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二十四章:星落

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另一侧的文星茴使出了一记速度极快但也因此威力不大的燃字剑,剑身虽刺不到,但甩出去的火焰却击中了蛇尾。然而鞭子蛇本性属水,天生克火,这一下威力又不大,几乎未对它造成什么伤害。只是突如其来的灼烧感还是令他本能地轻轻翘起尾尖,正是这下微微的翘起,让黄星旦幸免于难。



而他身旁的女孩站位更靠近内侧,听到黄星旦呼喊时动作又慢了一拍,蛇尾翘起的幅度本就不够躲闪,她自己又慢了一步,最终未能躲过这一击。



女孩名叫楚星落,当然是入了极星门后才改的名字。女孩出身低微,家中一穷二白,长相也十分普通,便是卖做丫鬟也没人买,父母没办法便把她留在家中做些苦力活,凑合活着。但女孩心地清澈,待人和善,若不是生在这般家庭而是投胎到大户人家,定要被人夸赞一句蕙质兰心。



若说她这一生有无幸福时刻,当年被她师傅在人群中一眼挑中定能算作一个。



近些年,除了固有的几条渠道,极星门偶尔也会到民间选材,这给了很多普通人尤其是穷苦人家孩子鲤鱼跃龙门的机会。这可是整个王朝排名前十的大宗门,进去就意味着一份天大的保障,而且它既不看家世,也不看才学,更不要银钱,只看一样东西——天赋。



那天极星门选材时,她站得远远的,只想看看谁家孩子能有如此福气,也好回家与爹娘说说。当天,几乎家家户户都把自家孩子推到了那群神仙面前,大到有快二十的小伙子,小到有襁褓中的婴孩。只是天赋这东西太过稀罕,说是万中无一也不为过,而且极星门选材本就奉行宁缺毋滥的原则,有些苗子其实打磨打磨也能凑得上数,但在极星门这里一律拒之门外。



就在极星门一行人准备离去时,她如今的师傅不经意间瞧见了一个丫头,眼神明亮,内心清澈,毫无杂质。她师傅本有一门独家的相人术,能看到一个人内里的颜色,只这一眼,她便认定了。



自那天起,这丫头拥有了一段不同的人生,也拥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虽然在同期之中,楚星落不太爱说话,但她却极其热心助人,往往是啥都不说就把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而且她的资质的确出挑,在同期中她的年纪算大的,但学得也是最快的,能进入到这支下山游历的队伍,便很能说明问题。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挑不出毛病的女孩,如今就这般死在了这片滚烫的黄沙之中。



黄星旦甚至不敢去看她的尸首,他怕那女孩一见到自己便会恶狠狠地问他,为什么她死了,自己却活着?



下山之前,楚星落的师傅特地找到黄星旦,说他胆子大又能说会道的,让他在山下多带带星落,哪怕多逗逗她笑也好,等回去了便传与他那门相人术。



如今,楚星落回不去了,自己还有脸回去吗?



黄星旦似乎完全忘记了那条鞭子蛇的存在,它仍在不断盘绕,张着巨口,吐着蛇信,等待下一个一击毙命的机会。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其他几人有些愣神,哪怕是文星茴,也是第一次看到同门惨死在自己眼前。她还挺喜欢那丫头的,话不多,却不会让人觉得冷漠。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有顾姓老者没有一丝走神,仍然紧盯着鞭子蛇,因为他清楚,一旦自己也跟着走神,死的可就不止楚星落一个了。而且楚星落的身亡,让原本还算牢固的剑阵缺了一角,若是让他或文星茴去补位,那杀力便要大打折扣,早晚会被这头畜生磨死。因此,他更不能放松警惕,一双已有些灰白的眼睛狠狠盯着那条大蛇。



莫星善此刻也缓缓从地上爬起,抖了抖身上的沙子,尽管就面向黄星旦,可眼神却没有一秒停留在他身上。



他本想借机解决掉黄星旦,没成想死了个没用的,正主却还活着。



就在莫星善铺开心思准备再策划一次借刀杀人时,那条一直游弋在周边的鞭子蛇却突然潜入沙中,而后疯狂向远方遁去。去势之猛,与来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变化一个接一个来得太快了。还是顾姓老者先回过神来,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他赶忙招呼其他人准备撤离。



就在老者思考要不要花点时间收回楚星落尸首的间隙,变化又来了,而且来得极为夸张,甚至有些诡异。



远方又传来一阵巨响,刚刚离开的那条鞭子蛇又折了回来,而且还不是自己回来的。



只见那鞭子蛇如疯了一般向这边飞速游来,其癫狂程度令顾姓老者看了都一阵毛骨悚然。更离谱的是,那个在兵鬼城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士子,不知怎地竟手脚并用地扒在巨蛇的一颗蛇牙之上,此刻正满脸涕泪地哀嚎着,看架势,随时都有被吞下或被甩下的风险。



其余几人都看愣了。



可还未等他们缓过神,巨蛇就已来到身前,一口下去好像吞下了什么东西,然后头也不回地又远去了。



顾姓老者就算见过再多腥风血雨,也从未见过刚才那般荒谬的场面。只是如今容不得他多想,他赶忙习惯性地点起了人,一、二、三、四......



四?



他又清点了一遍,还是四?



除了星落那个可怜丫头,我们应该有五个人才对啊,少了谁?



星茴丫头在,小胖子黄星旦也在,剩下那个女弟子也一直跟在自己身边......



莫星善!



意识到问题的顾姓老者赶忙回头望向鞭子蛇远去的方向,除了连绵不绝的沙丘,哪还能看到一丝蛇影?



极远处,癫狂的鞭子蛇终于放慢了速度,眼神里满是绝望与屈辱,若是它能哭,此刻定然已是一条泪蛇了。



刚才还在哭爹喊娘的士子此刻倒是极为闲散淡定,迎着扑面而来的热风微微眯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鞭子蛇似乎想赶快送走这位瘟神,一停下就立刻谦逊地低下头,好方便士子跳下去。



士子轻拍了拍它,似乎很领情,可他随即微微用力,便拔下了它那颗自以为傲的毒牙。它一阵吃痛,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只见士子将那颗半人高的毒牙随手向后一扔,然后笑呵呵地反身对着蛇口深处大喊了一句:“出来吧,辛苦您啦!”



随即,一个小小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影便从鞭子蛇的心脏处直接破背而出,竟是那臭脸书童!



此刻他悬于半空,满身酸液不住滴落,衣服更是腐蚀得破烂不堪。臭脸书童却并不在意,只见他使劲儿抹了把脸,又朝一旁狠狠吐了口唾沫,然后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士子有些无语,边指着蛇口边抬头说道:“让你从这儿出,不是从那儿出啊!”



书童喘着粗气地回道:“等不及了,味儿太冲了!”



士子见状笑着问道:“这回你爽了?”



臭脸书童也罕见地笑了笑回他道:“恶人还是得由恶人磨嘛!”



士子转过身,笑着摇了摇头,轻声嘟囔了句:“出息。”



书童确实也玩得尽兴,那一脸得意的小表情仿佛在传递这样一句话:谁说我只会驭剑?爷这就给你驭条蛇看看!



另一边,一个半人高的物件儿自天上来,轰然砸落到黄星旦面前,吓了他一大跳。而一旁的顾姓老者,此刻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与鞭子蛇僵持拉扯了那么久,他当然一眼就认出那是鞭子蛇的毒牙。本来师门交予的任务只是取走毒钩,可若能再带回一颗鞭子蛇的毒牙,哪怕折了两颗苗子,但他这趟走下来仍算是大功一件了。到时他也有底气与门主讨价还价,把黄星旦这小子划到自己的星池中。



而且,顾姓老者也丝毫没有把毒牙归为己有的想法。一来,他一生为人正直,从未做过偷抢之事,该是谁的机缘那就是谁的;二来,他可忘不掉那诡异士子抱牙痛哭的一幕,如今士子不见了,毒牙却出现在黄星旦面前,那也就意味着这颗毒牙除了黄星旦,恐怕谁拿谁烫手。



顾姓老者看着还在发呆的黄星旦,便拍了拍他圆圆的脑袋瓜说道:“星旦,把毒牙收好,回去亲手交给门主,就说是你意外所得。”



已经六神无主的黄星旦木讷地点了点头。



这一日,对于素河沙漠的“一王三毒将”来说简直堪称灾难。“三毒将”中除了那个白天不出门的夜行蛛侥幸躲过一劫,另两位兄弟是一死一重伤。



而“一王”也没好到哪去。



这个身长百丈,活了数百年的沙漠之王今日终于现身,原来竟是条大沙虫。此刻它正张着巨口,露出内里数以千计的细长獠牙,常人若看到这一幕早就昏死过去了。



但此时噤若寒蝉的反倒是它,它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进嘴的风沙太大,吹恼了那二人。



仔细看去,原来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站在它口中挑挑选选着什么。



最后,其中一人拍了拍一颗獠牙后说道:“就这颗吧,好好养着啊,我三年后来取。”



沙虫赶忙点了点头,却没意识到自己哪怕动作已经很轻微了,对于那二人来说仍像是地动山摇。



那小小身影被这突如其来的摇晃扰得十分心烦,于是眉头紧皱,小手一挥,他周身三百多颗獠牙齐齐自根部折断,唯有那人拍过的那根完好无损。



小小身影挠了挠头说道:“这样下回能好找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