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在红楼惩恶扬善 > 52、知味滋味
    往年没发现中元节是个收割功德值的好日子,生生错过了机会,实在令人扼腕。

    看着崭新入账的功德值,那一串让人流口水的数字,哪怕死死忍着,贾瑞嘴角也绷不住,笑声像堤坝无法拦截的洪水,一泻千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行人车马。

    早起觅食的鸟儿被惊的直往树枝上乱撞。

    夏虫闭口无言。

    就连熏风都识相的改了方向,避开此处。

    周遭一片静寂,更衬得那笑声无比得意。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氪金!”

    “抽奖!”

    “十五连抽!”

    “滴!”

    获得【百变*无尘天衣】X1,说明:可随意变化款式颜色。但凡所思所见之衣物皆可变化,改头换面之必备工具。另有自动防御、清洁之功能。

    行啊,就是一文不名,也能混个衣食不缺、温饱有余了。

    这系统可真行,得是生活系统吧?

    抽奖收获不大,贾瑞早有猜测,自己本就是给系统BOSS打工的打工仔,不可能今天抽个【东皇钟】明天抽个【轩辕剑】后天抽个【地书】。

    而且,就目前接触的,这方世界似乎也没有武力特别强大的对手。

    就拿警幻来说,要不是摸不到门,他早拎着杀猪刀将人劈成两半了。就是这么自信。

    再看系统,界面变为

    年龄:23岁

    剩余寿命:25年73天

    当前功德值:84469

    当前罪恶值:5315

    技能:赦罪道法(导引术5级,敛息术5级、隐身术5级、超度术10级、轻身术5级,气剑术5级,凝冰术2级,控火术1级,掬光术1级,清尘术1级),低级本草3级

    物品:【装有喝不尽甘泉的葫芦】X1,【吃不完的压缩饼干袋】X1,【NB的杀猪刀】X1,【神奇拐棍】X1,【百变*发簪】X1,【百变*无尘天衣】X1

    吁!

    望望东边刚刚跃出地平面的朝阳,贾瑞从地上一跃而起,收好蒲团,哼着小曲一身轻松的往家里飞奔。

    宁荣街两侧巷子多,铺子多,食铺更多。.

    天南地北卖各种食物的都有。

    有卖炸酱面的,有卖烧饼油条粥的,有卖豆汁焦圈豆腐脑的,有卖卤煮包子的,有卖馄饨煎饺蒸饺的,有卖炒粉炒面的,有卖生煎小笼包的,真真是琳琅满目,连吃一个月都不带重样的。

    此时,附近的老少爷们已经从家里出来,揉着惺忪睡眼,抠着眼屎,怀揣着几个铜钱出来吃早膳。

    不少铺子门口都已经挤满了常客。

    贾瑞也没闲着,笑眯眯的跟着往里挤。

    他记得这家铺子的老板是黄山人,梅干菜烧饼做的又酥又脆,咸鲜香一绝,巴掌大一个的烧饼他能一气儿吃十个。

    吃完这家的烧饼,再来碗狗肉羹,就是一天最美好的开始。

    排了一刻钟的队,才轮到贾瑞,他一口气要了五十个,气的身后的食客嗷嗷叫,连连说他不仗义。

    贾瑞哪里顾得上开口,一手捂着纸袋,一手抓着烧饼往嘴里塞。

    吃的那个香甜,引得后面排队的不少食客直咽唾沫。

    好不容易挤出人群,纸袋里的烧饼也见了底,正好再吃点别的。

    以他的身体状况,不存在积食的问题。无论吃多少食物,只要运转导引术,就能全部消化为五谷精气为身体所吸收,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就这样一路吃吃停停,停停吃吃,贾瑞前往上回无意间发现的狗肉铺。

    狗肉铺所在的巷子一如既往的肮脏,因是盛夏,不光脏还臭,绿豆苍蝇成片,老鼠在下水道与垃圾堆间窜来窜去。

    贾瑞数次停下脚步,可肉羹那股动人心魄的肉香就像钩子一样死死勾着他,让他无法放弃。

    就这样,终究到了铺子前。

    铺子一如既往的脏,却没有一个空位,早挤满了人。

    原本的双人桌挤了四个,四人桌挤了十个,就连过道里也没下脚的地方,生意好的让人麻木。

    小拇指头大小的绿头苍蝇嗡嗡嗡的飞来飞去,盘旋在门边土灶的大铁锅上方,犹如一股小型龙卷风。

    一看这环境,终究做不到无视,扭身就往回走。

    贾瑞决定,以后只在冬天来吃肉羹,其他季节还是算了吧。

    小二正忙着给客人舀肉羹,一头一脸的汗,见贾瑞要走,忙热情的招呼:“客人别走啊,楼上有上等雅座。”

    抬头一看,铺子二楼新修了个小小阁楼,最多五平米,似乎就是雅座所在。

    没有隔热材料,那么狭小的空间经过数日连续高温暴晒,就算过了一夜,定然也又闷又热,比蒸笼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无惧寒暑的贾瑞怕的哪里是闷热,分明是绿头苍蝇。

    他摇摇头,冲小二道:“下回再来。”

    小二见他坚持,没有再劝,忙里偷闲的抹抹额头豆大的汗珠,自去忙碌。

    贾瑞飞快离去,中途还凝冰成针杀了不少老鼠与苍蝇。

    这时,他满心想的都是:“大周没有城管与环卫部门吗?”

    回到家中,已是巳时,管家忠伯知道他已处理好中元节的事后很满意,连连夸赞:“老太爷活着就对大爷赞不绝口,这会驾鹤西去一定也满意的很。”

    贾瑞听了,摸着鼻子苦笑一声。

    老爷子后来很少打他,除了因他懂事以外,想来还因为客气。

    想到下半年的打算,他忽然道:“忠伯,我打算将灵柩葬在庄子上,您觉得如何?”

    忠伯想来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吃惊道:“不回金陵安葬么?”

    贾瑞笑笑:“咱们这一支从金陵迁来京城已经一百多年了,而我从未去过金陵,就连祖父一生在金陵也没待满一年。你说有必要千里迢迢的安葬在祖地么?”

    “若是安葬在祖地,我又在京城居住,墓地打理可就不方便了。”

    忠伯想想也对,便有些迟疑:“老太爷倒是对回金陵没有执念。”

    “那不正好?”贾瑞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何必折腾一番呢。

    忠伯想了想,犹豫道:“侯府这么风光,全靠祖地风水,不回去安葬,不就沾不上光了么?”

    贾瑞哑然。这的确是一条很难驳斥的理由,总不能说荣宁两府快炒家了吧?难道要等侯府败了再回去?

    若出家当道士,就没有子嗣,香火断绝,反倒不如埋入祖地,让族人帮着打理坟茕。

    这么一想,倒是看开了,自己毕竟不是真的贾瑞。

    想到这里,他挥挥手:“您老说的也有道理,我再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