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我做镇尸人的日子 > 第四十四章 别让他读条!(求关照)
    苦陀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气,眸中满是血丝,蛇矛被丢在一旁,他的皮肤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让他奇痒难忍。

    他低声咆哮一声,双手在胸前撕出两道血痕,血液滴落在地上。

    另一旁,宁宇双手舞动,一股无形的血气在波动,那是宁宇留在银针内的气血,可以远程操控,在苦陀的体内游走穿行,给其造成了莫大的痛苦。

    弥陀皱眉,双眸中金光四散,化成细小的梵文,在虚空中延伸,似乎要延伸到苦陀的身上去。

    然而,李都统并不会干看着,手中银刀锃亮,三道血色刀气破空而来,将那些细小的金色的梵文湮灭在虚空中。

    沙陀咆哮一声,又冲了上来,一步一步在地上踩踏出一个个深坑。

    嗖!嗖!嗖!

    破空之声不断传来,一道道黑影从屋沿上落下,伴随着一道道羽箭,沙陀猛然止步,脸色难看,身上的袈裟被扯下,拿在手上甩动了起来。

    将射向他身上的那些羽箭都阻拦了下来。

    四面八方,一尊尊黑甲士兵封住了这里,长弓,长枪,长剑对准了场中。

    李都统的脸色舒缓了下来,黑甲兵到了,已经不惧对方了。

    就在这时,苦陀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躯体不断的痉挛,像是触电了一般。

    宁宇满头大汗,双手在虚空中猛然一扯:“给我下来吧!”

    只听撕裂声传来,苦陀浑身的上下的皮肤竟然脱落了下来,皮肤与血肉之间还拉出了丝,血淋淋的皮肤飘落在了地上,以头苦皮为中心,竟然像是一朵花。

    这就是金花针法!

    宁宇喘着粗气,金花针法太耗费心神了,银针沿着皮肤撕裂,割裂神经与筋络,还得沿着特殊的行进路线施针,才能让皮像是花一样。

    剧烈的痛苦以及浑身上下如同水柱一般喷射而出的血液让苦陀双嘴张开,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一瞬间,王统领的鬼影也在宁宇的视线中消失,一股磅礴的力量涌入宁宇的躯体中,他浑身上去散发出浓郁的血雾。

    人屠法,这是一种杀法,顾名思义,以搏杀为主,以人本身为屠杀的兵器,手,脚,肘,腕都是如此。

    人屠法是王统领的压箱底的本事,宁宇浑身上下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而又在特殊的力量之下重组,丹田中的血气丹滴溜溜的转,不知从什么地方聚拢血气,慢慢的增大,分明入了丹如拳的境界。

    弥陀紧盯着宁宇,金色的瞳孔似乎洞悉了一切的秘密,他深深的皱了眉头。

    临阵突破?这不是只有在传记小说,以及说书先生口中才能听到的事情吗?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看了一眼倒地的苦陀,血肉皆在,血气丹化开,血气散尽,正常的死亡现象,也没被邪法吞噬掉气血之类的。

    难不成这家伙真是什么天才之类的?

    他这双眼看不透的家伙不少,可区区化丹就让他看不透的,这还是第一个的。

    不过,未等他仔细思索,只感觉眉心一凉,只见外围的士兵们已经组成了一种军阵法,气血被构连在一起,形成了一柄长发数十丈的血气长枪,对准了宁弥陀。

    沙陀一步步后撤,立身在弥陀身前,警惕的环顾四周。

    此刻,弥陀的眉头反倒是舒展了开来。

    “苦陀已死,你与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矛盾了吧,不如相安无事,莫要打破这来之不易的平衡。”弥陀带着笑意,对李都统道。

    他并不想与太渊皇朝起冲突,即使苦陀死在了这里,他仍然想息事宁人。

    “可能吗?弥勒天的妖人,害我百姓,已经有不少人被你们害的神志不清了。”李都统冷喝,抬起了手,不准备废话,想直接镇压两人。

    弥陀摇了摇头,眸中金光似乎更加的炽烈了,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他盘坐在地上,双手合十,不知在念叨些什么。

    沙陀虔诚的匍匐在地上,面对弥陀,甚至将自己的背部不设防的暴露了出来。

    此刻,宁宇宛若获得了新生般,站起身上,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不过也是非常迷茫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虽然他不懂这家伙在干什么,不过有一点他能看的出来,这家伙要放大招了。

    他急忙后撤,同时嘴里还在呼喊:“赶紧动手,别让他读条了。”

    李都统看了一眼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神秘人,大手一挥,虚空中长达数十丈的血色长枪划破虚空而至,

    轰隆隆!

    一声轰鸣,大地在震荡,尘土飞扬中,有一股金光浮现,宁宇面色凝重,他感觉到了一股气息。

    李都统同样感觉到了,虚空中梵文声响起,尘土落下,一尊金光闪闪的佛陀浮现。

    他侧卧在地上,足有七八丈长,将弥陀沙陀护在其中,面上带着笑意,闭着眼,肚子很大,似乎很慈祥。

    “怎么可能!”李都统瞬间脸色大变,似乎看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弥勒神!”沙陀一脸的狂热,弥陀浮在半空中,眸子缓缓睁开,与此同时,侧卧的佛陀紧闭的双眼也睁开。

    一股血光照耀大半个黎城,其中的牛鬼蛇神皆露出了不同的反应,望着血光传来的方向。

    而更近距离的观看的众人,已经陷入了一种幻觉,梵文在飘荡,呈现在面前的是一片地上佛国,河水中流淌是八宝水,有天龙飞过,白玉象走过。

    唯有李都统以及宁宇可以勉强抵抗这种幻觉。

    “我本不欲如此…”弥陀眸中的金光已经化成了血光,他抬起了手,弥勒虚影同样抬起了手。

    李都统脸色凝重,宁宇更像是吃了苍蝇似的,人家都骑脖子上拉屎了,太渊皇朝的人呢。

    弥陀手落下的瞬间,刹那间风起云涌,城主府的方向,一道青雷乍响,一条苍劲的青龙虚影浮现,对着这里咆哮。

    “谁让你这条爬虫进来的!”一声咆哮,伴随着乌云涌动,青雷在翻滚,天威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