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二十八章:登顶

邢雨烟立刻就要将棉衣脱下还给陆雁,被陆雁拒绝了。陆雁打第一眼起也觉得棉衣奇怪,此刻算是知道原因了,少年虽然在许多事上脸皮都极厚,但显然还没厚到可以面不改色地穿女装,尤其还有个少女在侧的前提下。所以他利用剩余的包袱布与松树油做了支火把,既能缓和自己,也能照亮前路。



此时丑时已过半,距离天亮最多还有两个时辰,而他们还有四千级台阶要爬。若是陆雁单独行事,恐怕使使劲儿还有希望,但望了望身旁的青衣少女,他心知多半是要耽误些时间了。



陆雁闹钟突然闪过一个问题:刚才少女说自己叫什么来着?邢雨烟?还是邢烟雨?



其实不只女性,男性也会有很多奇怪的心思。比如若是人家告诉过你姓名了,你还记不住,甚至还叫错,那就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还不如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他清了清嗓子,比较自信但也略带试探地说道:“雨烟?”



青衣少女轻轻嗯了一声,自己果然没记错,是雨烟!



刚才二人又是烤火又是吃喝,体力恢复了大半,此刻除了陆雁还有些冷之外,二人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比较不错,于是就一边爬山一边攀谈了起来。



原来邢雨烟竟来自安澜道。因为气候原因,安澜道常年雨水不断、烟云袅袅,她出生那天便是个阴雨天,故也有了雨烟这样一个诗意的名字。



邢雨烟家中不算富贵但也不愁吃喝,也愿意花钱送她去读书识字,相比一般女娃已经幸福很多了。若真算起来,邢雨烟当是个小家碧玉,一直都被家人保护得很好。



但也正因为如此,邢雨烟自幼便话不多,又没什么交心朋友,所以导致她性格有些内向甚至怯懦。她父母倒是对开明人,觉得女儿不能一直这般不争下去,便常催着邢雨烟不要天天束之高阁,而是要出去多和同龄人玩在一起。



安澜道近些年十分流行一种游戏,是将一些发生过的凶案或奇闻做成文本故事,一般五到八人围坐在一起,共同参与断案推凶,深受年轻人喜欢。邢雨烟在被迫玩过几次后也觉得比较有趣,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她发现自己玩这类游戏时竟然天赋异禀,她往往能发现很多旁人遗漏的细节,并且在还原事件真相方面有种天生的嗅觉。她的还原与事件真相基本都八九不离十,以至于邢雨烟已经被一起玩的小伙伴们冠以“邢捕头”的美誉了。



也是因此,邢雨烟才被擎云楼的人所注意到。虽说只是个游戏,但邢雨烟对事件细节的观察与筛选,对事件走向的判断和预测都足以说明她在某些方面是极有天赋的。而且,她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女,若用心加以雕琢,很可能会成为一道令对手极为头疼的幕后战力。



一个刺客门派当然不可能人人都是一击必杀的刺客,总要有人在幕后运筹帷幄,况且带她来的那人也曾明言,邢雨烟在修行方面的资质虽称不上顶尖,但也不错。若培养得当,会是个智武双修的全才,只是缺点也很明显,太过怯懦。



寻常人家的孩子能被宗门选中做弟子,在当时是仅次于入朝为官的选项,已经够得上光耀门楣这个说法了。邢雨烟的父母十分替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感到开心,只是若知晓宝贝女儿差点冻死饿死在山上,不知二人又会作何感想。



邢雨烟自己对于被擎云楼选中则没有太多想法,她其实很不理解擎云楼为什么会选中她,断案游戏玩得好就能入宗门了?当然,她更不看好的是自己,自己哪是什么杀伐果决、决一生死的人啊。她权当这趟是出来见世面了,几年后大概还是要回到父母身边,嫁个差不多的人。



两人结伴果然要远强于一人独行,二人各自讲完自己的一些故事后,竟然就已接近第九千级台阶。更让陆雁吃惊的是,二人走到这里竟然才用了一个时辰多一点!他能看出身旁的邢雨烟一直在硬撑,但这也让陆雁更加佩服这个看起来柔弱无骨的少女。



在第九千级台阶附近,陆雁毫不费力地找到了最后一份补给。这也是邢雨烟第一次亲眼看到补给的样子,新鲜的瓜果、精致的糕点就那般藏在树后,随手一取便能拿在手中。此刻她既羡慕又难过,羡慕少年有人暗中相助,难过自己却差点死在这万步云梯上。



陆雁甚至不敢去看邢雨烟的神情。他十岁后就多混迹于市井,察言观色是必备技能,此时他不用看就知道邢雨烟的表情,更能理解她的心情。



于是他故作轻松地道:“其实马上就到了,咱随便垫吧两口,剩下的就埋在这儿吧。”



邢雨烟不解,为何要把这来之不易的瓜果糕点埋在此地?



陆雁眼看计策成功,邢雨烟已经从刚才那种悲伤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取而代之的是疑惑,他便说道:“若到了山顶还带着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我们这一路有吃有喝的,那岂不露馅啦?”



说罢陆雁便哈哈大笑起来,邢雨烟也恍然大悟,跟着陆雁一起浅笑着。



俩人简单分食了些瓜果,剩下的便挖了个坑埋起来了。



望了望周遭,二人此时已身在云海中了,估计向上走出这片云海,就能看到那幢擎云楼了。陆雁此刻心里盘算着,只剩一千八百级台阶,距天亮还有多半个时辰,就算倒着爬时间都够了。而且让他有些得意得是,这次不仅自己爬了上来,他还带了一个上来。



接下来的一千级台阶,二人爬得很是轻松,倒不是因为身体突然不累了,而是因为周围的景色实在太过华美壮观。滚滚云海掩映着青山绿松,头顶的云幕时而有光透出,脚下的台阶则直通云上,宛如走在仙境之中。面对此生从未见过的风景,二人早已沉醉,哪里还会觉得呼吸沉重、腿脚僵硬。



继续向上走了几百级台阶,二人愈发觉得不太对,脚下的台阶渐渐变得陡峭起来,落脚之地也越来越小,坡度更是因此变得极为夸张。陆雁抬头望去,最后这五十级哪里还是台阶啊,根本就是一堵墙!



因为角度几乎垂直从而看起来更像一堵墙的台阶,给二人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感,仿佛这堵墙只需再轻轻一推,二人顷刻间便要掉入山下,摔个粉身碎骨。



陆雁也没想到最后这五十级台阶竟如此棘手。他虽不恐高,但也只是相对而言,毕竟脚下可谓万丈深渊,而且如高墙般扑面而来的台阶也让他心里十分堵挺;再看身旁的邢雨烟,此时已经满头虚汗,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时吞咽着口水,显然被这股压迫感给吓坏了。



接下来的路光靠脚是走不通的,必须四肢齐上、手脚并用,是名副其实的攀爬了。



五十级台阶,目测过去撑死也就三丈多一点,其实对于陆雁来说不算难事。现在麻烦的是邢雨烟,她已经四肢发软,抖若筛糠,完全无法凭自己爬上这五十级台阶,若是她就此下山连陆雁都觉得太过可惜。



拽也要把她拽上去!



陆雁心中打定主意,便与邢雨烟大致说了自己的计划。按照计划,陆雁会先行爬到顶,看看可否寻找到绳索一类的东西扔下来,等邢雨烟系牢后,他再想办法把她拽上来。反正只有三丈高,到时邢雨烟若能再用用力,到顶应当不太困难。



若暂时找不到绳索一类的东西,陆雁便先去找那位带他回来的男子,反正那男子已经帮他作过一次弊了,再帮一次又何妨?若男子执意不帮,那陆雁只能忘恩负义一回,以告发他相威胁了。



邢雨烟一听竟然还可能使得陆雁当那忘恩负义的恶人,当即表示不同意,大不了自己下山就是了。陆雁便也对她撂了句实话,说这万步云梯本就是入门的第一场考验,而且考验应该是不限方式不限时间的,只要我们人能站在上面就算通过。所以,只要能达到目的,哪怕是以威胁相逼,擎云楼那边应当也不会在意,甚至还会喜闻乐见。



只差最后五十级台阶了,邢雨烟其实也不想放弃,只是此刻手脚确实不听话,使不上一点力气。听完陆雁的一番话后,她也重新燃起了信心,决定放手一试。



看到邢雨烟的眼神里重现光芒,陆雁也觉得干劲十足,只见他甩了甩胳膊,压了压腿,便向上爬去。



讲实话,除了压迫感和虚无感之外,这道阶梯墙的攀爬难度对陆雁而言真不算高,较之新雅塔都不及。陆雁也是屏气凝神,不去看脚下,只顾向上爬,一炷香都没还没烧完,陆雁便已到顶。



原来山顶之上竟是一块小平地,而平地的尽头又有一小截山峰,一幢幢建筑围绕小山峰盘旋而上,布局简直就像缩小版的邙山,远远看去还真如一座托举着白云的楼宇,想必那便是擎云楼了。



只是此时容不得陆雁多看,他赶忙看向四周,寻找绳索一类的东西。



或许是他们这一路经历了太多艰难困苦,此时终到终点,老天爷也忍不住发了回善心。原来陆雁身旁正好有一口水井,绳长绝对超过三丈,足够达到邢雨烟所在的位置。如此一来,他连小聪明都不用耍了,甚至连力气都能省下不少,只需借用井轱辘转上那么几圈就万事大吉!



其实哪里是什么老天爷发善心。能登临此处就意味着难关已过,擎云楼自要为准弟子送上一份薄礼。考虑到人攀爬到这里时定然已是饥渴难耐,所以擎云楼才在此挖了一方井,井水名曰云中露,一口喝下去清凉止渴、透体舒畅,被很多入门弟子称为救命水。



下面的邢雨烟也没想到绳索竟如此快地就放了下来,更没想到自己几乎都没怎么用力,就被陆雁摇到了山顶。



此刻卯时刚刚过半,太阳恰好也在云海的尽头悄悄露出了头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