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种田医女 > 第7章 不可多得的花盆
    一听是仙尊来了,洛一激动的将它一把扔到地地上。

    能不能不要一激动就扔我,我得罪你了吗?

    九天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无比的痛。

    只见洛一用仙法先把自己收拾了一下。

    在镜子前照了照。

    嗯,光彩照人!

    正准备走出房门的时候,想起了被她扔到角落的小猫,手指一指,小猫就嗖的一闪,回到了她的怀中。

    觉得一切都完美的无懈可击的时候。

    这才满意的走出房门,“仙尊,你来也不提前通报一声。”

    古元站在门口,看着她怀里还处于蒙圈状态的猫咪,语气毫无波澜的说:“这小畜生看起来精神多了。”

    你才是小畜生,你全家都是小畜生……

    九天白眼乱飞,还精神多了,应该是再让我做猫,老娘就神经了。

    “是的呢,仙尊你不知道,洛一这段时间照顾‘它’夜夜都不敢合眼,真的很辛苦哦。”洛一说着,还假装揉了揉眼睛,“看着小家伙醒了,我也放心了。”

    真会装,明明是满院的侍女轮番照顾好吧,跟你有啥关系。

    九天知道洛一是个刁蛮任性的人,却没想到她还那么的虚伪。

    古板猪,你不是这两天还来房间看过吗?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怎么‘日以继夜’照顾我的?

    揭穿她……你怎么不揭穿她呢。

    这种情况下九天能够期望什么呢。

    这两个下月就要成婚了,我一个人间的小猫,能有多少分量让这两个一唱一和的小夫妻反目呢。

    想想还是歇歇睡吧,不要横生是非。

    古元随手用了点仙术,小猫就从洛一的怀中嗖的一闪到了他的手上。

    他可没有洛一那么温柔的把它抱在怀里。

    而是像刚上天洛峰的时候一样,拎在手上。

    “猫我带走了,公主累了好好休息。”

    洛一害羞的说道:“谢谢仙尊的关心。”

    九天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里翻江倒海的,又疼又难过。

    它确定的是,自己生病了,恐怕是吃烧鸡惹得祸。

    在人间的时候,她经常因为吃多而肠胃不适,但是若水手链会及时的给她医治。

    所以每一次表现的也不是特别严重。

    这次怎么了,若水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她生病了呢?

    她闭上眼睛想要用意念通过若水来查看身体机能,然而并不卵用。

    意念之境中只有九幽花在肚子里发出微弱的光芒,醉醺醺的好像快枯萎了一样。

    怎么回事,难道若水失灵了?

    可是这回真的很不舒服。

    再加上这两个人扔来扔去,变来变去,她更加难受了。

    哇……

    她吐了,又一次吐了古元一身。

    雪白的长袍上污渍斑斑。

    古元瞬间将它扔了出去,看着洛一,面色冷酷的说道:“小畜生不是好了吗?”

    天旋地转的,当只猫就这么悲惨吗,都病成这样了还免不了被你们这些神仙们丢来丢去,当本姑娘是蹴鞠吗。

    这时候她也有点委屈,人人都说当神仙好,为什么她一点也没觉得。

    在满院子的人都将关注点都放在古元被她弄脏的衣服上时候,她悄悄的走开了。

    胃里还是翻江倒海的难受,难道说若水手链一见到酒就失灵了吗?

    而且体内的那多九幽花也泱泱的一点精神也没有。

    奇奇怪怪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够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现在的她就只能糊糊涂涂的生活着。

    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可怜,垂头丧气的走着走着不知道是到了什么地方。

    到了一个药香弥漫的院子。

    这难道就是天洛峰炼药的地方吗?

    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治吃多的药,这次好像指望不上若水手链了。

    她还没走进门,就看到一袭熟悉的酒香淡淡的飘了出来。

    是他吗?

    果然,是蓝白色的长纱衣上绣着挺拔的竹子,腰间别着玉葫芦,整个人就好像温暖的阳光一样停到她的身边。

    “这不是古元仙尊院子的小家伙,怎么跑到叶暖阁来了。”说话间就已经把九天抱在怀里。

    九天实在不舒服,但是她不能在苏黎面前露出狼狈的样子。

    只能乖乖地靠在他怀中,一动也不想动。

    看着怀中小猫没精打采的样子,苏黎将食指指在九天的额头,用灵力探知她的身体。

    “小家伙,看你贪吃,现在还没消化,除了没有消化之外身上还有很多处淤青。”苏黎用法术探知到了她的病情,摇摇头想起大吃二喝的小猫,笑了笑说:“想必这几天你又调皮了,瞧这,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

    九天想起几天在洛一那里受的罪,又想起今天又被扔又被摔的场景,心中更加委屈了。

    使劲往苏黎的怀中又钻了钻。

    苏黎抚摸着她的头,“放心,我这里刚炼了一些丹药,你吃完之后就会好很多了。”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从猫变成人啊,现在连声谢谢,都得用喵呜代替。

    苏黎给她从怀中拿出了一颗褐色的丹药,用灵力度到她身体上。

    这药加上苏黎的真气,九天感觉舒服多了。

    随着她的恢复,她也能够用意念看见体内九幽花满满的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微弱的光芒中花瓣缓缓抬起头来。

    “小家伙,你体内……”苏黎有点不相信自己灵力所触及到的东西,又一次准备使用灵力探知九天的身体时。

    “苏黎太子,本尊的猫打扰你了。”古元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声不响的站到了苏黎的身边。

    苏黎收回法力,对古元突兀的出现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神仙本来就是神不知鬼不觉。

    “古元仙尊,这只猫体内怎么有九幽花的气息?”他开门见山说出自己的疑问。

    在天洛峰中,他和古元的关系比较好,平日里的也经常一起品茶,谈药理,只是古元有点太无趣,去他院的次数也就少了很多。

    古元看了眼趴在地上无精打采的九天,说道:“小畜生太贪吃。”

    “你是说她将九幽花吃了……”一贯比较平静的苏黎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还活着?”

    “嗯,这是一个不可多得花盆。”古元蹲下身一如既往拎起九天,“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买账。”

    这句话没错就是说给九天听的。

    就是因为不小心吃了他的花,就要受这种非人的待遇吗?

    九天在人间的时候,虽然每天都在为生计发愁,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认人欺辱,她越想越觉的委屈,眼泪啪啪的往下掉。

    苏黎眉头皱起,“仙尊,你的猫这是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