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雁归吟 > 第三章:郭落第与陆杂鱼

少年之后再来,如果恰逢手头阔绰,便会带点东西,就当是他这位仁义君子交的学费了。但更多时候,他还是两手空空、没羞没臊地往那门口一坐,郭老先生也不在意,只是少不了笑呵呵地阴阳怪气几句。



在外人看来,这俩人一个老不正经、仕途不顺,逮啥都要讽刺两句;一个少年心性、缺乏管教,正是爱呈口舌之快的年纪,俩人一见面就拌嘴,拌着拌着,倒真拌出个惺惺相惜。



惺惺相惜到什么地步?俩人会互相给对方起绰号,都是那种直插心窝子的字眼。比如少年尤其喜欢称呼郭老先生为“郭落第”,郭老先生同样不遑多让,看到少年也是一口一个“陆杂鱼”。



但少年很清楚,在损人这件事上,这个一心想让自己拜师的老郭实际上是很让着自己的,毕竟这老头的嘴皮子功夫,少年亲眼见证过。



两年前当地大旱,庄稼歉收,粮食紧缺。城内高官贵人的吃喝倒没受什么影响,却苦了那些辛勤劳作的庄稼人。庄稼人往年收成一般是上缴一半自留一半,不仅自己够吃,还能剩下几个闲钱,但那年本就不多的收成被悉数收走,很多种了一辈子地的庄稼汉,最终却要靠讨饭过活。



那天冬天,城里多了很多无家可归、四处讨饭的流民,大门大户他们不敢去,生怕被护院和家丁乱棍打死,于是都集中在几条寻常百姓居住的街巷之中。



梨木巷有个俏寡妇,姓程,夫君几年前因病而亡,好在留下了还算丰厚的家产,加之二人并无子嗣,如果仔细度日,寡妇也算吃穿不愁。程寡妇行事低调,很晓得与男人保持距离,除了日常采买便极少露面。但她心地善良,尤其喜欢孩子,城里许多流浪儿以及草禾帮里的几个孩子都受过她的恩惠,特别是赵聪,一口一个“程妈”总能逗得她露出那难得的笑靥。



有一日,程寡妇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讨饭的半大孩子,程寡妇看那孩子虽已不小,但委实可怜,便起了怜悯之心,要领孩子回家给些吃食,这一幕恰好被不远处的老郭看在眼里。



眼神古怪的老头叉着腰就当街叫嚷起来:“呦,骚寡妇这是要领野小子回家啊,坑头烧热了吗?如果还没烧,老夫可以勉为其难地帮衬一把,而且绝对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其实要我说,炕也甭烧了,这野小子怎么也得十五六了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正是屁股能烙饼的好年纪,又憋得够呛,正所谓干柴烈火一相逢,便烧却人间无数......”



故意把“烧”字加重音的老头在那喋喋不休,引得周边路人纷纷驻足,指指点点。



程寡妇一张俏脸早已通红,再瞟一眼那讨饭孩子,确实勉强算个男人了,若带回家哪怕只是给些吃食也少不了要被人说小话,于是也顾不得那么多,心一横便快步离去。



眼看讨饭孩子想追过去,只听见老郭又说道:



“看看看,野小子真等不及了,这是要饿虎扑食啊,你别说,这一扑准能吃个饱,各种意义上的那种。”



讨饭小子听到这话不好再追过去,还没走远的程寡妇听到这里,更是羞怯难当,狠地一跺脚,小跑着离开。



发现没了热闹可看,人群便逐渐散开,只剩那讨饭少年狠狠地盯着老郭。



老郭不以为意,反倒笑眯眯地调侃道:“怎么?俏娘们没扑着,想扑我这老头子?你这野小子倒是口重得很,我喜欢,要不您里面请?我保准让你也吃个饱。”



老郭一番话这倒给讨饭小子造一愣,缓过神后便悻悻离去。



没过两天,官府贴出告示,大意是说官府抓捕了一批假扮流民的山贼,这伙山贼往往以男丁稀少的人家为目标,先示弱取得信任,后用强霸占人财,已在周边村县作案十数起,并于日前被抓捕归案。



少年曾问老郭是否当时已经看出那小子是山贼了,老郭则说撞大运了,没想到会是山贼,只是那小子的身子骨看起来就不像饿极的流民。再说了,那俏寡妇自己都还没吃到嘴呢,哪能让那野小子先占了便宜。



对于老郭这些半真半假的回答,少年其实并不在意,只是让他诧异的是,之后程寡妇每次遇到老郭,都会轻轻施一个万福,老郭往往坦然接受,有时候忍不住说两句荤腥话,程寡妇也不气恼,神色如常。



少年毕竟是少年,心里有话藏不了太久,某日在又一次看到这别扭场景后,他坏笑着问老郭:



“拿捏了?”



“你看呢?”



“厉害啊。”



“想学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真有点。”



“拜师吗?”



“滚吧你。”



少年不明白,老郭为什么那么希望收他为弟子,他连个功名都考不上,自己更不是读书的料,这俩人要成为师生,纯属互相耽误事。但老郭十分坚持,相识这几年里,有事没事就要提一嘴,少年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纯当跟他斗嘴玩。



这不,今天又来了。



“你老来偷师也不是个事儿啊,不光彩,并非君子所为。”



“什么叫偷!稚鸡肥鱼都白吃了是吧?而且我现在大小也是个孩子王,要供好几张嘴吃饭,怎么样,这所作所为够君子吧?”



“还有脸说?那孩子窝的大事小情都由那个小公子担着,你就跟他家长工似的,还真拿自己当大王。”



“问题是跟你混也没出息啊,我是图你考不上功名,还是图你娶不上媳妇?”



“为师这不是以身试法,从自己失败的经验中总结出了一套成功理论嘛,师从于我保你平步青云,未来成就相比那位曹句读是只高不低。”



“唠嗑就唠嗑,别总想着占便宜,为师什么的过分了啊。”



“让你提前适应适应。”



“真不必,这辈子你就甭想了,下辈子你老兄要是真能考上个状元榜眼的,我扑通就跪倒在你面前,哭着喊着求你收了我,怎么样?”



老郭笑了笑没接茬,因为他知道,他离下辈子或许真不远了。



瞧见老郭没说话,少年也不再言语,平日里相当聒噪的一老一少就这样倚门而坐,仰头望天,各自思绪万千。



这日午后,天上云舒云卷,檐下清风拂面,吹乱了老者的须发,也撩起了少年的思念。



沉寂了半晌,少年蓦地问道:



“老郭,你说我还能有出息吗?”



那边没有回音,少年也不急,只是继续望着麻雀叽喳,枝丫摇曳。



过了好一会,老郭才缓缓吐出四个字:



“人定胜天。”



“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