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5章:请段相公出马
    殷天恩,林光寒,瀛州驻军将领张召仲三个人,如同雷击,遍体冰寒。

    前来接收黄金的黑龙卫将领许广亭也浑身颤抖。

    真是从未见过如此离奇诡异的案子。

    这是天大的祸事!

    十万两黄金啊!

    在场几位大人,全部都要丢掉官职,甚至有牢狱之灾。

    有的甚至会脑袋落地。

    而且丢掉的不仅仅是黄金,还有颜面。

    威海侯爵府已经把十万黄金交给你们了,在固若金汤的银库之中,竟然都能丢掉。

    大武帝国,颜面何存?

    要知道,威海侯爵府和朝廷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虽然已经效忠,但依旧处在半独立状态。

    天大的案子。

    瀛州驻军将领张召仲张口想要说什么,忽然身体一阵摇晃,直接就要昏厥过去。

    足足好一会儿,太守殷天恩下令道:“立刻向威海侯爵府报信。”

    “立刻调遣军队,关闭瀛州所有城门,任何人不得进出。”

    “下令码头停航,任何船只,不得驶离瀛州海域。”

    “立刻进行宵禁,全城戒严。”

    旁边的林光寒道:“这一切,都需要威海侯爵府的配合。”

    瀛州城内,甚至在北边的临州,乃至这几千里海域,威海侯段天罡都是真正的王。

    没有他的同意,瀛州城什么大事都办不了,更别说封城戒严了。

    而且码头所有船只停航,会带来何等巨大的损失?

    随着太守一声令下,一支队伍立刻朝着威海侯爵府飞奔而去。

    “不,我们亲自去。”

    片刻之后,殷天恩太守,林光寒大人,张召仲将军,黑龙卫的许广亭将军,一起离开银库,前往威海侯爵府,拜见段天罡。

    ……………………

    一个时辰后!

    威海侯爵府下令,全城戒严!

    任何店铺,立刻关门。

    任何酒楼,客栈全部上报,这半个月内的每一个住宿客人名单。

    全城宵禁,全城所有城门,全部关闭,任何人不得进出。

    瀛州码头,彻底停航,任何船只不得离港,违者击沉。

    段天罡的命令在瀛州城,就是旨意。

    顿时,瀛州全城瞬间死寂。

    原本熙熙攘攘,无比繁荣热闹的巨城,瞬间停滞。

    宽阔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潮水一般的军队,涌上街头,一队一队的巡逻。

    几千名衙役,军队分成几百个小队,挨家挨户搜查。

    三天,威海侯段天罡只给三天时间。

    三天之后,码头恢复航行,全城戒严结束。

    所以殷天恩和林光寒,只有三天的时间查清黄金失窃案。

    三天之内若查不清此案,找不回黄金,三位大人前途尽毁,有牢狱之灾。

    而且帝国若缺了这十万两黄金,财政会出现一个空洞。

    帝国发展到现在,基本上每一笔钱都有用途的,甚至还没有运到国库,就已经戴了帽子。

    ………………………………

    第一天时间过去了。

    这个黄金失窃案,毫无所获。

    第二天时间过去了大半,眼看天黑了。

    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太守殷天恩,守夜人林光寒,驻军将领张召仲,黑龙卫将领许广亭,四人在大库外的营房之内。

    此时,两千名武士依旧守卫整个银库,包围得水泄不通。

    “三位大人,我们现在成为了一条线上的蚂蚱。十万黄金,不翼而飞,骇人听闻。”黑龙卫许广亭道:“如果此案不破,黄金不能追回,我们四人的前途,都完了。”

    “三天,只有三天!”

    “所以不管你们有任何想法,都请畅所欲言,不要再有任何遮遮掩掩。”

    “我是外来者,初来乍到,所以这次破案,要仰仗三位大人了,我许某人的身家性命,也交到诸位大人手中了。”

    说罢,许广亭深深拜下。

    当今皇帝严酷,许广亭就算没有主责,回京之后也一定会遭到严惩。

    林光寒道:“太守大人,我们一直都在等着他们动手,但他们一直没有动手。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已经动手了,而且神不知鬼不觉。”

    许广亭道:“谁?”

    林光寒道:“一个影子,一团空气,一群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的阴谋者,我们只知道一个名字:左野。”

    黑龙卫将领许广亭道:“左野?从未听说过。”

    林光寒道:“所以说是影子,是空气。”

    太守殷天恩道:“他们谋杀了殷莫愁之后又盗走了十万黄金。”

    尽管殷莫愁谋杀案,十万黄金失窃案,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二者有关联。

    但殷天恩和林光寒觉得,这两个案子,都是同一伙人所为。

    林光寒道:“太守大人,你说她们谋杀殷莫愁,是为了盗窃十万两黄金吗?”

    太守殷天恩道:“这笔黄金固然是天文数字,但我不觉得这就是阴谋的最终目的。我觉得这笔黄金,仅仅只是她们阴谋的第二步。”

    林光寒道:“如果这笔黄金是她们窃走的,那么她们要用这笔黄金做什么?”

    张召仲道:“最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如何盗走这批黄金的?我们把脑子想炸了,都完全想不出任何可能性。”

    是啊!

    固若金汤的银库,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银库之内上下左右前后,六面全部都是封闭的,没有任何破损。

    银库大门紧锁,没有任何人进出。

    银库之外,时时刻刻都有一千多名精锐武士把守。而且三位大人轮流带队看守,中途没有发出任何状况。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人靠近银库半步。别说中心银库了,就连甚至大库围墙几丈之内,都没有任何人靠近过。

    银库之内,连一只虫子都没有。

    十万黄金,堆积成山,却不翼而飞,这不是鬼神作案,又是什么?

    几位大人已经派遣几百人,搜索了银库内的每一个角落。

    四周墙壁,地面,屋顶没有任何破损,一丝裂缝都没有。

    之前的库银,一两都没有少。

    唯独十万两黄金,不翼而飞。

    如果说殷莫愁的密室谋杀案匪夷所思的话,那这次黄金失窃案,相较而言离奇诡异十倍不止。

    几位大人绞尽脑汁,动用了几百个人调查此案,但是一点点线索都没有。

    前来参与调查这个案件的所有人,脑子想炸了,都完全想象不出这十万两黄金是怎么被盗走的。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鬼神所为。

    但这个世界,却没有什么鬼神的。

    如果有,那么传说中的那个左野,就是鬼神莫测的鬼。

    林光寒道:“太守大人,之前殷莫愁的暴毙一事,所有人也觉得匪夷所思,但却被段玉查出了死因,揭露了死亡之谜,这一次是不是也可以请他出马,调查黄金失窃案?”

    许广亭道:“这个段玉,何许人也?”

    林光寒道:“一个青楼的相公,男花魁。”

    许广亭冷笑道:“在场多少帝国英才?调查这么重大的案子,竟然要让一个青楼贱籍男子帮忙?岂不是奇耻大辱,荒谬至极?”

    说完之后,这位许广亭将军在记起来,这次天大的案件,还要仰赖在场三位大人,不是他逞口头之利的时候。

    但是已经找来了那么多的术士,炼金师,破案奇才,都没有发现这桩黄金失窃案有任何蛛丝马迹,甚至根本想不出这笔黄金有任何被盗的可能性。

    让一个青楼的相公来破案?

    这不是搞笑的吗?

    太守殷天恩缓缓道:“许广亭将军,别无选择了,只有三天时间,如今剩下一天半,死马只能当成活马医了。”

    许广亭道:“罢了,罢了,就将我的前途,交在你们手中吧!”

    林光寒翻身上马,离开了大库,前往瀛州城的死牢。

    ………………………………

    注:有推荐票的恩公,投给我好不好?本来想冲新书榜,但发现这玩意要打赏,这就算了,有票自嗨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