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半卦窥天机(春节快乐)
    祈天大陆,补天宗。

    龙起峰上,云气浓郁,遮蔽山峰。

    峰顶黑石祭坛中,一团黑雾漩涡悠悠翻滚着,似有无穷引力。

    漩涡当中,一颗面容扭曲的苍老头颅,无依无靠地悬浮着,其前额前的头发已经脱落殆尽,后面的花白也长发散乱不已,一动不动,好似雕塑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那头颅微闭着的眼皮忽然微微一颤,抬起了起来,露出一黑一白两只瞳孔来,其中白的颜色好似鱼肚,显然已经瞎了。

    只见其眉毛艰难向上抬起,仅剩的一目,努力斜望向上方。

    那里长长探出的一根枝繁叶茂的桃树枝桠,忽然一阵晃动起来,一股浓郁的螺旋云气,从上空旋转而下,擦着它降落在了祭坛外的桃树下。

    云气散开之后,一名面如冠玉,细眼长须的中年男子身形浮现而出,身上仍是穿着一袭宽大的白色长袍,身子也还是坐在那张好似白玉雕琢的轮椅之上。

    “古道友,之前已经卜问过一卦,为何还来?”苍老头颅开口,嗓音沙哑至极。

    轮椅上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时间道祖古或今。

    “陈抟,菩提宴召开在即,我心绪有些难安,须得再问一卦。”古或今将腰间挂着的金色流苏理顺,摆在身侧,缓缓说道。

    “我与天道相融,也只隔着这一卦,我若卜问了,定要被天道吞噬,你答应我的事,于我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陈抟开口说道,语气不疾不徐。

    “此事,不止事关你我,一旦做成,便等同将天道再拔高三尺,从此不再压迫我等这些站在山巅上的人,你就不怕少了这一卦,功败垂成吗?”古或今神色不变,平静问道。

    陈抟闻言,苍老扭曲的面容变得更加纠结,眼中也闪过一抹犹豫之色。

    “此卦牵涉到了太多道祖修士,搅和进了太多天道气运,已然是超脱天卦的天问之举,我不能尽占,只能卜问一半,能得出什么结果,就看天意吧。”片刻之后,陈抟如是说道。

    “可以。”古或今没有过多思量,点头道。

    陈抟老祖也不再多言,口中响起阵阵吟诵之声。

    由于没了手掌掐诀,花费的时间比上次长了一倍,那只仅剩的独眼中,才缓缓亮起一道晶芒,朝着前方喷涌而出,打入了一片虚空当中。

    ……

    良久之后,那道晶光蓦然一收,虚空逐渐恢复如常。

    陈抟老祖身后的那片虚空漩涡,忽然剧烈涌动起来,其中延伸出来丝丝缕缕的黑色晶线,如虫爬蚁附一般探上了他的脸颊,将其眼睛完好的半张脸淹没了进去。

    霎时间,他的那半张脸上乌光翻涌,如尘埃一般消散,也变作了漩涡雾气,一代预言道祖,如今就只剩下了这目盲的半张脸,和脸后的半颗头颅了。

    “如何?”古或今看着眼前这一幕,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随即问道。

    “半卦之中,局势无碍,只是分水岭处,有一变故……乃是个异数。”陈抟仅剩的半张脸上,嘴唇开合,嗓音有些飘忽不定。

    “异数?”古或今双眼微微一眯,问道。

    陈抟老祖没有说话,只是脑后散发忽然舞动起来,一缕清风便从其耳后吹卷而过,绕过那棵不知多少年岁的古老桃树,从其上卷下数百枚粉艳花瓣来。

    只见所有花瓣落地,在地面上凝聚出了一道高大身影,上面有水波一样的光芒荡漾,其中竟然有一缕微弱的时间法则波动传出。

    古或今身下轮椅缓缓向前,靠近那花瓣虚影停下。

    “韩立。”他仔细打量了片刻后,向后靠住椅背,轻轻吐出两个字。

    “轮回殿主也难逃天数,这菩提宴上的变数,便只此一人了。”陈抟老祖沙哑而飘忽的声音,在虚空中缓缓回荡。

    “呵呵,既然被你卜问到了,那便不算什么变数了。我亲自去处理,也算了了一桩大道之争。”古或今双手扶住轮椅两侧扶手,有些自嘲一笑,说道。

    在他看来,韩立即便已经走到了时间法则修炼的顶点,距离自己仅仅一步之遥,在对“道”的探索上,也远远无法与他相提并论,他们之间的争斗,也根本算不上什么大道之争。

    “如此甚好,便可安稳了……”陈抟老祖缓缓说道。

    古或今随手一挥,打散了身前桃花瓣凝成的人影,身下开始有云雾凝聚。

    就在这时,他神色忽然微微一变,脸上竟是无端有了一丝笑意。

    “天庭有贵客盈门,看来我得回去迎客了,诛灭此变数一事,看来得交给别人了。”古或今开口说道。

    “变数一事,还是你亲往为好。”陈抟老祖规劝道。

    “一个十方万仙阵够不够?”

    古或今只留下这样一个不算疑问的疑问,身形便已经在袅袅云气的托举下,飞升入空,消失不见了。

    陈抟老祖幽幽叹息一声,习惯性地闭上了盲目。

    四周年岁古老的桃树轻轻摇动,一时间落花纷纷,好似下了一场花雨。

    ……

    中土仙域,东胜大陆。

    一片广袤无垠的海域之上,星罗棋布地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碧绿岛屿,与之不过数百里之隔,便是东胜大陆最东边的海岸线。

    东胜大陆的海岸线和北俱大陆犬牙差互的礁石海岸线不同,以沙质海滩为主,线条更加舒缓,看起来就像是女子的脊背曲线,蜿蜒而柔和。

    距离海岸线最近的两座岛屿,占地面积是所有岛屿上最大的,其上各自竖着一道数万丈高的白玉石柱,上面密集雕刻着祥云纹路,一直延伸到高空中的云层之内。

    透过蔚蓝天空映衬下的浓白云雾,当中可以看到一座三层飞檐式的牌楼顶子,其正中悬挂着一块巨大的朱红匾额,上面以金漆篆文写着“应天门”三个大字。

    此处正是中土仙域的东天门。

    此刻,这座雄伟壮观的东天门内外,陈兵近百万之众,全是身着金银甲胄的天兵。

    在这些天兵身后,每隔百余里,还都站着一个身高十数万丈,上身赤裸,手持开天巨斧的巨灵仙将,一个个怒目瞪视着前方。

    与之遥遥相隔数千里外虚空,和下方的岛屿上,同样站着数十万手持兵刃的甲士。

    只是与天庭这边相比,这些甲士身上的甲胄并不统一,显得有些杂乱。

    在这些甲士之外的海面上,还站着许多形态各异的异族之人,身形随着海面水波起伏不定,他们身下的海底深处,还隐约能够看到一道道巨大阴影,缓缓游弋。

    而在这些甲士大军后方,一艘艘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灵舟没有悬空,而是浮在水面之上,船身各处铭刻的复杂符纹纷纷亮起,不断攫取着四方天地间的灵气,为灵舟蓄积灵力。

    在这些连成一线的灵舟中央,有一座巨大的暗红灵舟,其上修筑有一座巨大的三层宫殿,殿前广场上,正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这些人中,为首的是一位头戴斗笠,身着黑袍的高大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轮回殿主。

    “殿主……”

    跟在轮回殿主身后的众人,此刻同时抱拳下拜,竟似乎在恭送他离开。

    “一切按计划行事。”轮回殿主略一回头,对众人吩咐道。

    “是。”所有人齐声应道。

    而后,轮回殿主不再去看众人,身上遁光一起,身形掠出大军,直奔东天门而去。

    东天门外驻守的天庭大军,眼见这道身影飞近,顿时一阵耸动,所有人都持兵戒备,如临大敌。

    然而,轮回殿主来到东天门外,却没有要硬闯的意思,而是主动停下,悬在了半空。

    天庭驻军中的几名仙将,面面相觑,也不知他到底想做什么。

    “怎么?古或今不是邀请我前来赴宴的么?我来了,你们就是这么迎客的吗?”轮回殿主笑着问道。

    其声音并不算大,却带着一股难以言喻地穿透力,如一阵黄钟大吕敲响在了每个天庭兵将的识海深处,令他们心旌摇曳,神魂都有些震荡。

    不过,轮回殿主倒并非是想要通过此法来重创大军,他只是为了确保这话语声音,能传入到该听到的人耳中。

    东胜大陆中部,一片连绵山脉中,有一座很不起眼的白色道观,掩映在一片浓密茂盛的山林当中。

    道观中的一座三层高的藏书楼内,一名身着黑白道袍的中年男子,正手捧着一卷青色书籍查阅着,时不时眉头深锁,看起来研究得颇为细致。

    男子面容清瘦,目光清亮,鼻梁挺拔,嘴唇纤薄,颌下蓄有长须,看着不算多清雅俊逸,却也有几分道门真人的风采。

    其一手翻书后,总是忍不住轻抚一下自己的长须,看到兴起时还会连连点头。

    “这般际遇,倒是没想到……可惜这些世俗之人妄猜的仙途总是这般容易,跌落悬崖便有仙术古籍可捡,偶入深山便有神兵利器可得,深谷探幽便有高人传道,古寺夜深便有艳鬼逢迎,终究是……想的太美。”清瘦道人轻声自语,盖棺定论道。

    说罢,他放下手中书卷,书页自动合上,露出的扉页上写着《凡人修仙传》,却不是什么功法秘典,而只是世俗山下一个名叫“忘语”的山野凡夫根据市井传说写的意淫之作。

    就在这时,清瘦道人忽然眉头一挑,自语道:“来了……”

    (诸位道友,春节快乐,鼠年大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