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八章:一百两

一位少年,一位少女,一个男孩,三人此时正边走边分享着刚刚的惊险经历。为了保险起见,少年还特地找了一件自己的粗布衣衫给少女披上,加之她灰头土脸若流浪小花猫的模样,这一路走来,还真没被旁人发现。



时雅提议可以直接去出事地点,那里更近,而且一定有时家人在,少年觉得有道理便应允了。



三人不知道的是,有位白衣人已经悄然跟了他们一路,特别是那两个男孩的一举一动,全都被他看在眼里。



快行至地方时,三人远远看到几名官兵和家丁正将那几具被踩踏致死的尸首扔到街边。由于事发突然,尸首多还没人认领,只有那个最先被推倒并一头撞在车身上的妇女身上趴着一个小男孩在嚎啕大哭,还有个姑娘紧紧握着妇女和男孩的手,颓然地坐在一旁,看样子已经无泪可哭了。



少年认识这对姐弟,家住的离旧庙不远,弟弟正是在老郭那上课的孩子之一,平日里十分调皮,常被老郭打手板;他姐姐比少年大两岁,长得秀气,说话声音也好听;家中还有个父亲,但几年前因为嗜酒,头脑一热冲撞了本地官军而被打成重伤,至今瘫痪在床,这个家庭几乎都靠着那死去的妇女一人支撑。



如今母亲身亡,父亲瘫痪,不难想象这两姐弟之后的命运。多半是姐姐会被哪家高门大户相中,命好点能做个小,命差点就是一辈子女婢,再差的话就必然会轮为娼妓;至于弟弟,能苟延残喘地活着就算走大运了。



少年望着这一幕怔怔出神,双眼通红,浑身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赵聪知晓少年的身世来历,只是陪着他并不说话。时雅也有些伤心,她已经大致猜出这些人正是死于刚刚那场与自己有关的混乱。



怔怔看了许久,少年才慢慢开口道:“一百两,我求你件事,一会麻烦跟你父亲说,被绑架后你侥幸脱身,是那对姐弟收留了你,然后尽量为他们争取一个好的‘另有重赏’,可以吗?”



时雅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赵聪听闻则如遭雷击,一扯着少年的衣袖欲言又止。



少年没有看二人,仍是望着姐弟俩的方向回答道:“突然良心发现,行不行?”



时雅并未计较少年突如其来的语气不善。她本就聪慧,看到旧庙的环境后,就已知晓少年和男孩的生活并不如意。时雅内心大致猜想了一番,觉得或许是这个场面让少年回忆起了什么事情。



“行,我一句话,这姐弟俩立刻就会成为时家的大恩人,保证她们后半生衣食无忧,没人会欺负他们。”



“谢了。”



听完这番对话,赵聪彻底没了心气儿,蔫头耷拉脑地蹲在一旁连连叹气。



“当然,保这对姐弟衣食无忧是我父亲的‘另有重赏’,我的还没说呢。”



本已经瘫成烂泥的赵聪立刻又打起了精神,伸长个耳朵,想听个真亮。



少年显然也没想到少女还有这么一出儿,惊诧地望向这个刚认识不过两刻钟的少女。



少女带着一丝坏笑地说道:“不过这需要你凭本事来取,毕竟我刚出了事,再想出府已然不可能,所以只能你来找我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少年听完气笑道:“一百两,你诚心刁难我是吧,你家是我想进就进的吗?”



少女噗嗤一笑,然后两眼温柔地盯着少年道:“谁让你是陆英雄呢?三个凶恶匪人都被你耍得团团转,一个小小时府不会难住你了吧?”



少年被这双灵动杏目盯得有些慌了心神,但嘴上依然硬气地回道:“那自然不在话下!”



听闻此言少女开心道:“那就说定啦,明日亥时我在府里等你,到时你抬头看就知道我在哪儿了,至于你是爬高墙还是钻狗洞,都是可以的哦,陆~英~雄~”



被揭破丑事的少年有些尴尬,但仍是硬气回复:“说定了!”



“明日再会,陆英雄。”



“等着吧你,一百两。”



说罢,少女将粗布衣服还给少年,缓缓向巷子尽头走去;少年也转过身,牵着赵聪从来时的路返回。



走出去二十来步,少年顿了顿脚步,回头望去。



只见那花猫儿脸少女正卖力朝自己挥着手,明眸皓齿,笑意盈盈。



当时川不经意间看到一个花猫儿脸少女就那般站在巷子口时,他先是一惊,再是一喜。



出事之后,时川哪都没去,就坐在妻女那架马车上。不是他不想去找,而是身为生意人的他很清楚,自己出去找无非也就是多一个人力,这个时候其实更需要有人坐镇以统筹各路信息并派发新的指示。按他的要求,所有出去搜寻的队伍每隔一刻钟就要派一个人回来报告消息,他就坐在这里等,依据进展实时给出新的对策。



无论是周围的官军还是自家的护院和家丁,都觉得这位财神爷是不是太淡定了些,自家闺女都被劫走了,自己还能稳坐于此。只是远观的他们都没有发现,时川的双手一直在不住地颤抖,眼里更是充斥着期盼与焦急。



直到看到那个熟悉的小小身影出现在巷子口,他已有些微微发福的身体仿佛瞬间轻盈似燕,如离弦之箭一般拨开围守的官军,一把紧紧抱住那花猫儿脸少女。



直到少女嗲嗲地说快喘不上气了,时川才慢慢松开双臂。



只见这位财神爷双眼噙着泪水,一会摸摸她脑袋,一会捏捏她手臂,直至确定她没有受伤,那另半颗悬着的心才安然落地。



他左手牵着少女,右手大手一挥,回府!



坐进马车时,他又借势瞟了一眼四周屋顶,这回倒是瞧见了那人,但心里仍是冷哼了一声。



时府内,自出事后便昏去的夫人此刻刚刚转醒,一睁眼就看到时雅完好无损地坐在床边,眼泪哗地就流了下来,赶忙问起之后的经历;同一时间,时川也正与一位神秘人在书房中密谈。



虽然明知对方来历,但时川仍是脸色极差地苛问道:



“出事时,祁先生人在哪里?这次幸亏小雅平安无事,若真有个三长两短,恐怕祁先生也没法交代吧?”



坐在时川对面的正是那瞬间斩杀两匪的白衣人,听到时川言辞不善,他由内到外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悦,仍是温和恭敬地说道:“实在抱歉,进城后我接到师门密信,信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说吾师于日前突然仙逝,我失神片刻便误了事。确是祁予有过在先,在此向时家赔罪。”



说罢便只见他站起身,面向时川深深作揖。



时川也没想到竟是如此,他深知不器剑府最重传承,师徒情分之重冠绝江湖,于是脸色便缓和了许多,温声道:“祁先生节哀,我之前并不知晓个中缘由,刚才太过咄咄逼人了些,还请先生见谅。”



祁予仍是没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只是说道:“一码归一码,错便是错,先生不必如此。但明日起我将回剑府祭奠恩师,前后约一旬,这期间还请先生谨慎行事,不能时刻看顾时家周全,也请先生见谅。”



时川赶忙道:“师恩重于山,理应如此,时家这段时间也会格外谨慎,只是那几个匪人?”



“并无特殊背景,多为各宗门不入流的外家弟子,近些年落草为寇,仗着自己有些功夫,做些烧杀抢掠之事。他们并不知晓马车所属,只当是普通商贾人家才动的手。闹事者共七人,一人被官军正法,另六人均被我处理干净。”



背景、原因、结果被他几句话交代得一清二楚,听完此言,时川松了口气,继而追问道:“救下小雅的那对姐弟?”



其实自陆姓少年与赵聪隔着窖门对话之时,祁予就已隐匿在旁,盯着一切。



由于身份特殊,他并不会轻易现身,但如果少年和赵聪做出一丝危害时雅的举动,二人的下场便会如那两名匪贼一般。



祁予当然很清楚是谁救下的时雅,也听见了少年和时雅在巷口的那番对话。但他并没有戳破时雅的谎言,而是去调查了那对姐弟的底细,发现只是寻常人家。



祁予觉得少年此举不差,有君子之风,既然有人愿意送出这份大富贵,那他也不会干涉。



“只是寻常人家。父亲瘫痪,母亲在刚才的混乱中身亡,算是有些孽缘,可以放心。”



时川点了点头,最后的一点紧张也慢慢散去。



他如此小心翼翼不无道理。近些年,想接近时家的人不在少数,明里暗里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尤其是针对三个子女而设计的种种手腕,有时让他这个老狐狸都感到颇为头疼。况且小雅在介绍那对姐弟时,明显看得出那姐姐的眼神经常飘忽闪烁,这才让时川更加放心不下。



但对于这位祁先生的手段和承诺,他还是十分信任的,既然他说放心,那就没有问题。对于救下小雅性命的恩人,怎样的赏赐都不为过,他已想好,只要两人背景干净,他愿意给姐弟俩一个义女和义子的身份,有了这道身份保障,姐弟俩别说衣食无忧,简直算得上脱胎换骨。



而此时,正坐在时府偏厅里的姐弟俩脑袋一直嗡嗡作响,已然转不动了。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先是母亲意外身亡,二人感觉天都要塌了;后有一位少女与他俩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再后来二人就来到了这个富贵人家,眼前都是没吃过的点心,没喝过的香茗,就连端茶送水的仆人穿得都跟大户人家的小姐一般好看,这都让姐弟俩完全摸不着头脑。



只是相比于弟弟,姐姐更加忧心忡忡。但身为女性,天生的直觉告诉她,那少女应该不是坏人......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