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二十一章:有点道理

第二日,极星门一行人早早起床。顾姓老者看到六人都没缺胳膊少腿儿,明显松了一口气,打定主意待会经过主仆二人时,也不管对方到底谁龙是虫,他都要主动与对方不咸不淡地闲聊几句,算是告别。



可当他们整装待发时,却发现那主仆二人早已不见踪影,顾姓老者心中略显遗憾。但他也立刻就打起了精神,因为按照路程,今日大概便能遇到那家伙了,这事可万万大意不得。



一路走来,极星门一行人遇到过几波倒霉的响马,全让四个孩子给料理了,这让他们这几日有些飘飘然。只是今日所要面对之物,远非响马盗匪之流,所以顾姓老者准备在路上提点几个孩子一些注意事项。



顾姓老者其实很早就发现了,平日里速来最爱接话的黄星旦今日有些心不在焉,而那个心思不少的莫星善也一反常态地少言寡语。放在往日,俩人为了争个风头可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谁也不让着谁,今天这是怎么了,闹别扭了?



老者本就是从这个年纪走过来的,很清楚男孩之间容易闹矛盾,但也很容易和好,故也没有刻意说什么,只是趁着公布今日任务时,有意无意地将话头引向两个男孩,希望他们之间能够多些交流。



顾姓老者边走边说道:“此番下山,宗门其实派给了我们一个任务。之前没告诉你们,是怕你们知道任务内容后受到影响。”



此话一出,几个孩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连黄大胆和莫星善也好奇地望向老者,等待着下文。



顾姓老者却将话锋一转,问莫星善道:“星善,你来说说素河十四险都指的什么。”



极星门地处西沙道东部的戈壁深处,与西侧的素河沙漠算是多年邻居,很多极星门弟子下山游历的第一站都是素河沙漠,所以对素河沙漠并不陌生。莫星善想也没想地便回答道:“一王三毒将,十鬼城中晃。”



这是当地流传最广的一句俗语,说的是素河沙漠里最危险的十四种情况,其中,“一王三毒将”指的是素河沙漠腹地中四种独有生物。



“一王”几乎无人见过,只是据记载其身长过百丈,一张巨口之内獠牙无数,常年活动于流沙之下,不轻易现世。



“三毒将”与“一王”相比,则有更多记载与见闻。



“三毒将”指的是素河沙漠中毒性最为猛烈的三种生物——金钩巨蝎,鞭子蛇与夜行蛛。既然能称之为将,注定就不是普通的蝎子、响尾蛇和蜘蛛。原来,素河沙漠深处常年没有人迹,反倒为生物繁衍提供了绝佳环境,在数百年来弱肉强食的竞争中,最终是这三头怪物站到了素河沙漠食物链的顶端。



称它们为怪物绝不过分,因为它们的体态、杀力、耐心甚至智力全部超乎寻常。寻常蝎子不过巴掌大小,但这只金钩巨蝎据说足有一丈之长,尾部毒钩金光闪闪,毒性之烈冠绝三将。也因如此,金钩巨蝎的毒钩可是江湖上有价无市的硬通货;鞭子蛇的体态更加夸张,曾有人侥幸逃脱出鞭子蛇之口。他回忆道,那蛇起码得有十丈往上,粗如巨木,游动起来尾巴噼啪作响,如鞭子摔地一般震耳欲聋,鞭子蛇的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字也由此得来;夜行蛛,顾名思义是只在晚间出没的蜘蛛,身形比金钩巨蝎还大,织出的网不仅大如云幕而且细密结实,肉眼几乎难以察觉,若不慎走进他的蛛网圈,结果不难想象。而且,据说夜行蛛食量奇大,一顿就能吃下三只骆驼,吃完后又可以一个月不吃不喝。



将答案脱口而出的莫星善还未等顾姓老者发言,此刻便睁大了眼睛直直盯着顾姓老者,他大概猜到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了!



素河十鬼城他们一行人已经走过好几座了,在他看来,鬼城一说多是为了糊弄寻常百姓,实际上无非就是些怪异风声罢了。那么如果不是十鬼城,最有可能的便是那“三毒将”!



确实如莫星善猜测的一般,极星门此次交予顾姓老者一行人的任务就是拿到金钩巨蝎身上的带毒金钩,而且最好是从活蝎身上现取。



极星门这些年来宗门排名一直不升反降,就是因为除门主金星河外,宗门内再无一位脱换三境的高手。金星河已停留在铸身境多年,底子打得极好,他并未与任何人讲,其实自己已经隐隐能望到洗念境的门槛了。



而前些日子,有位闭关二十年的老祖突然出关,据说所悟颇丰,有人猜测怕是已一脚踏入洗念境了,这让极星门上下极为振奋。老祖虽未名言,但门主却心领神会,准备为这位名义上的师叔送上一把趁手兵器作为出关礼。



这位老祖是位毒剑高手,二十年前与人对决落败,结果人溃剑碎,这才使他痛下决心闭关悟剑。如今既已出关,又很有可能为极星门增添一份洗念境战力,身为师侄又是门主的金星河当然要表示一下心意。



黄星旦几乎与莫星善在同一时间就读出了顾姓老者的言外之意,他俩也知道那位毒剑老祖刚出关不久,稍作联想便知晓其中缘由。已经一上午没说过话的二人先是互视了一眼,又赶忙撇过头去。两人都明白,此行下山历练最大的出头机会就在于此了,特别是昨晚计划告破后,俩人心中都各憋着一股气,黄大胆气的是莫星善恶意教唆自己,莫星善气的是黄大胆太过不中用。



如今十分公平的机会来了,二人都想凭本事再较量一番,若谁能在这番较量中取胜,那就不单单是顾爷爷看好与否了。这毒钩可是替那位老祖取来铸剑用的,若自己此番表现足够出挑,保不齐就会被老祖看中,这对他们这些地位最低、年纪最小、还没完全定型的八代弟子来说简直是一份泼天机缘。若真成了老祖弟子,别说星茴师姐了,到时就连顾爷爷和星茴师姐的师傅都得高看他们好几眼。



当然,想纯靠自身力量取得毒钩纯粹是天方夜谭,主力定然还是顾爷爷与星茴师姐,但若真打起来,可供他们四个小辈发挥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到时就看谁更机敏,谁更抓得住机会以及谁脑子更灵了。



顾姓老者看到几个孩子摩拳擦掌的模样,心中甚是宽慰,起码没一个怯战的,这就不差了。他又扭过头看了眼那个姓文名星茴的女子,只见她神色如常,但眉眼间仍有掩饰不住的跃跃欲试。



此战要说没有危险那是骗人的,毕竟是存活了几百年的“三毒将”之一,又是毒性最烈的那个。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让顾姓老者相对胸有成竹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自己年少时曾随师傅下山对战过一次金钩巨蝎,对它的习性以及攻击模式比较熟悉,当时他们也顺利取走了一次毒钩。二就是身边这个老友的得意女徒了,不得不说这丫头的武学天赋极佳,未到十七,就隐隐是宗门内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了,照此速度发展下去,不出十年,他或许就能取代那老头子,成为极星门七星位历史上最年轻的那一位了。



说到这里,他还真有些羡慕那个倔老头。同是七星位,他好歹有这么个天资卓绝的丫头继承星位。而自己,实力本就在七星位中垫底,只是个勉强能看的折魂境,又没有像星茴丫头这般资质的徒弟继承衣钵,愁啊。



十分惆怅的老者其实还有一个不愿多想的顾虑。若只单独应付金钩巨蝎,老者有八成把握可以带领这些小辈夺得毒钩然后全身而退。可若是运气极差,恰好遇到其他“毒将”到金钩巨蝎家做客,那可就相当棘手了,不是能不能拿到毒钩的事,而是能不能活着回去的事。



他既选择白天行事,就不必担心夜行蛛的袭扰,所以此刻的他内心也在默默祈祷着,那鞭子蛇今日就好生休息吧,莫要乱串门了。



另一边,那主仆二人天未亮便从兵鬼城出发了,这已是他们进入素河沙漠的第七天。



臭脸书童今日终于忍不住抱怨道:“我说刘苏,咱就不能御剑吗?非得吭哧吭哧地走过去?”



姓刘名苏的士子心情不错,本性再次显露,故意卖弄着对他说道:“懂不懂什么叫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以前我太飘了,如今还就喜欢这一脚一脚踩在地上的感觉,俩字:踏实!”



书童一脸无语,也懒得跟他争辩,只是说道:“行行行,我陪你踏实,那咱们到底为什么要来素河沙漠,现在总能说了吧?”



刘苏煞有介事地凝视了书童许久,终还是点了点头道:“是该告诉你了。”



书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预感到那个答案可能会让他忍不住要砍人。毕竟这一路他都对深入沙漠的目的闭口不提,太可疑了。



结果刘苏还真就说出了两个让他勃然大怒的字,准确来说应该是三个字:“额......剑鞘。”



书童直接一膀子甩掉箱笼,指着刘苏的鼻子就破口大骂道:“剑鞘?你来素河寻剑鞘?你他妈连剑都没有,倒是先寻起剑鞘来了?早知道我才不跟你来这鬼地方!”



刘苏面不改色地回了句:“所以我现在才说啊。”



看见流苏这无赖态度,书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已然气得说不出话了。



看到书童如此模样,刘苏也有些心疼,便连忙解释道:“这就跟娶媳妇一样,总得先有个房子住,才好接小媳妇进门吧?啊,你还小,可能听不懂这个说法,那我换一个......”



书童赶忙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刘苏别再解释了,他一个字都不想听。



只是他琢磨着琢磨着就发现,他妈的这话竟然还真有点道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