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六章:智斗(一)

郡太守在第一时间得知此事后当即下令,务必在半个时辰内找到时雅,并表明带回时雅者,无论兵民老幼,官府都会赏赐白银百两,时家另有重赏。



一时间,官兵、捕快、商贩、农民,甚至妇女和小孩全部涌入大街小巷,加入到搜寻之中。要知道,一百两白银足以支撑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开销,而时家口中的“重赏”,更是人人都知晓的分量。



刚从老郭那离开的陆姓少年也被眼前这幅奇怪景象吓了一跳,问了路人才知道,原来是时家大小姐被掳走了,官府和时家都开出了重赏。



本就常年为生计发愁的少年怎会放过这个机会,脑子飞速转了起来,很快就有了一套初步想法。



首先,一帮贼人绑架一名大小姐,成功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转移,现在郡城各出入口已经被封,这帮贼人应该会找个隐蔽处先避避风头。而他本就熟稔郡城里各种犄角旯旮之地,算是先天优势。



再者,自己的话太过势单力薄,只是今天草禾帮几乎全员出动,家里只剩个赵聪,好在这小子耳聪目明,在这事上或许还真能派上用场。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少年决定先回旧庙与赵聪汇合。



同一时间,城南某街巷深处,三道人影一闪而过,但仔细看来,其中那壮硕人影手中似乎还提着个女娃。正是刚刚上演了那出狗血戏码的两男一女,只是此刻三人脸色都很差。



其实,真正行事的远不止这三人,叫喊起哄的、暗中推搡的、造成混乱的都是他们这波人干的,这三位只是在明面上表演的角儿。



“当家的,这啥情况啊,金银细软没拿到不说,绑个女娃也就算了,但身后这架势有点忒吓人了吧,咱这是绑了个公主?”女贼转头问道。



那农夫打扮的汉子脸色极差,并未言语,只是狂奔。



拎着时雅的男子虽然体型壮硕,但却是三人里心性最差的那个,只听他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啊,怎么办啊,看那马车那阵仗,本以为就是个普通商贾人家,结果.....哎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神神叨叨过后,他还是鼓起勇气对那农夫扮相的汉子说道:“大哥,这小丫头的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份绝对不简单,要不咱把她丢这吧,没准还有跑路的机会。”



那汉子终于开口道:“不行,既然身份不简单,肯定也更值钱,豁出去了。”



听到这话,那女贼倒是轻轻笑了笑,而那壮硕汉子本就不多的心气儿又被抽走几分。



那女子身法和眼神都要更胜一筹,远远就看到前方有座破庙并知会了身旁二人,首领汉子略作思考便发话:“进。”



壮硕男子一脚踹飞门板,三人相继闪入庙内,发现这竟然是一处人家,只是此时刚好无人。几人稍微放松了一点,首领贼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厨房找水喝;那女贼倚墙而坐,但仍是机警地听着外面的风吹草动;倒是那壮硕汉子,把女孩扔到厨房柴火垛旁后,竟跪倒在残破佛像面前拜了起来,感情这位整日烧杀抢掠的大汉还是位信徒?



其实也不是没人,原本留下看家的那名男童,此刻正在庙外墙角处滋润着几颗小草,被突然的那声巨响吓得抖了好几抖,倒也算帮了他点小忙。



赵聪刚走到门口就发现那扇原本吱呀作响的破门竟不翼而飞了,聪明如他立刻反应了过来——有强盗!正当他准备探出头看看庙内情况时,却发现陆姓少年正从不远处赶来,他赶忙做手势让少年脚步轻些,少年心领神会,蹑手蹑脚地走到赵聪旁边并问道:



“偷看啥呢?”



“好像有强盗破门而入,刚好被我逮个正着。”



“逮着了吗?”



“还没,正要逮,你说来记瓮中捉鳖怎么样。”



“里面要真是强盗,你我加起来都不是个儿,鳖捉咱俩还差不多。”



“那怎么办?”



“你耳朵好使,先听听他们在说啥。”



“妥。”



于是就看赵聪皱着个小眉头,伸长脖子尽量把耳朵凑向屋内,然后边听边低声嘟囔给陆姓少年:



“三个人,不对,应该是四个,但有一个好像被捂上嘴了......”



“好家伙,这仨比强盗还猛,是绑匪.....”



“一个在偷咱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喝,一个在哐哐磕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另一个动静很小......”



少年白了他一眼说:“说点有用的。”



“说是绑了个小姑娘,被扔在厨房,正研究下一步该怎么办......”



一旁的陆姓少年越听越精神,这不赶上了嘛!那一百两竟送到嘴边了!



但随即他也犯了愁,身边只有赵聪这小子,战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仨绑匪绝对不是他俩可以正面对抗的。



去找官兵?更不行。他太知道那些当兵的嘴脸了,自己若是要贸贸然把官兵叫来,赏金肯定就别想了,都会进到他们的口袋里,而且为了杜绝后患,自己和赵聪大概率会跟那几个绑匪一样被一刀砍死。



想来想去,最合理的方案就是自行救出女孩,然后不去报官,而是直接去时家领赏。那时家虽然有钱,但口碑不错,想必不至于做出杀人灭口又不给钱的勾当。



虽然还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干,但少年仍是先把情况大致跟赵聪说了一遍,当听到“赏银百两”时,小家伙的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可当听到少年分析过当前形势后,小家伙也随之陷入了苦恼。



此时,庙里又传来了壮硕男子磕头拜佛的声音。



少年闻之便灵机一动,赶忙问赵聪道:“庙里原来那口破烂钟被你放哪了?”。



赵聪不解地回复道:“被我扔在佛像背后了,咋啦?”



少年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朝赵聪勾了勾手指头。小家伙一看他这表情动作就知道,这事有戏了。



等听完少年的全盘计划,赵聪满脸只写着两字——膜拜。



远处的人声马蹄声越来越近,俩人对视一眼,时机已到。



少年双手握住男孩的肩头问道“有没有信心?”



男孩拍着自己的小胸脯答道:“全都是信心!”



“那就走起!”



只见少年几步就跑到隔壁巷子,然后朝天大喊了一声:“绑匪在这里!”



远处的人声马蹄声忽地暴涨,纷纷寻着声音追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