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我怎么又火了 > 第三十七章 上大学
    “真不用送了。”

    高铁站,陆行川拖着行李箱背着书包正在劝自己爸妈。

    “在家不都说好了嘛,送到这儿就行了,一会儿到了郑州还有朋友跟我同一趟车呢,而且学校也在高铁站接人,这个你们不用担心。”

    其实并没有。

    不过陆行川确实不太想让爸妈去送。

    “爸,妈,我还是那句话,你们不用给我打钱,我没什么问题。你们也看电视了,我现在能给人写歌赚钱。”

    陆行川抿了抿嘴,“之后你们要不还是把工作辞了吧,钱这方面我可以想办法。”

    他老爸是在热力公司看大门的,老妈是在大学女生宿舍看门的。

    其实就是年龄到了走的内退,一个月厂里给发九百块,然后他们自己又跑去外面找的活。

    上十二小时休二十四小时。

    陆行川经常在早上六点听到关门声——这是去上班了。

    如果是上午八点的开门声,则是下班回来了。

    如果是夜班,就是下午五点。

    可老爸都接近五十了,老妈也四十多了。

    其实......陆行川并不想让他们这个年纪了还去辛苦。

    这样就连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都不多。

    而且......某次吃饭的时候,老妈说起所谓的三十岁班长训话的样子,话里话外都是委屈。

    陆行川只能默默低头吃饭。

    要赚钱!

    哪怕不为了自己的别墅豪车一般的“普通生活”,也要为了爸妈赚钱!

    所以拍电影的事情确实迫在眉睫。

    经过陆行川苦劝,最终爸妈终于松口了。

    老爸态度冷淡,只是说了句“我去外面抽烟”,就离开了。

    老妈把陆行川送到了进站口。

    陆行川瞥了眼老爸的背影,说道:“妈,跟我爸说真不用给我打钱,你们给我这两千块就够用了。我现在能写歌,自己赚钱就行。

    “等我之后有空了随便写几首歌,到时候咱就换套新房子。”

    等他电影拍完上映,一定要给爸妈换套大房子!

    “不用,你自己留着就行。给我们也是帮你存着,我们也没花钱的地方。”

    老妈回头看了眼,才低声说道:“你不知道你爸多高兴,最近晚上他天天下楼看别人打牌,一聊就说他儿子上过电视,还跟人家明星一起唱歌呢。”

    陆行川低头笑笑,“我爸以前不是天天就喜欢在家里看电视嘛。”

    其实他明白的。

    那是因为老爸以前没什么可炫耀的。

    自己在厂里当了一辈子工人,现在又去给人看大门,他觉得自己帮不上孩子什么,也觉得孩子普普通通,没什么能跟人说的。

    不想被别人炫耀,自然就不去了。

    “反正你自己把握就行,现在好好上学才是真的,最起码先把毕业证拿到手,到时候考公务员什么的也方便。”

    老妈一边帮他整理衣服一边絮叨,“还有,大学该谈恋爱就谈,不过别找什么明星,长久不了的。

    “就找个小家碧玉的,那种喜欢你的,喜欢你的才会对你好。”

    “嗯,我知道。”陆行川摆摆手,“妈你回去吧,路上慢点儿。”

    “行,那我先回去了。你把水瓶放旁边就行,记得把包背前面,上车之后别忘了发个消息。到站了也发个消息。”

    听着老妈的絮叨,陆行川觉得心里堵堵的,但他没表现出来,甚至显得有点儿不耐烦。

    “我知道了!赶紧回去吧!记得到家了也给我发个消息!”

    老妈还是站在远处没走,老爸也站在旁边。

    直到进候车大厅的时候,陆行川回过头,还能看到爸妈的身影。

    深吸一口气,他转身顺着电梯上了二楼候车大厅。

    等了半个小时,终于检票进站了。

    陆行川买的是二等座,幸运的是他坐的是靠窗位置,而且是两座的那边。

    过了一会儿,他身边坐下一个青年。

    一看到陆行川,他就是一愣,“兄弟,我看你咋这么眼熟?”

    自来熟吗......陆行川淡淡道:“可能因为我长得帅吧。”

    “确实。”那人郑重其事点了点头,“就兄弟你这亭亭玉立的样子,如果见过一次很难让人忘掉。”

    亭亭玉立......陆行川听了想打人。

    不过他现在认不出来也正常。

    毕竟现在陆行川并没有中分,而且也没穿白衬衣戴眼镜。

    虽然还有几分相似,但那种白月光一般的“高中校草学长”的气场却没了。

    应该说,那其实也是陆行川表演出来的。

    靠的纯粹是演技。

    “兄弟你也是去北京上大学的?我今年大一,是首都经贸的,你是哪个学校的?”

    他这话倒是让陆行川第一次正眼看他。

    小平头,挺精神一小伙,看身高挺高,不过稍微有点儿丰满。

    根据陆行川目测,大概有一米八四上下,体重大概在两百斤左右徘徊。

    可能少一点儿。

    最起码第一眼你不会觉得他是个胖子。

    “我也是首都经贸,今年大一。”

    “哦?那咱俩可真是王八看绿豆!我叫聂泽方,双耳聂,兄弟怎么称呼?对了,我是工商管理系的。”

    看着对方伸过来的手,陆行川跟他握了一下,“陆行川,也是工商管理。”

    “哎哟卧槽!这可真是猴子拉屎——缘分啊!咱俩这又是老乡又是同学的,要不干脆住一个寝室算了!”

    这哥们变得贼热情。

    “我跟你说,这大学就是汹涌澎湃啊!我听说咱首都经贸的女生资源挺璀璨的!我跟你说,我以前在高中的时候文学造脂老高了!当时作文朗诵大赛,我诵的那叫一个如火如茶!”

    见陆行川没说话,他讪笑两声,“咳......抱歉,我有点儿不吟持了。”

    陆行川:“......”

    好家伙,这还是个成语小能手。

    就是这成语要么用的不是地方,要么就干脆字儿都是错的。

    确实文学造诣不高。

    陆行川心头一动。

    现在自己的皮包公司草创,去学校报个到之后他就打算开始计划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了。

    这兄弟......说不定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工具人。

    最起码就这热情劲儿也足够了。

    没办法,现在缺人,抓住一个人就得用。

    不过......先观察观察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