绊绊地得有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下落的过程中,男孩既目睹过庞大虚无的黑暗空间,也穿越过只有一人宽的狭窄缝隙,有过速度极快的下坠,也有过优哉游哉地滑行。但自始至终,岩亮脑中只有一个想法:不能摔死,得活下去。



当岩亮都记不清自己到底下落了多久后,突然,他隐约感觉到脚下有光亮泛起,而原本茂密的藤蔓也稀疏了起来。渐渐地他双手无处可借力,只能直直地朝着那处光亮滑去。



绝望的岩亮紧闭着双眼,忽然就感觉周身一空,耳朵也蓦地极为不适,他知道自己应该是落入到某个空间里了。只是还未等他睁开眼,就噗通一声砸到了水中,差点将他砸晕过去。



无孔不入的流水,让岩亮极为难受,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自己到底在哪里。他只是憋足一口气就开始向上游,双脚在水中猛蹬了几下,脑袋竟就浮出了水面!



是地下河!自己幸运地掉进了地下河里!



劫后余生的岩亮漂浮在宽阔的地下河中央,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来自地底的空气。顺着他的头顶向上看,只见凹凸不平的岩壁上竟有无数个大小不一的洞口,远远看去就如马蜂窝一般。



而等到岩亮转过头要游到对岸时,他傻眼了,因为对面岸上竟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如游魂般的女子,她眼蒙黑布,身穿黑袍,头发金黄,皮肤苍白!



岩亮生长在盘洼道,自然听说过那个传说。



相传盘洼道许多地方的地底深处都有怪异声响传出,那声音或哭或笑,或低吼或嘶嚎,甚至还有人听到过地底传出铁链拖地和白骨挠墙的声音,被描述得极为恐怖。有人断言,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就在这盘洼道之下!



渐渐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些越传越邪乎的话就被大人们用来哄骗哭闹或者不睡觉的小孩。而小孩也会长大,也会为人父母,于是久而久之,关于阴曹地府的传言便成了盘洼道人人皆知的秘密。别看大人敢拿这套话术吓唬小孩,若有人问这些已为人父母的大人究竟信不信阴曹地府一说,他们多半也是含糊其辞的。



而对于岩亮这么大的孩子来说,内心对于阴曹地府一说是深信不疑的,他此刻更是笃定自己一定已经摔死了,不然怎么会看到如此骇人景象。



本想游到对岸的岩亮此时已被吓昏了过去,手脚当即硬直,眼看着沉入河底。而岸边的那个黑衣游魂则一直歪着脑袋,不知在听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岩亮缓缓地半睁开了双眼,身体传给他的第一感觉是剧痛难忍,好似每节骨头都被人打断了一般。他吃力地蠕动了一下身体,却感觉身下十分柔软蓬松,他斜着瞄了一眼身下,自己竟躺在一张大床之上!



难道我没死?可我不是已经看到女鬼了吗?



正当岩亮想坐起身观察一下自己究竟身在何处时,只见一袭黑影推门而出,轻声问了句:“醒了?”



岩亮尽力睁开双眼望去,当即吓了一大跳,只见说话那人一袭黑衣,顶着一头妖艳诡异的金黄色卷发,皮肤更是苍白到没有丝毫血色,正是那个被他以为是女鬼的岸边女子!



他没敢多看,就嗷儿地大喊了一声:“妈呀,鬼呀!”,然后就缩进被子里一动也不敢动。黑衣女子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将手中的汤碗放在桌上,说了句“趁热喝”,便面无表情地离开了房间。



过了好久也不见女鬼攻击自己,更是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岩亮也有些疑惑,这世上竟有不害人的女鬼?



他再三思索,还是决定壮起胆子露出头看看。这一看,岩亮心中倒也没那么害怕了,心说什么嘛,女鬼的家看起来就跟普通人家无异,只是这屋里也太寒酸了些,倒是跟自己家有点像。



的确,这间房间就没什么正经家具可言,除了一张还算舒适的床,也就剩一张方桌和一只凳子。若硬要说这房间有什么不同,应该就是比较昏暗,这还是点了一根蜡烛的情况下。



岩亮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周遭这些东西看起来太熟悉了,完全不像鬼用的。尤其桌子上那碗姜汤,他远远就闻着味儿了,莫非鬼没事也喝喝姜汤去去寒?一切的一切都在激发他心中的那个疑问:



难道我没死?



那女鬼又是怎么回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