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二十章:两个普通人

老者与女子达成了一致,可有些孩子却不这么以为。



他们可是极星门弟子,放眼穆元王朝上百个宗门,极星门的座次也是极靠前的。最近一期宗门榜已于前些日子出炉,极星门虽又掉落一名,目前居十三位,但仍容不得他人小觑。



四个孩子,两男两女,刚才开口询问士子的孩子名叫黄星旦,被小伙伴们戏称为黄大胆,不仅天赋极佳,也确实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另一个男孩叫做莫星善,胆子不大但心思却重,若论资质他本不该出现在这支队伍里,但这小子平日里很会来事,把老一辈哄得很开心,这才在最后被塞进队伍,出来见见世面。



趁着老者与年轻女子在远处交谈,莫星善找到黄大胆悄悄问他道:“你感觉刚才那俩人是什么来路?”



正吃着干粮的黄大胆不以为意地含糊回道:“还能是什么来路,书生迷路呗。”



莫星善摇了摇头说道:“我看没那么简单。”



黄大胆不太理解,挪了挪他微胖的身体,追问莫星善是怎么个不简单。



莫星善说道:“你想啊,荒漠鬼城里突然出现一对士子书童,这不奇怪吗?怎么偏偏我们要在这过夜,他们就在这等着了?”



黄大胆点了点头,如此想来确实古怪,但仍是疑惑道:“但就两个普通人,又能掀起多大风浪?”



莫星善轻敲了他脑袋一下说道:“笨啊你!这俩人多半是诱饵,目的就是让我们放松警惕。你想想看,若我们晚上正在熟睡,他们则秘密叫人过来,结果会如何?”



听完他这一席话,黄大胆还是觉得不太可能,便争辩道:“可我们有顾爷爷,还有星茴师姐,咱几个也不是吃干饭的,对方得多想不开才会打我们极星门的主意?”



莫星善点了点头道:“也有些道理,但你反过来想一下,对方敢于只让两个普通人出现在这荒漠鬼城中,是否意味着对方对自己的后手有绝对把握?若没有十成把握,那还不如等我们入城时就在暗中偷袭,你觉得呢?”



这回黄大胆确实有些不确信了,就事论事,一对毫无修为傍身的主仆突兀地出现在此地,确实值得怀疑。他们此番下山本就是历练来的,几个孩子也都知道,顾爷爷时刻都在观察考较他们的表现,若说谁不想找机会出头冒尖,那才是骗人的。



黄大胆此刻心中已信了七八成,便问莫星善道:“你主意多,那你说咋办?要不告诉顾爷爷吧。”



莫星善摇了摇头道:“若只是告诉顾爷爷,估计我们的表现要被大打折扣。这样如何,总之对方就是俩普通人,不是咱的一合之敌,所以咱俩趁对方还未传出消息之前就把他俩做掉,回来再告诉顾爷爷具体情况。如此一来我们既有所表现,同时火候也掌握得恰如其分,并不算好高骛远,没有想逞那一人英雄。”



思路不断被对方拱着向前的黄大胆此刻已对莫星善的分析深信不疑,他知道这位同门虽然资质一般,但心思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极为细腻,在动脑子方面的确是一把好手。所以便询问接下来具体该如何行事。



莫星善道:“你身手强于我,最好是你主攻,去结果那主仆二人。我在附近找个制高点,负责盯着对方的支援。你得手后直接回去告诉顾爷爷,到时我们再听顾爷爷吩咐,如何?”



被莫星善亲口夸了身手,黄大胆有些洋洋自得,而且不就俩普通人嘛,他两剑的事,便一口答应了。



于沙漠中行走极为不易,极星门一行人今日显然都十分疲惫,早早就睡下了。而且为了不让那二人生疑,顾姓老者故意没有安排值夜,反正若是普通人也没有值守的必要,若真是恰好遇到高手,高手又恰好闲来无事要宰了他们,那他们也只能干瞪眼,基本没什么反抗余地。所以莫不如一头睡去,若第二天还能睁开眼就该干嘛干嘛。



实际上,那主仆二人根本没心思搭理他们,甚至从某种角度来看,一直在假寐的主仆二人倒像在给他们一行人值守。



刚过丑时,事先约定好的黄星旦与莫星善便偷偷起身,两人蹑手蹑脚地远离极星们营地后才又当面确定了一遍计划,然后分头行事去了。



莫星善选中了一处废弃的瞭望塔,视野极佳,近能看到黄大胆的一举一动,远能望到方圆三里内的风吹草动。



黄大胆则提着剑小心翼翼地摸到了主仆二人的营地周边。直至此刻,他又有些慌张了,虽说身为极星门弟子,可他至今还未亲手杀过人,过去这些年不是跟师傅学剑,就是与同门切磋,最多也就砍杀过几头凶兽,可人毕竟不是兽,哪里是说杀就杀的?



但如今已箭在弦上,若是临阵脱逃,自己黄大胆的美誉怕是保不住了,很可能还要被同门嘲笑成黄乌龟,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也觉得这二人平白无故出现在这里太可疑了,若真因为自己心慈手软,最后酿成祸患,便更没法交代了。



于是他心一横,上吧!



藏身于瞭望塔中的莫星善看到黄大胆准备动手,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了扬。他其实早已算计好,无论这次出手成功与否,自己都是稳赚不赔。若主仆二人真是普通人,人是黄大胆杀的,他至多只算个帮手,而且只是错杀两个普通人,师门也不会太过追究;若主仆二人真是诱饵,那他二人这出先斩后奏就算立了大功,这也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若主仆二人是在扮猪吃老虎,那出手杀人的黄大胆怕是没有活着回来的道理,自己到时只需装傻表示对此一概不知,反正死无对证,谁能查到他头上?更妙的是自己还会因此少个竞争对手。



一直在假寐的主仆二人当然知道黄大胆的到来,只是先不说惫懒士子,便是那臭脸书童也没有任何动作,似在等着他出手一样。



黄大胆重重吐出一口气,提着剑一个箭步就闪到二人身边,刚抬手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此时,士子也在睡梦中翻了个身,恰好面向一动不能动的黄大胆。好在士子没有睁眼,并未发现如石刻般的他。



黄大胆刚长吁了一口

(本章未完,请翻页)

气,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从心间泛起,而且语气十分轻松——“小胖子,胆儿挺大啊?”



他突然意识到,这声音的主人不正是眼前的士子吗?两人曾在初次见面时对过话,所以他才勉强有些印象,可眼前的士子明明在睡觉,怎么可能是他?难道真闹鬼了?



藏于心间的那个声音似乎能感知到他的所思所想,此刻再度泛起——“别犹豫,就是我,你眼前睡觉的这个。”



黄大胆呆若木鸡,心说完蛋了,这是遇到神仙了啊!能直传给他心声,已是师傅口中的最强者了!绝大多数修士可是连传音入脑都做不到的。



黄大胆本想立刻扔下手中剑以示心意,却发现自己仍不能动,还保持着那个提剑要杀人的姿势。他已心如死灰,只等被那士子发落。



士子表面仍在装睡,只是心声再次传来,语气倒有几分戏谑:“人家唆使你两句,你就屁颠屁颠过来砍人了?胆子是不小,可脑子也不咋好啊。”



这下就连装睡的小书童也没忍住,轻轻噗嗤了一声。



黄大胆哪还有心思与眼前这二人开玩笑,一张笑脸拧巴得跟苦瓜一样,只是听士子的语气,似乎并没有杀他的意思。



心声又一次传来,那士子先是轻轻叹了口气而后说道:“回去吧,回去当个哑巴,谁问你什么都不要说。”



忽然间,黄大胆就觉得自己能动了,高举许久的胳膊此时已经酸胀无比,他赶忙收起剑,轻轻向士子作了个揖,便一路小跑回了营地。



士子显然也没想到这小子没有直接扭头就跑,而是还煞有介事地朝他作了个揖,心情顿时大好,主动与书童以心声道:“这小子啊,心境不错,资质更佳,虽说脑子差了点,但若有个好师傅提点,未来成就必不会差。”



书童没好气儿地揶揄道:“敢情这是照着镜子了啊?”



士子笑呵呵地回道:“差不多,差不多。”



在旁人看来,正在睡梦中的书童不知怎地,忽然露出一副干呕的表情。



稍早之前,在瞭望塔上的莫星善本以为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却看到那小子竟然扭头走了?自己的如意算盘就这般落了空,他自己又不可能去冒险杀人,所以只能恨恨地也下了塔,准备与那黄大胆问个究竟。



等他回到营地,发现黄大胆已经躺下,任他怎么推怎么叫,对方就是不睁眼,看来是打定主意不理睬他了。莫星善眼神阴鸷地瞟了一眼主仆所在地方向,双拳紧握,关节发白。



臭脸书童遥遥感应到这一幕,心中顿时不爽,刚准备起身却又被士子按下,书童便以心声交问道:



“怎么?这种小恶人你也不忍心?”



“恶人自有恶人磨嘛。”



“那不正好?”



“你早不算恶人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