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种田医女 > 第3章 仙主的猫
    好像是有千百里的距离,自己站在这空旷且巨大的白色空间中,显得渺小有无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已经死了吗?

    这里难不成是地狱?

    我就这么死了吗?

    原来地狱就长这个样子啊。

    就是因为错把一朵花当成鸡腿,然后一命呜呼?

    这种死法,要是被地狱的小鬼知道了,还不得笑死。

    正想到这里,浑身上下的剧痛席卷而来。

    不对啊,既然进了地狱,就不可能感觉到疼了,但是为什么整个身体就好像在手千刀万剐一般,让人难以忍受。

    这朵花,慢慢的在这纯白的境界中开始扎根。

    九天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朵雪白的九幽花万千根茎像漫天的闪电一样,四处乱窜。

    这个时候,手腕上的白玉手镯,飞出一道红光,在手镯的周围游走,不一会,一个手镯上有几个像铃铛一样的雪玉白花绽放开来。

    这个本身很普通的玉镯,被这朵花影响的变了形状。

    这时候带到手上,跟一串雪白的白玉风铃一般。

    还会发出如敲击玉磬一般的清脆声响。

    就在手镯变形后,雪白的境界又变成一片漆黑的颜色,白玉风铃手链从空中落到九天的手中。

    那朵九幽花也安安静静的生长在漆黑的角落,散发出暗弱的光芒。

    静静地躺着,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九天的身体也在这时候恢复平静。

    一场可怕又奇妙的梦,就在这个时候落幕。

    她猛然间惊醒。

    坐起身。

    还是自己这所幽暗的小茅草屋。

    身体没有什么不适。

    只是,一直以来穿在身上的破布衣服换成了一袭白纱的颜色,层层叠叠,质地柔软。

    秀发披在肩上,没有任何装饰。

    这一身装扮得花掉多少银子呀,足够去天下一品大吃几天几夜了。

    那个男人还在,难不成这衣服是男人给她换的。

    “啊……”她突然发出了医生杀猪般的嚎叫。

    “你竟敢轻薄老娘。”她跳起来对男人一通质问。

    男人神色一点波澜也没有,端坐在椅子上,说道:“九幽花没毒死你,却助你这个凡人成仙了。”

    “我成仙了。”九天看着自己没有什么变化的手掌。

    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不不不,现在的注意力不应该在,谁帮她换的衣服上面吗?

    不能就这样被岔开话题了。

    “你既然看了我,就要对我负责。”九天依依不饶的指着冷冰冰的古元。

    显然古元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件事情上面。

    他上前一步,撰住九天的手腕,盯着那个在体内已经化形成为的风铃手链。

    “六界销声匿迹的若水药灵竟然在你这个废物手里。”

    九天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手腕一时被捏的生疼。

    “放开我……你要是不想负责也行,请我吃一顿,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挣脱开来之后,男人也平静的站起身,背对着她,说道:“本尊对你没兴趣,凡人成仙自然会拥有一副好皮囊。”

    “你是说,我衣服是自己变出来的吗?”

    “真是个废物。”古元对眼前这个无知的女人生出了一股厌烦之意。

    九天不知道,原来成仙还有这种好处呢,那以后不久可以穿各种各样的漂亮衣服了吗?

    只要变变变,就好!

    太方便了。

    问题是,应该怎么变呢,是要念咒语,还是用意念控制?

    对于刚成仙的生瓜蛋子,一切的一切都新鲜的跃跃欲试。

    古元一眼就看出了九天的心思,他没有太多时间耗在这个人间。

    既然你吃了九幽花,那么天洛峰就是你唯一的去处了。

    古元冷冷的说道:“你已经昏迷了十天十夜了,既然你苏醒了,跟本尊回天洛峰。”

    “天洛峰?六界一炼药闻名的天洛峰?只给神仙治病的仙家圣地天洛峰?”九天一连发问了无数个问题。

    “仙体,不应该在人间生活。”男人面无表情。

    “原来是这样啊,天洛峰上有好吃的吗?”这才是九天成仙后最最关心的话题。

    九天从小就听天下第一楼的说书人讲天洛峰的传说,一直以为是编造出来的故事,没想到真有这个地方。

    神仙们住的山峰,一定很美吧?

    九天的脸上露出一脸白痴的幻想。

    “凡人真是麻烦。”男人始终面无表情。

    不由分说,挥手将趴在地上的九天变成了一只纯白的小猫。

    看看自己的猫头猫身猫爪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不服气的连续喵喵了几声。

    被古元无情的收进袖子中,消失在原地。

    “喂!喂喂喂,放我出去,把我变回来。”

    九天就这样,在还没有做好十足准备的时候,被这个有些冷酷的男人装到莫名的地方。

    好香啊,男人的袖子里有一股浓浓的木槿花中渗着药香。

    想来,他很有可能是天洛峰的一个药师,只不过医术太差,不然为什么连自己的伤都治不好。

    说起他的伤,不知道现在好到什么程度了。

    九天摸摸‘猫’爪子上面的白玉风铃,她记得男人叫这个风铃为若水药灵。

    难道这才是这个神器的名字。

    那以后就叫若水吧,挺好听的。

    她在袖子中四处看了看,除了纯白的衣料,什么也看不见。

    那我怎么看他的伤口呢?

    她有点不安分在袖子走来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一个长长的带子。

    这难道就是袖口吗?她奋力的用爪子抓着这个带子。

    由于身体是个猫,太不方便了。

    捯饬了许久,终于跳起身,一口咬断了带子。

    这一块布料坠落了下来,将她直接严严实实的盖在其中。

    她胡乱的挥舞着爪子,将盖在身上的布料,撕扯了个稀烂。

    从一堆布絮中钻出小脑袋。

    刚钻出来,就看见男人俯首看着她,“你一直都这么不安分吗?”

    这这这,这不就是男人的怀中吗?

    原来她刚刚那个带子,是男人合衣纽带。。

    竟然还撕了人家的衣服,真的的太过分了。

    天啊!毁我九天一世英名,

    不过这男人的胸前也未免太温暖了些吧,白皙的肌肤上散发着木槿香,她小爪子不由的伸到了他的吞咽有力的喉结处。

    每一寸都是那么的诱人,就跟清蒸糯米包一样的光滑嫩泽,细白细白的。

    好想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