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 第五章 小千早
    “马上就是高中生了啊,小见……还是去东京那样的地方。”

    “嗯,小千早是在羡慕我吗?”

    “我才不羡慕呢!你等着瞧吧,将来我也要考到东京的高中去!”

    碧波荡漾,波光粼粼的大河边,古手川神见戴着个鸭舌帽,手拿钓竿,坐着带来的小马扎,一边注意着水里的浮漂,一边和旁边的小千早聊着天。

    小千早也拿着个钓竿,和她另一边的姐姐一起,一大两小三根钓竿,排成了一排。

    出来钓鱼了,奉阿姨之命,和石川家的两个孩子一起。

    石川家的大女儿叫千夏,即将念国三,鹅蛋脸,麻花辫,文文静静的,倒是很难让人把她和“千夏”二字联系起来。

    不过也许正是石川家里的大人见她太安静,所以才起名“千夏”,希望她能活泼一点。

    石川家的二女儿千早,则完完全全的是个小话痨。

    明明才十二岁,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还带着一点小孩子的傲娇,有时候说话又老气横秋的,总想装个大人。

    就好比现在,这小丫头的心思一点儿都不在钓鱼上,明明对东京很感兴趣的样子,却非要用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

    “东京很远吧?我听爸爸说,要转乘好几次车。”

    “嗯,到时候健二叔会开车直接送我去冈谷,能省不少麻烦。”

    伊那市这地方确实够偏僻,而他们的村子又是伊那市里的偏僻地方,这平常想出个远门儿,真挺难的。

    “小见很想去东京那边的高中读书吗?”

    “有机会出去涨涨见识,其实也挺好的。”古手川神见含糊了一句。

    其实他去东京读高中是健二叔强烈要求的,虽然那边确实比这种偏僻的小地方要安全很多。

    但……就他本人的意愿来说,还是蛮想留在这边的。

    健二叔和秋叶阿姨只是住在村子里的普通人,要是遇到个什么事儿的话,还真不大能放心的下。

    再者,他到东京读书,每个月的开销也一定不小。

    健二叔虽然有些家底,也只是在村子里面。

    也就是现在他有点儿能耐赚钱了,当初才没有说不。

    “哼,果然还是想去的!”小千早嘴巴撅的都快能挂酱油瓶子了。

    她心里不太愉快,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脚丫子。

    要是妈妈早几年把她生下来就好了,那样说不定现在就可以和小见一起去东京念书。

    倒、倒不是在意什么的!

    只是妈妈说过,将来她要嫁给小见当新娘的。

    她是个乖孩子,最听妈妈的话了,将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绝不会皱一皱眉头。

    可现在小见一走,以后再想见一面说不定都千难万难了,甚至时间一长的话,再把她给忘了,那可怎么办?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在电视上看到的东京女生,确实要更时髦一点……

    可这也不能怪她呀,她们村子里连个像样点的便利店都没有,穿的衣服也一直都是姐姐以前的旧衣服。

    小见又没什么心眼,看上去傻乎乎的,还对人那么好,万一有坏女人对他起了坏心思……

    她忽然用力甩了甩头,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行,绝不可以让这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也绝不能让小见忘了自己!

    一定得做些什么才可以……

    一旁的古手川神见压根儿就想不到,身边这小丫头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他侧头看了眼,见她眉毛拧巴在一起,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只当是因为钓不到鱼不开心,不由乐着道:“怎么了?小千早舍不得我吗?没事没事,一会儿我多分你几条鱼……”

    “哪有!”小千早顿时涨红脸,否认道:“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出那么远的门一定会害怕,所以才这么问了句!你不信就算了!”

    古手川神见并没有多想,抬手拍了拍手边的剑袋:“不用担心,还有它在呢!”

    小千早低头看了眼,也伸出小手,在剑袋上摸了摸。

    里面装着什么她自然知道。

    “小见……”

    “啊?”

    “那个转圈圈剑真好看。”

    “转圈圈剑?”古手川神见一愣,想了会儿后就明白了,摇头道:“那不叫转圈圈剑。”

    “啊?那叫什么?”

    “那叫太乙逍遥剑。”

    前世他习承的剑法很多,这几年也都各有练习。

    逍遥剑的招式虽然不多,但剑势很快,身法翩若游龙,确实好看。

    “太乙逍遥剑?”小千早在她这个年纪还理解不了这个词,于是自个儿嘀嘀咕咕了一句:“还是转圈圈剑听上去可爱一些。”

    他们俩聊着天儿,就只剩千夏一个人还在安安静静的钓鱼。

    石川家的大女颇有静气,目光专注,不为外物所扰。

    三人里,也属她钓到的鱼最多。

    古手川神见稍微落后,别看他一直在和小千早说话,手上也毫不含糊。

    至于小千早,身旁的水桶里连个虾米也没有,毕竟她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

    但小孩子嘛,天生好动,沉不下心很正常。

    何况还是钓鱼这种磨性子的事,能一直在凳子上坐着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乡下地方没太大的生活压力和什么生活节奏,时光也总是过的很快。

    中午,三人拎着水桶回村。

    古手川神见钓鱼的运气很好,收获满满,现在心情舒畅,就连夜里空手而归的郁闷也跟着消散了大半。

    小千早没钓到鱼,当然她也不在意。

    几人很快到了各自的家门口,小千早对他挥了挥手后,就马上往院子里冲,找她的母上大人商量主意去了。

    千夏则冲他微微鞠躬,像是感谢今天的照顾。

    古手川神见也挥挥手,背着剑袋,提着水桶里的五六尾肥鱼,转身回家。

    回到屋里,把鱼放到厨房,和健二叔和秋叶阿姨打声招呼后,就扛着剑袋和鱼竿上了楼。

    但刚上到二楼,就听到了外面的街上有人在“笨蛋、笨蛋”的喊着。

    他东西也没来得及放,走到正对前院的阳台前,推开窗朝外面望了望。

    门口的街上,一个皮肤晒伤挺严重的青皮头小子,怀里搂着个足球,正边跑边冲着小千早家里吐舌头。

    先前才道过别的千夏束着手站在门前,等青皮头小子跑远后,才转身回去。

    古手川神见也收回目光。

    骂人的青皮头小子他认识,是村子另一头福田家的孩子,虽然和小千早一般大的年纪,但已经是有名的熊孩子了。

    经常能把一群大人给气的哇哇叫,尤其是小千早和千夏的爸爸,差不多是全村里面排第一不待见他的。

    大概是这小子路过这边,刚好看到了来关大门的千夏,就开始嘴臭了……

    “这孩子调皮老不改,多半是欠揍。”

    “一顿不够,就再揍一顿,保证能治好。”

    古手川神见嘀咕一句,关好了窗户。

    一会儿吃过饭,他得好好的眯一会儿,补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