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易术大宗师 > 第三十二章 忽悠刘广谦
    新版的《圣诞快乐歌》虽然听上去还不错,但李玄玑并不满意。

    乍一听,确实可以吸引眼球,但还不够!

    没有一鸣惊人效果。

    而且,这首歌或许能吸引学生们的关注,但是对老师这个圈层没有多大的共鸣。

    歌词和表演形式也有些不妥。

    搞不好会给老师和校领导们落下一个轻佻的印象,不利于以后建立为人师表的人设形象。

    不行,还得再想想,得换首歌……

    于是思索了一会儿后,李玄玑又试了弹奏了几首曲子。

    不过这些曲子他只是弹,没有唱,最多偶尔跟着哼上两声,惹得一旁的刘广谦摸不着头脑

    最后,李玄玑选定了一首旋律听上去极为普通,毫无亮点的歌,反复练习了几遍。

    刘广谦如果没有听过之前的那首《圣诞快乐歌》,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

    现在有了对比,想法就不同了。

    虽然没听到李玄玑唱,不知道具体的歌词,但单只是听旋律,就让刘广谦觉着索然无味,让人昏昏欲睡。

    具体怎么形容呢……

    旋律单调且不断重复,还有着一股子中年大叔的胡子渣味道在里面。

    总之绝不是学生们喜欢的风格。

    这样的歌,哪怕歌词写的再好,刘广谦也不相信能有多出彩,至少不会比之前第一首歌强。

    出于好心,期间刘广谦几次提醒暗示,希望李玄玑还是弹唱最开始的那首圣诞歌。

    但李玄玑可不管刘广谦怎么想,他认定的事,谁也干涉不了。

    所谓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大佬做事,还用得着你一个学生在一旁指手画脚?

    对此,刘广谦无奈的同时,也只能由着这位李老师任性而为了。

    敲定歌曲后,李玄玑没有放忙得焦头烂额的刘广谦离开,而是有目的地聊了起来。

    “你叫刘广谦是吧?院学生会主席?大三?”

    “专科吗?”

    “哎呀,专科呀……你现在大三,那下学期,不是还有半年就毕业了?”

    “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呢?专科出来不好混的呀,而且你又学的是钢琴方向……”

    “去中小学当音乐老师啊……你争得过铜城师范音乐学院的本科生吗?”

    “嗯,有信心是好事,但是还有一点我想提醒你啊:你一个男老师,长相又不太出众,你有信心争的过那些漂亮的女老师吗?”

    李玄玑光只是一个开场白,就让刘广谦脸红脖子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实在太丢人了!

    而且打人不打脸,这个李老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哪里有伤就往哪里撒盐啊!

    渐渐的,刘广谦心中也来了气,挺有骨气地道:“老师,其实我家里有点关系,毕业后直接去铜城三中当音乐老师。我们音乐系教钢琴的张老师,到时候也可以帮我说上几句话,直接走人才派遣程序过去,享受在编同等待遇。”

    李玄玑依旧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嘴巴却很毒:“不错不错,未雨绸缪是好事。就是吧,铜城三中?好像只是个普高吧?不是什么太好的中学啊……”

    刘广谦脸色难看至极,语气生硬地反问道:“李老师,您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吗?”

    这话潜台词很明显:老师里面,老子可从来没见过你,你这人管得特么的真宽!

    “是老师呀!”李玄玑一脸坦然:“刚来学校,还没正式入职,这个学期快结束了,所以暂时没什么安排。下学期可能会去你们音乐系当辅导员。”

    一听“音乐系辅导员”这六个字,刘广谦不由得脸色一变。

    他后悔了,后悔不该顶撞对方。

    大学辅导员,虽然在老师队伍中地位不高,但在学生们眼中,那就是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大BOSS!

    基本上,学生们的所有事情,就没有辅导员不能管的,而且极具威慑力!

    学生们一般都不怎么怕各科教学老师,迟到旷课挂科什么的,只要不太嚣张,事后及时弥补,一般都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是敢在辅导员面前嚣张……

    那可以说,从新生报到第一天开始,大学几年期间,辅导员有无数种办法让一个学生变得抑郁。

    开学领物资、分床位寝室、军训、学费、考勤、卫生、选干部、学业成绩、评优保研、奖学金、助学金、勤工俭学、社会实践活动、思想心理教育、监考阅卷……等等等等,全都是辅导员的工作职责。

    每一个环节,都可以给你挖个坑,但也可以直接让你躺赢。

    除此之外,辅导员不光要对接学生和教学老师,很多工作还需要对接教务处、学生处、团委、就业处等多个部门,甚至还要对接保卫处、直接与学生家长对接。

    可谓是上能达天听,下能查民情,前能问老师,后能找家长!

    总之,大学辅导员就是这么一种很神奇的存在。

    这也是阮高明反对李玄玑当辅导员的原因。

    因为辅导员在学生们面前是很风光,但就是因为要管的事情太多,成了干杂活累活的苦力,而且工资收入还低,发展前景不乐观,很多老师都是避之不及。

    不过,别人避之不及,李玄玑却求之不得。

    有了这层身份,正好方便执行自己的大计啊!

    眼下情形便是如此。

    如果李玄玑只是个普通的教学岗老师,人家刘广谦可以根本不鸟对方。

    但如果是辅导员……

    哪怕刘广谦是院学生会主席,也不得不低头,毕竟他还有半年才毕业呢!

    打击刘广谦,当然不是李玄玑的目的,这只是一道开胃菜。

    打压完对方之后,李玄玑便开始忽悠了:“刘广谦同学,你是咱们院的学生会主席,说明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我想问问你,毕业后在一所普通高中里当音乐老师,你甘心吗?”

    刘广谦红着脸,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才气馁地低着头道:“老师,就算我不甘心,也只能这样啊……就像您说的,我一个三本专科院校毕业的,还是个钢琴专业的男生,出来又能干什么……”

    李玄玑微微一笑,语气变得柔和而深沉:“刘广谦同学,永远不要因为此时此地的境遇,而放弃对未来的向往,因为真正重要的不是你身处何处,而是你要往何处走……”

    此时刘广谦不由得讶然抬头,李玄玑迎着对方的目光继续道:“有些路,走起来艰涩坎坷,有些路,看过去毫无尽头,可若你知晓方向,一步一步走下去,就会越来越顺遂和平坦。”

    说到最后,李玄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我想,若你愿意走向光亮,即使再暗的地方也能渗透阳光!”

    听完这番话,尤其是最后那句充满鼓励的话语,刘广谦不禁一脸动容,眼眶也有些湿润。

    尽管他也不明白李玄玑这碗鸡汤到底说了些什么,但就是很感动,就是这么奇妙。

    李玄玑微微一笑:“刘广谦同学,现在呢,我有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