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游戏体育 > 我真没想当旧日支配者啊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钚之火
    我真没想当旧日支配者啊正文卷第一百七十五章钚之火李牧站在了幽能塔上,张开了手掌,感受迎面吹来的风。他的脸色苍白,白的就好像蜡一般,几乎看不见一丝的血色。

    他提起水壶,喝了一大口太阳之泉,脸上才浮现出了一丝红晕。

    现在他的感觉十分奇妙,虚弱与强大两种对立的状态再他的身躯上叠加了。

    二十条遍布周身的灵能通路在他的身躯之中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灵能在其中近乎永不止歇的高速运转着。流过四肢百骸,再回到大脑,近乎永不止歇。

    在彻底的完成抱丹,构建好灵能通道之后,李牧终于能体会塑能系觉醒者眼中的灵能是怎样的了。

    竖起一根手指,纯黑的灵能在他指尖上方凝聚成了一团,就仿佛黏稠的火焰一般微微摇曳着。

    他屈指一弹,火焰便如同火流星一般飞射而出,手指一勾,灵能便又飞回到了指尖。

    在灵能通路的辅助下,李牧已经能够做到隔空控制灵能,范围大约在百米左右。这个成绩已经和那些较弱的塑能系觉醒者相当了。

    与之前连灵能无法离体的窘迫不可同日而语。

    他能够感觉到,灵能与身躯有机的集合在了一起,它不再是靠外界刺激而觉醒的能量,更像是血液这样与生俱来的器官。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根据龙吟金钟罩上的秘法,在灵能通道上开辟出细密的支路。这是个水磨工夫,需要在灵能通路固化之后才能进行。

    新构建的灵能通路需要长期的灵能运转,才能彻底的固化在身体之内。而且最好在战斗之中行进。战斗时的极度紧张状态会对灵能通路造成巨大的负荷,对于灵能通道的固化效果是平静状态无法相提并论的。

    接下来的战斗机会可不会少。

    李牧看着远处的城镇,难得的出了神,片刻之后,他就摒弃了心中的犹豫与软弱。

    换源app,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他准备尝试使用欧罗宾五眼人秘术。

    秘术的本质是将某件奇物转化为体外的灵能器官,提前拥有第三能级的某些特质。

    而且由于奇物的死物特性,承受能力远超活体的内脏。由奇物所转化而成的灵能器官通常都非常强大,远超一般的灵能器官。

    强化系觉醒者在到了第三能级之后,需要通过灵能与圣契来改造自身的组织器官。这些灵能器官能够为觉醒者带来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对第四能级的觉醒者拥有碾压性的优势。

    ......

    ......

    十一夜节是兴都联邦的一个重要节日,在雨季与旱季之交举行。十胜节结束之后,恐怖与黑暗的雨季就彻底的降临了。

    因为谁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安然度过雨季,所以大多数人都会在这三日里彻夜狂欢,沉浸在盛大的节日中,试图忘记雨季的危险。

    不过在贫瘠的奥里萨辖区,平民们的娱乐活动非常的有限,即便是十胜节,也不过是喝点酒,在广场上观看过路马戏团的歌舞。

    不过在今天,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点燃钚之火。

    雨季的季风会吹走笼罩在废土上空的辐射尘埃。在人类失去钚之子的庇护之后。卷族会像食蚁兽一般摧毁一个又一个的聚居区,将里面的人类像蚂蚁一样掏出来吃掉。

    钚之火就是人类在雨季之中最后的庇护,每个聚居区都会花费高昂的代价,从总督购买钚之种,然后在十一夜节的最后一天点燃,以期度过这漫长的雨季。

    只有潘查雅特议会和治安官双方签字的书面申请,才能向申请总督购买钚之火。

    这也是总督控制辖区内聚居区的手段,如果想要惩罚一个驱逐潘查雅特议会和治安官的聚居区,都不需要派出武装部队武力镇压,只需要禁绝钚之火的购买权限就行了。

    过了一个雨季之后,那些试图脱离总督统治的聚居区就会消失在荒野里。

    手艺拙劣的匠人用纸和木棍扎了七八个怪模怪样的卷族,堆在了广场的中央。

    作为议员代表的塔伯奋力将一个火把掷入纸扎的卷族之中。橙黄色的火焰迅速的吞噬了纸扎的卷族们,熊熊燃烧着。

    围观的镇民们发出一阵欢呼声,将各种鞭炮也扔入其中。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焰火四射。

    在冲天的火焰之中,那些纸扎的卷族很快的就被燃为灰尽。塔伯拿起一根涂了油脂的新火把,用地上的余尽点燃。

    钚之种是一块约莫拳头大小的银白色金属,被放置在了一个阴刻着太阳纹路的铜制器皿上。

    在接触到明火之后,整颗钚之种立即放出闪耀着五彩光芒的焰光。焰光虽然微弱,但却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只是盯着火焰看上片刻,就会产生一种极度眩晕的幻觉。

    镇民们用狂热的目光看着钚之焰,灵魂教团的教士被治安官杀光了,想要在雨季之中活下来,他们只能依靠这朵小小的钚之火。

    这么一块钚之种,能够燃烧六个月,庇护奥尔金镇度过危险的雨季。奥尔金镇为此花费了整整八百金拉苏。潘查雅特议会的议员们一共出了一百五十,剩下的金额几乎榨干了镇民们在旱季的积蓄。

    李牧疏离的站在人群之外,看着这热闹的一幕。

    整个奥里萨辖区各个聚居点的平民们正拖家带口的向着迁徙,他们拖着大小包裹,带着老人妻女,在镇外扎下帐篷。

    帐篷区乱糟糟的,臭气冲天,污水肆意流淌。

    钚之火的威能在这里已经微弱到极限,只能带来一点心理上的安慰。

    议员们手下的枪手们正在逐个帐篷收取费用,他们需要缴纳三十个银赫托才能在镇外扎营,否则就会被赶出去。

    即使对于议员来说,这也是一大笔收入。

    这样的人并不少,他们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新的潘查雅特议员们能够仁慈一点儿。因为缺水和掠夺者,今年棉花的收成并不好,很多人凑不出这笔钱。

    黑洞洞的枪口彻底的泯灭了这些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