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二十二章:燃字剑

日过三竿,极星门一行人又向素河沙漠腹地行进了五十里,此时所在已是那金钩巨蝎的领地。



相比于只在夜晚出没的夜行蛛,金钩巨蝎的活动时间并没有明显的昼夜之分,但白天沙漠气温极高,巨蝎也更愿意埋于沙下保存体力,除非地面上有食物或水源的引诱。



此刻顾姓老者就在指挥几个孩子从骆驼身上取下水袋。几个孩子也曾很纳闷,不过是走一趟沙漠,就算时日再长,也用不到这么多饮水。如今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水是给金钩巨蝎准备的。



满满六大袋清水被分别洒向顾姓老者指定的六个地点,接下来就看金钩巨蝎是否为其所动了。



对于此计,顾姓老者还是很有信心的。沙漠干旱,水源稀少,任何一个生物都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喝饱水的机会。这不,水刚倒下去没多久,沙漠之下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想必正有许多沙漠生物在享受着这顿从天而降的甘霖。



不只是沙漠之下,远处沙丘上还能看到几只耳朵奇大的耳廓狐也在盯着这边,只是见到有人在,故不敢轻举妄动。



顾姓老者并未带一行人转移到地势更高的沙丘之上,而是就站在原地,等待金钩巨蝎的出现。



如果单单水源不能吸引到巨蝎的话,老者还留有后手,那就是食物。至于食物在哪,他们这一行人加三只骆驼不就是?



没有哪头沙漠畜生能扛得住有血有肉的诱惑。很快,几人脚下便传来轰隆隆的响声,听动静绝对是个大家伙,顾姓老者与几人简短交代了几句,六人很快便结成了一个阵型——四名孩子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自站定,组成剑阵,老者与女子背对而立,组成阵眼,只等那巨蝎破沙而出。



突然,一只金钩明晃晃地从地下伸出,一击便将几人身旁的一只骆驼拦腰斩断,随即金钩便钩住暴毙骆驼的下半身躯体,又潜回了沙海之下。



巨蝎这下出手实在突然,除了顾姓老者几乎面色不改外,其他几个宗门小辈此时脸色都不太好看,几人望向留在地上的那半截骆驼身,此刻它仍在哀嚎,伤口处已经明显泛黑,并不断向外延伸着。他们知道那就是蝎毒,他们不知道的是原来其毒性竟猛烈到如此地步,看这态势,哪怕只是被轻轻蹭到估计也小命难保。



豆大的汗珠从几人脸上颗颗滑落,也不知是天太热,还是他们太紧张。



身为阵眼之一的文星茴也默默咽了咽口水。虽然她是七星位之一的亲传,又是年轻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可这些都是宗门内的名头。把她扔到这片沙漠中,她与那几个八代弟子一样,都是初次游历的新人,说不怕那纯粹是骗自己。



她转头看了看顾姓老者,安慰自己这里毕竟还有一位七星位坐阵,而且此刻并看不出顾爷爷有丝毫紧张,应该是早有对策。



顾姓老者看到巨蝎再次潜入沙下后,沉声道:“四角阵不变,星茴一会听我口令,随我一同朝脚下刺出幔字剑。”



文星茴脆声应道:“了解。”



很快,脚底再次传来轰隆声,震得每个人心神震颤。



顾姓老者五感要远远敏锐于几人,此刻眯着眼侧着耳听得尤为仔细。当众人觉得脚底声音距他们起码还有五丈时,老者忽然爆喝一声:“幔字剑!”



文星茴一愣,现在?太早了些吧?



可她余光瞟到顾姓老者的身形,正是幔字剑的起手式,她也顾不得那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么多,当即手腕一转,右手倒握赤剑,左手掐住剑诀,而后直直将剑插入沙地。



两人两剑几乎同时出手,众人脚下瞬间炸出一层薄薄的剑气,如帷幔一般四散铺开,正是极星门声名远播的三十二字剑中的幔字剑。幔字剑剑如其名,施展之后可凝剑气为幔,是三十二字剑中防御力一等一的剑诀。



几个小辈还沉浸在两位精妙的剑招之中,就忽听脚底嗡地发出一声闷响,沙地也随之猛震了一下,地表上的一层浮沙更是被震起一丈还高。不用想也知道,定是铺开的剑气帷幔抵挡住了来自地底的猛烈一击。众人顿时精神一震,看来金钩巨蝎也不过如此,刚刚被骆驼死相吓出的紧张神情也慢慢消散。



只是还未等几个小辈夸赞刚才那一剑,就听到阵中心的顾姓老者突然喊到:“四人,围字剑!”



四个小辈闻言赶忙各自施展起剑法,动作如出一辙,都是左手掐诀,右手虚持剑柄在胸前画出一个环形,最后再实握剑柄向外一震。



随后就见四人身前凭空出现一道弧形气墙,恰能与两侧同伴施放出的气墙相连,远远看去就像围墙一般,将六人护在墙内。



正是三十二字剑中的围字剑,同样是防御型剑诀,也是三十二字剑中相对基础的剑诀,故几个八代弟子都能熟练运用。



果不其然,金钩巨蝎刚才一击未得手,便在沙下游移到几人身旁,此刻它大半个身子已露出地面,正准备从侧面攻击。



也不知是巨蝎有智慧,还是运气比较好,它选择的角度恰恰是莫星善这一侧。莫星善的修为在四人中最弱,故它这一侧的气墙也最薄,只见莫星善此刻正紧咬牙关、瞪圆了双眼,死死盯着那头巨蝎。



也就是他眨个眼皮的功夫,巨蝎一个冲撞就顶在他身前的气墙之上,力道之大,令他双臂瞬间酥麻无力,长剑差点脱手而出。



仍是同一个瞬间,莫星善就看到眼前这道自己树起的气墙竟出现了裂痕,缝隙越来越大,随时可能破碎。



撑不住了,要死了吗?



气墙轰然破碎,炸裂的剑气犹如石子一般砸在他的脸上和身上。只是相比这点疼痛,莫星善更在意巨蝎的致命一击能否给他个痛快,可千万别像刚才那只骆驼一样生不如死。



预想中的一击并未到来,莫星善睁开眼,看见顾姓老者站在他右侧身前,一道厚实的气墙死死顶住巨蝎的巨钳。而在他左侧身前,则是黄星旦施展的围字剑,气墙厚度较顾老先生的要薄上不少,但巧妙的是他的气墙与顾老先生的气墙有很大一部分重叠,重叠之处恰是巨蝎巨钳的发力点。



活下来了?莫星善一时有些不敢相信。



那巨蝎见此一击又是不中,轰然愤怒,只见它一扭身,带着毒钩的尾巴便向一旁甩去。



顾姓老者心里一沉,糟了!



由于黄星旦刚刚将气墙向莫星善这边移了段距离,导致他自己身前门户大开,那记扫尾很明显就是冲着黄星旦去的!



黄星旦也发现自己刚才移墙救人的举动太冒失了,自己身前毫无遮挡,眼看就要不活了。



此时,只听文星茴一声娇喝,她手中那柄通体赤红的剑,犹如火龙包裹着一般刺退了势头刚猛的甩尾金钩,随即她立刻又补上一记围字剑在黄星旦身前。



被刺中的巨蝎此刻甚至有些抽搐,似乎相当不适,身子伏于沙地之上,不断低沉怒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吼着。



是燃字剑!



几个小辈几乎同时在心中喊了出来。



燃字剑是三十二字剑中杀力最猛的剑诀之一,施展时剑身如火,不仅一击威力巨大,被刺中后身上还会有持续不断的灼烧感,令对手十分头疼。



除了杀力卓绝,燃字剑也很挑使用者。极星门立派两百余年来,自首创燃字剑的祖师之后,只有寥寥十六人能使出这一剑诀,因为这一剑不仅需要一位火属体质的施展者,更需要一柄能承载住烈火的神兵,二者缺其一,便会引火自焚。



而眼前这位女子,便是十六人之一!



她是天生的火属体质,手中的那柄赤剑则单名一个字——烬,剑身取自腾冲火山口内一根千年铁石,该石浸泡于岩浆火灰中千年而不化,自然扛得住燃字剑的烈火。



顾姓老者见状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便是他软磨硬泡也要带文星茴下山的原因,不仅因为丫头已经摸到了绝息境的门槛,更因为她能施展出这手宗门内人人艳羡的燃字剑。



金钩巨蝎五行属金,而火又克金,所以巨蝎被刺中后极不舒服。



劫后余生的莫星善和黄星旦也趁此间隙对视了一眼,似双双有话要说,最终却无人开口。



巨蝎一击不中反吃大亏,众人见到文星茴一剑效果拔群也心中有底,战局的主动权很快就回到极星门一行人手中。



顾姓老者带着四个八代弟子结成守阵,他亲自担当阵眼,防御极为牢固。而在这密不透风的守阵中中还留有一个缺口,文星茴一人一剑犹如一根火矛,不断向巨蝎发起攻击。



一刻钟过后,巨蝎已经精疲力竭,不仅被捅了好几个剑窟窿,浑身更是灼热难忍。它不住地在地上摩擦着身体,沙子能堵住它流血的伤口,却缓和不了燃字剑带来的持续疼痛。



见时机成熟,顾姓老者一声低喝脱口而出:“困字剑!”



只见文星茴单脚蹬地,如火鸟一般嗖地向后腾空而起,身姿曼妙优雅;其他几人也几乎同时蹬地,腾空幅度稍逊于文星茴,却是朝着巨蝎而去。



几一瞬间,五人便来到巨蝎头顶,纷纷剑尖向下并同时射出五道剑气柱,剑气柱犹如钉子一般,狠狠砸入巨蝎的头钳身尾等要害处,这只庞然大物的躯干竟真的一动也不能动,只剩下尾部的金钩不断挣扎扭动。



顾姓老者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星茴丫头!”



只见那女子在空中虚蹬一脚,一招燕子翻身便朝巨蝎直直飞来。她右手紧握的那柄烬再度被火龙环绕,也不见她如何用力,只是轻描淡写的一记横扫,待到火焰与金光碰撞之后,那硕大的毒钩已被她一剑斩断,应声落地。



没了金钩的巨蝎一声哀嚎,撕心裂肺,却又动弹不得。



莫星善本想借机一击结果了这头毒物,好赚点彩头,却被顾姓老者一句“蓄水养鱼”给制止了。



任务成功完成,几人都颇为兴奋,尤其是文星茴,虽然一直被宗门视为天才,此番却是她第一次下山,更是第一次以主力身份完成师门交予的任务,而且还完成得如此漂亮。



顾姓老者也十分高兴,总算不虚此行。此刻他正哼着小曲儿将金钩装入袋中,却听到远远有声音传来,噼噼啪啪的,声响极为密集。



顾姓老者脸色一沉,暗骂了一句:“他娘的,真串门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