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何为自我?
    “你怎么这副表情,莫非这仙域有什么问题吗?”金童看向韩立,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若要闭关,其实在任何仙域内不太保险,还是去天外域吧。”韩立摇了摇头,没有和金童多说什么。

    他挥手发出一股金光包裹二人朝着天空射去,很快便穿过了天风域和青冥域,来到域外空间。

    韩立没有停留,朝着域外空间深处飞了很久,这才停下。

    他神识扩散而开,很快找了一个安全之地,在一颗巨大陨石上开凿洞府,布置禁制。

    这一切韩立早已驾轻就熟,很快便完成,然后打开花枝空间,和金童进入其中。

    “夫君,刚刚外面气息波动强烈,你没事吧?”南宫婉见韩立现身,关切的问道。

    她随即看到后面的金童,美目微闪,脸上很快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你便是金童吧?当年你未化形之时,我们便在下界见过的,想不到如今的你,已经变成如此漂亮的人儿。”

    说话间,南宫婉上前握住了金童的手。

    “主母……”金童似乎不太适应南宫婉的亲切,表情有些僵硬的说道。

    “主母什么的就不用了,夫君虽然是你的主人,但这些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而且我如今的修为比你差的太远,这个称呼如何当的,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南宫婉笑道。

    “南宫道友。”金童对韩立也已经称呼道友,闻言也没有客套,当即改口,敛衽行礼。

    南宫婉含笑还了一礼。

    “夫君,刚刚外面发生了何事?”南宫婉和金童打过招呼后,看向韩立,追问先前的问题。

    “只是与人起了些矛盾,争斗了两场,婉儿你不用担心。”韩立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

    金童听了此话,心中翻了个白眼。

    确实只是争斗了两场,不过争斗的对象一个是位本源道祖,另一个是古或今,当世第一强者。

    这两个大人物在韩立口中,竟似乎变得有些无足轻重一般。

    要知道,不久前,二人还在竭尽全力的躲避古或今隔空追杀,差点就要陨落了。

    当然,她心中清楚,韩立是为了不让南宫婉担心。

    “那就好。”南宫婉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看出了什么,但并没有再追问。

    “婉儿,我们此刻找了一个地方闭关,接下来要修炼一段时间……”韩立将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和南宫婉说了一遍。

    “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你那神秘的空间。”南宫婉眼睛一亮,笑着说道。

    韩立见此,当即掐诀张开灵域,笼罩花枝空间,然后催动光阴天璇大阵和真言宝轮。

    花枝空间内的时间流速顿时变化,加快了十几万倍。

    和之前相比,他的时间法则之力又精进不少,时间加速也再次变快。

    “真是神奇!时间法则果然不愧为三大至尊法则之一,今日算是见识到了!”南宫婉四下张望,面露惊奇之色。

    “这可不是寻常的时间法则所能达到的程度……总而言之,为夫精研时间法则一道,在整个真仙界第一虽然不敢当,但第二还是可以占一占的,甚至第一的那位,也未必有这能耐。”韩立嘿嘿一笑,久违的和南宫婉开起了玩笑。

    金童见一向正经八百的韩立,竟开起了玩笑,脸上不禁露出几分愕然。

    “没个正形,也不怕被人笑话。”南宫婉白了韩立一眼。

    “韩道友,南宫道友,你们慢慢聊,我先去找个地方闭关了。”金童急忙告辞,朝着花枝空间深处飞去。

    韩立哈哈一笑,挥手带着南宫婉飞进了阁楼内。

    “夫君,接下来的闭关很重要?”南宫婉问道。

    “我必须全力以赴。”韩立神色凝重的点头。

    “你安心修炼便是,不用管我。”南宫婉善解人意的说道。

    韩立点点头,翻手取出一个储物法器递了过来。

    “婉儿,我这次闭关时间不知道会多久,这里面有些丹药,仙元石等修炼资源,你可以趁机修炼一段时间。”

    南宫婉也没有客气,接过了储物法器,心知唯有如此,才能让其真正安心。

    在嘱咐韩立不要太过急功近利后,她很快离开了阁楼。

    韩立目送南宫婉离去后,起身在阁楼内布置了分身斩尸术需要的法阵,最后那具地祇化身也被他取出,置于法阵内。

    紧接着,他又在阁楼附近小心翼翼的布下了层层禁制,防止自己冲击之时,力量迸发,引起不必要的震动。

    做完这些,他才盘膝而坐,闭上双目,平心静气。

    ……

    天庭无名宫殿前。

    古或今坐在轮椅之上,手中托着一枚土黄色圆珠。

    圆珠表面有淡淡黄色光芒流转不停,一看便非凡物,散发出强烈无比的土之法则。

    望着这枚圆珠,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不过他神情间的喜色很快凝住,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应什么。

    片刻之后,古或今睁开眼睛,眉头皱起。

    “短短时间,竟然跑的没影了。或许方才不该有所顾虑,毕竟都到了最后一步了,也不必太过在意了……”古或今喃喃说道。

    ……

    花枝空间内.

    经过整整三天三夜的调息打坐,此时的韩立,无论是肉身还是心神,都已处于最佳状态。

    他起身再次检查了一遍所有布置后,这次再次闭上双目,运转心神,进入了神识空间。

    “呵呵,你终于有空来看看我了。”另一个韩立坐在这里,平静的看了过来,含笑说道。

    这人身穿和韩立一样的青袍,神情平和,既没有恶尸的凶狠,也没有善尸的和善,气息和他自身一模一样。

    韩立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直觉这次斩尸的难度要远胜之前两次。

    他走到青袍韩立前面,盘膝坐了下来。

    “你来此处,可是要将我斩出?”青袍韩立淡笑一声的问道,似乎在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说话的同时,他手一指,二人之间出现一个石桌,上面摆放着两杯清茶。

    “没错。”韩立端起一杯清茶浅尝了一口,神色不变的说道。

    “哦,那你明白何为自我尸?而又要如何才能斩出我吗?”青袍韩立并没有生气,反问道。

    韩立沉默下来。

    确实,对于斩出自我尸,他所知甚少,对于何为自我尸,也没有如恶尸,善尸那般清晰的认知。

    此前,他虽然曾尝试通过轮回面具获取一些关于自我尸的资料,可惜收效甚微,大多只是一些比较笼统的概述,真正涉及斩尸,却是少之又少。

    毕竟斩自我尸,乃是大罗境修士斩三尸中的最后一步,一般能够对此过程有心得或方法之人,多半也是道祖境,最起码也是大罗境巅峰修士了。

    这样的人物即便将当年斩尸之心得记载下来,传于后人,多半也是被束之高阁,非特殊情况或高价不可流传于世间的。

    “自我即是自身,想要斩出我,就要斩杀你自己。”青袍韩立似乎看出韩立心中所想,淡淡说道。

    “你竟然自己和我说这些,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韩立听闻此话,目光一闪的说道。

    “这种事情,你只需到了那一步,自然便会明白,没有必要隐瞒。而且就算你知道了这些,想要斩出我,也是千难万难。”青袍韩立笑了笑。

    “阁下倒是自信的很。”韩立听闻此话,眼睛不禁一眯。

    “那么我问你,为了斩出我,你愿意杀掉自己的同伴吗?比如外面的那个金童?”青袍韩立问道。

    “斩出自我尸,为何要杀掉朋友?”韩立听闻此话,眉头不禁一皱。

    “那么杀了自己的妻子呢?”青袍韩立不理会韩立的质问,反问道。

    韩立面色一沉,没有说话。

    “又或者杀掉自己的父母?”青袍韩立继续问道。

    “我便倒觉得,杀掉你更好。”韩立豁然而起,一拳朝着青袍韩立捣出。

    一尊山岳大小的金色拳头凭空出现在青袍韩立面前,狠狠击下。

    青袍韩立摇头一叹,袖子一抖之下,一只白皙手掌一探而出,指尖金光大放。

    “嘭”的一声闷响,手掌竟然将金色拳头一把抓住,令其无法再前进分毫。

    韩立见此,另一只手臂也毫不迟疑的全力击出。

    同时他身上金光大放,时间灵域随之浮现,铺天盖地朝着青袍韩立罩下。

    青袍韩立身上金光一闪,身周也浮现出一个时间灵域。

    韩立的另一拳击打在青袍韩立的灵域上,如同石沉大海,没有掀起丝毫波澜。

    两域相撞,力量也是旗鼓相当,相持在了那里。

    “你我无论是修为,还是神通都是一模一样的,何必白费力气。想要斩我,还是先去好好了解一下自我吧。”青袍韩立淡笑着说道。

    韩立对青袍韩立的话恍若未闻,用手一指。

    数十道雷电剑光射出,略一变化,便卷起千道金光,万重雷电,朝着青袍韩立斩去。

    青袍韩立眉头一蹙,掐诀一挥,身旁也浮现出千百道金色雷电剑影,迎了上去。

    二人在神识空间大战起来,正如青袍韩立所言,二人实力相当,不分上下。

    转眼间,十几天的时间过去。

    两人消耗过大,气喘吁吁,不堪再战,这才停了下来。

    韩立轻哼一声,身影一晃从神识空间中离开。

    其意识返回了本体,神魂说不出的疲惫。

    和自我尸在神识空间的争斗,大半都是神魂之力的对拼,对神魂负担极大。

    韩立满色一阵阴晴变化后,终究叹了口气,再次闭上了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