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三十章:楼主心里苦

聂奇松听到人已带到,立刻放下茶杯,抬起头笑容温煦地对二人说道:“来,俩娃娃,到爷爷跟前来。”



俩人俱是一愣,还是瘦削男子在身前低声催促了句,俩人才有些迟疑地走向老者。陆雁脑洞奇大,甚至还在想,不会把他俩叫到跟前,然后一人一掌给拍死吧?



看到两个孩子仍是满脸惊惧,老人也有些无奈地笑道:“别怕,爷爷只是长得威严了些,故看起来有些吓人。其实我很和蔼的,不信你们问问聂饮、古同希他们。”



听到聂奇松这番话,在场所有人几乎同时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表示赞同,除了聂饮。这位清冷的冰山美人此刻脸上竟罕见地挂着不少笑意,只是她费劲地抿住了嘴巴,才没有笑出声来。



聂奇松抬头狠狠瞥了一眼几人,也懒得搭理他们,而是转头瞧起了两个孩子。



当聂奇松看到邢雨烟时,他先是一愣,而后看了聂饮一眼,又瞧了陆雁一眼,眼神中颇有些不解,但还是随口问两个孩子道:“俩娃娃都叫什么名字?”



“陆雁。”



“邢雨烟。”



听到两个孩子语气中仍带有些许颤抖,老者也很是无奈,语气便又和蔼了几分地说道:“好听,都好听。”



其实听道老者的语气后,陆雁和邢雨烟都有种既熟悉又疑惑的感觉。熟悉是因为这位楼主的言行与刚才的蔡爷爷十分相像,疑惑的是为什么虽然很像但又如此不同?



老者也还想再争取一下两个孩子的信任,便笑着问邢雨烟道:“女娃这一路没少吃苦吧?尤其是那破云梯,不好爬吧。”



邢雨烟心说该来的还是来了,便鼓起勇气大声地实话实说道:“我爬了三天三夜才只爬到一半,险些被冻死饿死,若没有陆雁相助,我此刻已是一具尸骨,绝无可能站在这里。我自知自己不够资格入楼,但还望楼主莫要迁怒陆雁。我待会便下山,此生保准绝口不提擎云楼半字!”



这些决绝言语从一个年仅十四岁、长相又可爱的少女口中说出,直教老者有些哭笑不得,心说这小小丫头还挺有情有义,为了救过自己一命的小子也敢大声说话了,早这样多好。聂奇松本想伸手摸摸邢雨烟的头,安慰安慰这傻丫头,可手刚抬起就发现邢雨烟浑身微微颤抖,双眼更是紧闭,那小模样似乎在等待他一掌结果了她。



老者心里苦啊,自己这副外表和气势实在太唬人了。他内心其实是极喜欢孩子的,可就因为表里不符,每个刚见到自己的孩子都会被吓得够呛,甚至看到自己都要躲着走,这可让老者心里叫苦不迭。



他知道师弟蔡灵溪颇有孩子缘,便有事没事与师弟请教些方法,蔡灵溪也是倾囊相授。只是不知为何,同样的表情语气换到他身上,孩子就不买账了。



此刻看到邢雨烟那可怜的小模样,老者也只好作罢,便对那瘦削男子道:“侯思,先带他俩下去吧。”



名叫侯思的瘦削男子领命,带两个如获大赦的孩子出了聆云小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下,屋中就只剩下聂奇松、聂饮、吴虞和那个名叫古同希的男子了。



聂饮率先开口道:“弟子于昨夜归楼,但此去相望道并未功成,半路被另一波黑衣人破坏了计划,徒儿猜测应是那......”



还未等聂饮说完,聂奇松便说道:“是庖丁山,此事我已与上面通过气了,上面的意思也是等一等。”



聂饮点了点头,既然师傅已经知晓并上报,其余的她便不用多想了。她顿了顿又道:“另,暗评吴虞一事,徒儿心中已有定论。”



身旁那名为吴虞的男子听闻此言如遭雷击,敢情这一路,自己竟一直被师姐暗中考评?



聂奇松也饶有兴致地发出了一声“哦?”,等待聂饮的下文。



聂饮说道:“吴虞此行并未有超常表现,但也未有过错之处,按理应考评为乙中。”



吴虞闻言心立马凉了一半。他入擎云楼已有八年,从少年熬到了成年,但一年一度的三枢考评,他总是被拒之门外。其实若按刺杀实力,他早就有资格进入三枢了,毕竟吴虞的杀力已是公认的擎云楼前十。但奈何他这人问题也不少,优劣相抵导致考评一直上不去。



他也没想到今年的考评来得如此突然并且由师姐亲自担任考官,只是此刻听到熟悉的“乙中”,他就明白今年又没戏了。毕竟要想进入三枢,考官给予的考评成绩必须要入甲才可以,哪怕是甲下都行。



“但吴虞此行在挑选新人弟子方面出力颇多,对新人弟子也多有照拂,对比他此前的表现,算是有所进步。故综合评定下来,弟子以为甲下比较合适。”



这下不仅是吴虞,连聂奇松以及旁边的古同希都目露震惊,聂饮竟然让人入甲了?这么多年了,凡是被聂饮考评过的人,成绩从未高于过乙上。倒不是聂饮故意而为之,只是因为聂饮一直认为自己各方面水平也就是甲下,她既然没考评到与自己实力相当的人,自然便不会给到入甲的评价。因此,聂饮也被宗门内部一些好事者起了个绰号叫“聂无甲”,意思便是在聂饮眼中就没有入甲一说。



但今年,三人同时见证历史,聂奇松更是好奇地问道:“饮儿,你细讲讲,吴虞这小子是怎么个多有照拂法?”



吴虞一听赶忙看向聂饮,眼神复杂。因为他清楚地记得昨晚当他问聂饮,是否会将他帮忙作弊一事禀报楼主时,聂饮清晰地回了一个“会”字。若让楼主知道自己偷着给那小子准备吃喝,他这还没捂热乎的“甲下”可能又要没了。



聂饮倒是将他二人如何发现陆雁,如何在暗中救下他以及如何替他解决弹弓隐患等事情简要说了一遍,并把大部分功劳都说成是吴虞的。对于他在邙山脚下的所作所为,聂饮却只字未提。



聂奇松听后哈哈一乐,笑问聂饮道:“只是吴虞多有照拂吗?我看你也出力不少嘛。”



聂饮闻言,先是笑瞪了一眼聂奇松,而后就像没听到问题一般,也不回话,露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若在旁人看起来,这可是对楼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主相当的不敬。



但擎云楼里人人知晓,聂饮可是聂奇松的心头肉,女儿在父亲面前撒个娇、装个傻有什么不可以?虽说聂饮并非老人亲生,只是老人年轻时捡来的女娃,但两人的父女情恐怕比亲的还要亲。



身旁的吴虞和古同希对此也习以为常,要说擎云楼里谁敢当面顶撞这位洗念境的楼主,除了身边这位女子,他们还真想不出第二人来。吴虞甚至还偷偷瞄了聂饮好几眼,他其实更喜欢这样的师姐,更活泼、更明艳、更有烟火气,而不是如面对他们时的那般冷冰冰。



看到聂饮故意不答,老者便笑呵呵地转头问吴虞道:“你小子入楼也八年了吧,今年终于能进三枢了,想好去哪一枢没?”



吴虞赶忙恭敬地回答道:“弟子别无他想,只想去斗枢。”



擎云楼共有斗、丹、秘三枢,可被视为是擎云楼核心战力所在,只有宗门内的强者以及在某些方面极为突出者才有资格入选。



斗枢也是聂饮所属的枢,主要负责杀伐任务,枢内都是一等一的刺杀好手。即使强手如林,但如今才二十出头的聂饮已是斗枢的副首领,这倒不是因为聂奇松的关系,而是若单论杀力,聂饮就是板上钉钉的擎云楼第五人,仅次于聂奇松和三枢首领,所以她当然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



老者点了点头道:“你也就适合斗枢,那先暂定如此,回头我与孟杭说一声就是。”



孟杭是斗枢首领,五十多岁,沉默寡言,阴冷无情。而且他眼光极高,对人既挑剔又一视同仁,就算是聂饮,在他治下都没少吃苦头。擎云楼内部一直有个说法,说孟杭的实力与楼主其实在五五之间,二人若过招应是难分胜负,但若决生死,恐怕还是孟杭更胜一筹。之所以没当上楼主,主要还是性格所致。



吴虞闻言又是恭敬一拜,内心其实长舒了一口气,心说得亏有楼主出面,若让他自己与孟枢领说自己入了斗枢,估计就要被打发回来了。好在自己与孟枢领之间还有个师姐,自己多数时候并不用直面那男子。



二人事毕后也出了聆云小筑,屋内就只剩下聂奇松与古同希了。



吴虞还没走出几步,就远远看到已经下到主峰山脚的侯思、陆雁、邢雨烟三人,便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句:“侯哥!”



侯思转头望去,发现是吴虞。他与吴虞关系还不错,便驻足问道:“小吴啊,啥事?”



吴虞继续扯着嗓子喊道:“我早先答应俩孩子要请他们吃早饭,饭后我保准全须全尾地把他俩送到你那去,行不?”



侯思笑了笑答道:“行,那俩孩子我就留这了,巳时务必送回。”



说罢,侯思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自顾自地离去。陆雁和邢雨烟此时才终于松了口气,小声地相互说着什么。



吴虞冲着二人挥了挥手,示意等他一会,然后转头问聂饮:“师姐,还没吃早饭呢吧?一起呗。”



聂饮心情似乎不错,便轻轻点了点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