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十六章:信

等到草禾帮的孩子们再回来,发现陆雁已经在默默整理屋子了,这让几个孩子心里稍安,起码不是刚才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了。



除了那封遗嘱,外婆还给陆雁留下了几件东西,都整齐码放在桌子上,有三十多两银子,一只银镯、一只香囊和一本药集,此刻他正一件一件地收好。



银镯是外婆身上少有的值钱物件,过往生活再苦再难她都没舍得当出去;香囊陆雁也见过,是这些天外婆一直在缝制的那只,只不过用料是那女子喜爱的小碎花布,陆雁前几日还与外婆说过:“这碎花香囊我可没脸戴,还是您留着吧。”



此刻,他却端端正正地将香囊挂在自己腰间。



那本名叫新草集的药集他倒是从未见过,她不知道外婆竟然还知晓药理,若是知晓药理,为何还治不好自己的病?难道那本就是不治之症?所以外婆瞧病才一直不积极?



陆雁赶忙晃了晃脑袋,如今再想这些已然无用,只会陡增烦恼。不过一想到自己马上要跟那二人去学本领,跌打损伤估计少不了,到时这本药集或许就能派上用场了。



至于那三十多两银子,则是外婆这几年积攒下的所有家底了。



这日,陆雁与草禾帮的几位孩子个个面容肃穆,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地完成了外婆交代的后事。最后,几人乘着阮齐借来的船,一个劲儿地向安澜道的方向驶去。终于,阿絮忍不住先啜泣了起来,随后,阿聪、算盘珠、秦沐晗也跟着哭了出来。倒是陆雁,叫停了拼命划船的秦沐晗与阮齐,轻声道了句:“就在这里吧。”



陆雁缓缓将外婆的遗灰撒进海中,看着她慢慢消融,随波远去。



当晚,陆雁让所有人返回旧庙,自己则独自坐在家中提笔写起了信。



三封信给三个人,既是告别,也是承诺。



“老秦:



之所以要写信,是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们。今晚我就会离开这里,去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听说是个很厉害的门派,能学到一身本领。等我学成归来,你可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其实我挺害怕的,我不知道在那边会遇到什么事什么人。没准三两天就被打发回来了,到时可别笑我,给我留点没面子。但若我真能在那边站住脚,你就是咱草禾帮的第二任帮主了,虽然好像这些年你干的都是帮主的活,而我才是那个甩手掌柜。



其实有件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那就是随着咱们年龄渐长,这个小家庭可能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散了。我最不担心老四,他其实早就能自立门户了,如果他想走,哪怕带走阿絮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也不必强留,他付出的已经足够了,值得过更好的生活;算盘珠虽有一技之长,但为人太过内向又有些木讷,你如此伶俐,还是得多多引导他,多与他交心。我也试着问问时雅,看可否给算盘珠找个好出路。



阿絮和阿聪,还是得多读书,我就吃了读书少的亏,平白少了一条大路可走。所以,等你肚子里的那点墨水都抖搂完之后,还是给他俩找个正经先生,实在不行就找老郭,我知道你对老郭观感不佳,但作为教书先生他还是勉强合格的。



阿絮这孩子脾气倔,吃软不吃硬,而且再长大的话,估计女孩子的那些小心思会更多,咱都没啥应对经验,所以还是交给老四去头疼吧。阿聪我最不放心,虽然有些小聪明,但终究还是个孩子,这些年又跟我学坏不少,嘴上没个把门的。一旦帮派不在了,他很容易吃亏的。但他悟性好,只要善加引导辅以管束,未来成就或许不会小,这也靠你多费心了。



至于你,我好像没什么可叮嘱的,其实更多是没资格说,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等我回来揍你就完了。对了,那三十多两银子我留下了,虽然不多,就当做预支阿絮和阿聪的学费了,我这儿大哥总得做点什么。



剩下两封信,一封辛苦秦帮主代劳送给老郭,另一封就交给阿聪吧,他肯定有办法送到她手中。



就说这些,等我到那边再与你联络,至于你怎么跟其他人解释,我就不管了,反正甩手掌柜我当惯了。



——你永远的大哥 陆雁”



“老郭:



没想到吧,我竟走了狗屎运,被人看中要去当那宗门弟子了,说走就走。据说门派很厉害,只是他们神神秘秘的不告诉我名字,等我知道名字后写信给你,你见识多,到时帮忙看看我这门派到底在江湖上到底是龙还是虫。



作为老友和老弟,我还是有几句话要与你说说。



首先是我那孩子窝里的几个孩子,特别是阿絮和阿聪,我还是希望她俩能多读书。我已与沐晗打过招呼,没准儿哪天这俩孩子就要到你这求学了,别让我知道你还敢收他俩学费,小心我回来收拾你。到时就算你跪地叫我大侠,我也手起刀落,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第二就是你那张嘴,你也是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可积点口德吧。虽然这几年我越琢磨你的那些怪话越觉得有意思,但你说话真是太不中听了,有时候连我都想给你两巴掌,就别说旁人了。以后若是还想好心帮别人,咱就先讲道理,道理讲不通你再开骂嘛,走个形式,别直接上来就那副阴损嘴脸。真担心再这样下去,你死那天都没人给你送葬,我可不一定能大老远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跑回来。



我虽然没正经念过几年书,但不得不承认,哪怕天天跟你聊天打屁的,我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我也不傻,知道是你有意为之,只是手段确实不怎么高明罢了。但你也别想太多,想让我拜你为师,还是太天真了,我还是那句话,下辈子吧哈哈哈。



好了,就说这么多。可千万别急着死啊,否则看不到我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你就在下面后悔去吧。



——学生 陆雁”



“一百两:



其实我不确定你能否收到这封信,甚至不知道你是否还想收到我的信,但我确实有话想说,所以硬着头皮还是写了。



其实是来与你告别的。



那晚答应你说要带你见见我外婆,如今兑现不了了,但我肯定外婆一定很喜欢你的。



而我马上要成为大侠了,有人觉得我天赋尚可,哭着喊着也要收我为徒,你肯定不信吧哈哈。其实是我觉得自己确实挺弱的,若真是我在意的人遇到危险,就我这三脚猫功夫根本拿不出手。



所以,既然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我就想出去闯闯,万一学到了一身本事,起码打起架来也有底气。到时若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狂奔千里也要替你出气。



还想拜托你一件事,我帮中有个跟你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算账本事一流,但就是为人有些木讷,不太讨喜。我想着时家家大业大又终日与钱打交道,若有相关契机,可否引荐我这个兄弟去试试,也算给他谋条出路,他应当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当然,不用刻意而为之,更不要因此陷入麻烦或风险之中。



再就是欠你的钱了。若换作昨天的我,这笔账我可能还在想怎么能赖掉,毕竟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怎么反倒欠你钱了呢?但我既然马上要成为大侠了,估计这些身外之物是少不了的,所以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行,就按你说的,三年内我定能凑上一百两黄金。此一百两可不是你的那个一百两哦。



所以,等着我吧。



啊对了,生腌蟹不应用精盐,而是要用未经加工的粗盐。知道你家不差钱,烹饪都习惯用精盐,但蟹的味道可就差远了。



就这样,我会再写信给你的。



——欠钱的 陆雁”



写完三封信已是傍晚时分,陆雁也学着外婆将它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桌子上,不断用手掌捻平已经很板正的信封。此时,距与那二人约定好的时间已不足半个时辰,该出发了。



少年深吸一口气,背上行囊,推门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