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南窗春去春又来 > 第七章 最后面 最里边
    KeiTI Bar,A市较受欢迎娱乐场所。

    一层式建筑,有趣的是。

    进门左转,清吧风。

    外墙挂满独具匠心的酒瓶,内部浪漫的巴洛克式风格,生动的颜色冲击,自然的崇尚。随处可见柚木和沙比利木制家具与木艺,天花板挂满小众挂灯。

    一点点黄晕的灯下,Bartender轻轻摇摆着身体,极优雅地调配着一杯加州人,随即熟练滤入冰古典杯中。

    进门右转,一扇半掩的木门。透出扑朔迷离的灯光,混杂的空气中弥漫尽烟酒的味道。

    “Boys and girls! Welcome to the KeiTI Bar ! Now! Rock the house with DJ!!...”震耳的音乐开到最大。

    狂乱舞动的人群,一些悠然坐在吧台前看调酒师玩瓶的人,酒瓶在左右手间乖顺地游动,上下跳动,温驯而矫情。

    “他在哪?”墨笙探看。

    林一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进门左转,最后面卡座的最里边。

    “小宁,跟紧我。”尹宁点头。

    “小宁,你还是跟紧我吧!”墨笙边说便把尹宁拽到身边,满脸写着不信任看着他。

    林一二话不说大步上前,抓住小宁的手走进酒吧“不许离开我。”

    “嗯。”还好酒吧灯光昏黄,看不到她渐泛红的脸颊。墨笙只好善后。

    这个房间里聚集了很多失意的人。山大的工作压力、无尽的家庭纷争,找各种各样借口来发泄无奈和多余情绪的人,享受原始的快感后,重返一成不变的生活,像磁场一样吸引着他们,令他们乐此不疲,难舍此地。

    黄佲宇就静静地坐在那里。

    依旧是白天的球衣,双手交叉搭在腿上的篮球上,明明坐在角落,却还斜看着更黑的窗外,面前的桌子上放有两杯威士忌,却像很久都没动过。

    “黄佲宇,躲在这里做什么?”墨笙绕过林一和小宁跑到他旁边。

    被叫的人慢慢转过头,充血且浑浊的双眼,又像是略带清烟般的惆怅。

    “这里常客,老板的威士忌味道不错。”黄佲宇的声音爽朗,像极夏日热烈的呼唤,此刻的落寞却无处藏匿。

    墨笙顺坐在他身边,林一和小宁坐在对面。

    他依旧把头转到窗户一面,盯着街边的路灯:“他们两年前离婚了,她经常指责老黄不用心工作,对家庭不够用负责,自己却什么都不管,后来我发现老黄诊断书,重度抑郁,也是那时我才发现,原来家里摆了一面墙的保健瓶里都是治病的药,她却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人怎么可以自私到这种地步,我不会原谅她,至少现在不会。”

    剩下三人对望很久,彼此的面容在瞳孔里如何地出现而又终究怎样地消散了去。

    黄佲宇拿起一杯酒,终于固执地往胃里灌下滚烫的液体。

    “黄佲宇,停...”墨笙刚想伸手拿下酒杯。

    “我为你们唱首歌。”起身的瞬间,球衣顺下,篮球单手扣在一边。

    水晶灯错杂的光线,给少年镶嵌上层层光晕,干净修长的背影,让他格格不入,总会觉得这里太吵闹,脱离了原本应炙热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