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十七章:士子书童

若问穆元王朝十一道中哪一道环境最为恶劣,毫无疑问是西沙道。



西沙道位于穆元王朝版图西北部,面积不小,但却有七成是沙漠,另两成是戈壁,只有一成土地勉强适宜居住,且这个“适宜”也仅是相对而言。



恶劣的环境也导致西沙道人口外流严重,甚至放眼全道都找不出一座像样的大城,只有几个小城和军镇还算勉强有些人气。而在这一双手就能数得过来的小城和军镇之外,若是遇到了什么人,不用想,七成以上就是那响马或盗匪。



因此,西沙道无论男女都会些拳脚功夫,毕竟能派上用场的时候太多了。



可就在今日,一位士子模样的青年缓步走进西沙道含沙城,身旁还跟着个少年,看起来应是那士子的书童,背着个不小的箱笼。



士子在西沙道可是稀罕玩意儿。出身于西沙道的青年主要就两条出路,正道从军,斜道做匪,就算真有那读书种子,也都早早搬离了本道,前往那士子之风最盛的中庭道求学。



所以,当士子与书童双双入城之时,就已经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了。



那士子看起来十分好奇当地风光,入城以来便左顾右盼,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至极。要说长相嘛,不算特别出彩但也看得过去,算是百姓眼中士子该有的模样,只是看他这一身打扮,不似出自豪门大族,顶多也就是中等家族旁支的水平。



也是,若真是豪门大族子弟来此,阵仗绝不可能只如此,暗中盯着的那些人也会掂量掂量自己吃不吃得下。但如今只有两人,这不擎等着挨宰吗?高兴了就宰宰兜里的银子,不高兴了,就连人也一块宰了。



在这些人眼中,这士子就像一头好奇的羚羊,稍微给点甜头就会掉入陷阱;那个书童面相倒是凶恶不少,一张臭脸都快扬到天上去了,哪怕与主子说话都是爱答不理的,语气更是不善。



但一个小小书童又何足为惧?要不是他卖相不讨喜,还真能卖到那些个有特殊癖好的汉子手中,多少也能赚几个子儿。



当士子还沉迷于异域风光时,街边一处屋子内有一文弱女子推开窗探出半个身子,连忙朝二人招手,示意他俩赶快进来。



书童先看到了这一幕,便不耐烦地扯了扯士子衣袖,那士子朝着书童眼神方向看去,发现女子所在之处是一家客栈,客栈名字尤其好听,叫扶苏。



士子眼睛一下便亮了起来,问身旁的书童道:“渴了吧?累了吧?要不今晚就住这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书童白了他一眼,也不言语,就先行朝着客栈走去,士子也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二人一进门,那女子便紧紧把门关上。



看着女子这一番动作,二人也有些懵,这是遇上黑店了?劫财还是劫色还是劫小孩?



这时女子转过身,语气轻柔却也有些急促地说道:“两位可莫要这般在街上行走,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吗?”



士子不知是没听懂还是心太大,反是笑着问那女子道:“我现在已经如此名声在外了?这里的人竟也认识我?”



正揉着膀子的书童又一个没忍住,朝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文弱女子道:“公子可莫要开玩笑了,二位这般打扮进城,早被人当成那肥羊了。这里山高皇帝远的,死上个把人一点都不稀奇,到时你们家族想说理都没地儿说去。”



士子这时才理解文弱女子刚才那番话的用意,赶忙说道:“原来如此,谢谢姑娘救命之恩。”



文弱女子赶忙挥手道:“公子莫要客气,又没出人命,哪里是什么救命之恩。”



士子闻言朝女子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女子瞧见那士子还算俊朗的笑容,也是心中一紧,赶忙别过头转过身,给二人倒水。



士子接过水碗后,仰头便灌进喉咙,这一路委实给他渴坏了,恨不得当即先喝个水饱。又连喝了两大碗清水后,士子问那女子道:“请问,这位姑娘可是老板?今日还有客房吗?”



文弱女子答道:“客栈是我父亲开的,我帮忙看店而已。客房还有的,要一间还是两间?”



“一间”,士子说道。



“两间”,书童说道。



女子有些尴尬,只得站在原地等待二人统一说法。那士子只是笑着看了看面相不善的书童,继而转头朝她温声道:“一间即可。”



女子见那书童虽满脸不耐烦,却也并无异议,便轻轻应了声就去准备客房了。



客栈本就不大,目前看来也只有他们这一波住客,士子与女子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许久。



原来女子父亲是东海道扶苏城人士,自幼家境贫寒,不到十八就被拉去充军。几十年前,穆元西线漫长的边境上还是有不少零零碎碎的仗可打,他父亲也随军一路奔波。十几年戎马生涯,有过一次身负重伤差点不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父亲便在这含沙城内养伤,渐渐交好了一位本地姑娘。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待到他可以退伍还乡之时,男子做了个大胆决定,就留在这小城里,与他心爱的姑娘一起遥望一辈子大漠风光。于是,他便用退伍军饷购置了这处地皮,开了这家客栈,并以他的家乡命名,寓意他身在他乡亦在故乡。



如今,客栈的住宿生意其实一般,毕竟鲜有外人会到这地方游历,好在客栈的饭菜酒水还算可口,靠着吃喝生意,一家人过得倒也凑合。



正聊着,三人推门径直而入,身形和打扮一看就是本地人,为首的那名汉子眼神不善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士子,倒也没说什么,而是与几人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并开口说道:“小卿,还是老几样,但今天不喝酒了。”



名为小卿的文弱女子应了一声,便起身去厨房吩咐菜了。



而在此之前,在小卿的推荐下,士子已经点了两道当地特色菜品,这会儿只等着开饭了。



没过一会,两道菜便上齐,一道手把肉,一道西沙闷鸡,分量均极大。



那士子一看就饿坏了,看见肉菜直接上手抓,哪还有一丝读书人的模样。反正菜就叫手把肉,这么吃应该没啥问题吧?书童也没好到哪去,一把撕下大鸡腿,三两下就吃了个干净,趁士子还在那啃羊排,他赶忙撕下了另一只腿,这回倒津津有味儿地吃了起来。



小卿看着这对有些奇怪主仆,也觉得甚是有趣,站在柜台后浅浅地笑着。



正当二人狼吞虎咽时,又有一半百男子推门而入,小卿轻轻叫了声“爹”,主仆二人心中了然,刚才故事中的男主角回来了。



男子虽念过半百,但面相并不显老,身材更是挺拔,没有一丝发福的迹象。此刻见到客栈内竟有士子和书童模样的客人,也顿时有些惊讶。小卿几句话把前因后果说与父亲听,男子听后笑着对士子说道:“二人可要多加小心,不管是求学还是干嘛,尽量早早离开这里。若是有什么需求或遇到什么麻烦,尽可告诉与我,毕竟二位是我客栈的客人,我定当尽力相帮。”



说罢,男子摸了摸小卿的头,便去忙活了。



二人这一顿胡吃海塞速度极快,他俩都吃完了,那三人的菜还都没上。



这几日连续奔波实在疲乏得很,于是用过饭后,士子与书童回到二楼房间准备休息一番。他们不知道这困意怎么如此突然,没过一会儿便双双睡去了。



他们还不知道的是,当他二人走进扶苏客栈时,周围无数双眼睛的主人都在心里狠狠叹了口气,才不情不愿地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