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种田医女 > 第1章 九天治愈期
    “九天姑娘,我家掌柜的刚刚缝衣服的时候把手扎破了,你给她看看。”

    埋头吃饭的姑娘,穿着棕色的破布麻衣,衣服上破破烂烂的,布絮挂的到处都是。

    十足一个乞丐的模样。

    只见她头也不抬的说道:“九天治疗期,方可恢复。”

    “姑娘,我家孩子感染了风寒,你给治治。”

    “九天治疗期,方可恢复。”

    “九天姑娘,我刚刚崴了脚……”

    “九天治疗期,方可恢复。”

    “九天姑娘,我被蜂蛰了。”

    “九天治疗期……”

    看病的人摇摇头走了出去,嘟囔着:“九天后残废都能站起来了。”

    然而这个奇怪的治病模式,来自于天洛峰脚下的闹市里,名为九天医馆。

    四个大字是用锅底黑为墨,写在一块腐朽的木头上,颤颤巍巍的挂在闹市中一处茅草房上。

    这个医馆可不简单。

    里面有一位自称天洛峰神女的医者。

    天文地理,捏骨算命,治病救人无一不通。

    不过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任何人到医馆治病,无论任何病,必须要九天才能治好。

    在吃饭的九天姑娘,终于吃完了最后一粒米,正准备大展身手,收诊这些病人的时候。

    小小的茅草房中,已经空无一人了。

    她抹了抹嘴上的油,“别走啊,大病小病,九天治疗期。”

    “切……”门外传出志同道合的不懈声。

    走到米缸前,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三五粒米。

    摸了摸还不算很饱的肚子,生无可恋的摇摇头,上一顿又不小心吃多了,今天再没有病人来治病,下一顿该怎么办呢。

    她摸了摸手腕上的白玉手串,有点无奈的说道:“你为什么只有到第九天的时候才见效呢,哪怕是三天也行呀。”

    这样的就诊速度,再过不了几天我就要流落街头了。

    想想红烧猪蹄,想想红焖大虾,想想九叶烧鸡……都长上了翅膀离自己远去。

    九天的心啊!分分钟都在滴血。

    看来守株待兔,是不行了,必须的出门拉点生意去。

    说走就走,毫不停留。

    成天在黑漆漆的茅草屋中待着,就要发霉了。

    果然,外面的空气和阳光都是最美妙的存在。

    “这位公子,请问你有病吗?”这是她出了房门后,见人就问的一句话。

    “你才有病,滚!”

    不到一个时辰,她就被人揍得鼻青脸肿,满街逃窜,最后还是躲在鸡笼中,保住了小命。

    九天一脸无辜,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些人都是吃炸药长大的吗?好心好意给他们看病,他们却各种不开心,甚至还发大打出手。

    不是说好的,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嘛…

    从鸡笼钻出来的九天撇撇嘴,深呼吸,继续一鼓作气,向着险恶的生活大步走去。

    算了不管了,继续找人,赚钱的小马达坚决不能停。

    就在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位白衣泱泱,气质卓尔不凡的公子。

    那模样,长得是惨绝人伦的帅气,可谓是人间难得一见呐。

    这位公子面色惨白,干裂的嘴唇上渗着鲜血。

    像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虽是受伤了,却难掩身上一股肃杀之气。

    看来这个男人不简单呢。

    九天站在一个臭豆腐的摊贩前,对这个男人在心里评头论足了一番。

    不过千言万语的外貌和内外兼修的气质,都在九天眼中变成了满眼的金银珠宝。

    这男人的穿着打扮,明摆着是富家子弟。

    九叶烧鸡,红烧猪蹄,清蒸鲈鱼正在向她招手。

    她一步并两步的走到男人跟前,一脸献媚说道:“公子看病吗?一次百金,九天见效。”

    男人闻见了她身上臭豆腐的气味,皱起了眉头,冷冽的眼神扫过九天的全身,冷冷的说道:“滚!”

    “喂!你这家伙,别不识好人心,你五里八乡打听打听,我九天的医术是不是盖的。”九天拍拍胸脯,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这个家伙应该是经历了一场大战,手腕上的血已经从袖口流了出来。

    他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你是郎中。”

    “如假包换。”九天一看有戏,上前扶住受伤男人,“大小病症一律九天治愈。”

    “九天?还有你这种给人治病的?”

    “世间病症千奇百怪,郎中就不能各怀奇才?”九天抚摸着手腕上的白玉手串,这些年它治好过很多古怪的病症。

    她这个手串可是一个万古难得一见的神物,每接触一个病人,在第九天便会发出神力救人,无论啥病,药石无用,手串定能救命。

    男人怀疑的神色终于有些松动。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扔给九天,“里面金叶子足够付你医药费。”

    九天连忙打开荷包,果然,出手可真是阔绰呢。

    金灿灿的颜色闪闪发光,九天窃窃自喜的赶紧收好。

    扶着财神爷,走进了自己住了十六年的小小茅草房。

    男人走进茅草房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这跟乞丐住的有什么区别。

    又一次对这个自称神医的人产生了不靠谱的想法。

    “你们人间的神医就住在这种破地方?”

    九天尴尬的用自己的袖子把那张平常看诊的小桌,擦了好几遍,煞有其事的说道:“神医一般游走天下,有个住处就行了,哪有那么多讲究。”

    “还真不谦虚。”男人将手放到桌子上,示意她可以切脉看病了。

    这个姿势却让九天一愣,她往日里都是靠手串的意念来治病的,从没有像普通大夫那样望闻问切。

    她深深的自责了一下,或许就是因此,她这九天医馆的门前才会荒芜一人。

    生意才会惨淡至今……

    于是,她假装很懂治病的样子,将手搭在了男人的手上,闭上了眼睛。

    “公子脉象虚浮,受了很重的伤呐!”

    看似一副看病的模样,其实她什么脉也没有摸到。

    男人看着九天号脉的姿势,冷笑一声道:“你确定我手背上有脉象?”

    听到声音的九天,假装睁开一只眼,松开男人的手,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的说道:“每个人的身体机能是不一样的,号脉也没有那么准确啦!”

    “你到底会不会治病?”男人面色微怒。

    九天一看不能蒙混过关了,睁开眼睛,实话实说道:“好啦,好啦,不是给你说了,我治病需要九天才见效,现在给你瞧症状,你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