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十八章 弹指百年
    “小赵,可是有什么事情?”离海将那少年带到茶馆旁边,问道。

    “离掌柜,家母经脉内的寒毒这几日又发作了,我想再买一副赤阳茶。”少年垂首说道。

    “好,你等一下,我去为你取来。”离海点点头,转身走进店内。

    少年看着离海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把头深深低了下去。

    很快,离海便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玉盒。

    “按照我之前吩咐,分三次饮用,便能压下寒毒了。”离海将手中玉盒递给少年。

    “多谢离大叔,只是,这些年为了给家母治病,我家的银两都耗尽了,剩下的都在这里,远远不够……”少年说着,从一只打了补丁的小布袋中,取出了几块豆粒大小的碎银子。

    “你们家的情况我都知道,这盒茶你先拿回去给你母亲服用,之后还需要的话,尽管过来取。”离海微微一笑,并没有接少年手中的银子。

    “离大叔……”少年眼眶微红,紧紧咬着嘴唇,可眼中泪水还是大滴落下。

    “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快回去了,你娘等着你呢。”离海拍了拍少年肩膀,转身走回了茶馆。

    那少年用力擦掉眼泪,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茶馆磕了两个响头,这才转身离去。

    茶馆之内,韩立面露惊奇之色。

    他和紫灵坐的地方,与那少年之间隔着一层墙壁,只是这层墙壁自然挡不住韩立的。

    韩立如今在斩善尸上已经有些成就,对于善念感应灵敏,所以清楚的感应到,那少年向离海磕头道谢的时候,离海身上出现一股无形善念之力,缠绕在其身上。

    那股善念之力相当多,远胜于韩立以前行善时所得。

    “怎么会?同样是行善,为何离海所得善念如此之多,我和他究竟有何区别。”韩立心中念头转动,急思其中缘由。

    他眼睛紧紧盯着手中水杯,呼吸急促,隐约感觉自己快要找到原因,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稍加用力,一捅即破。

    “咦!”就在此刻,正在翻书的紫灵突然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韩立望了过去。

    “韩兄你看这里,这本《梨园斋记》是一位儒道大家所著,这里面有一句话,和你所为的行善之事,倒是有些许关联。”紫灵将手中书册递了过来,指着上面一段文字。

    韩立看去,只见上面写道:“作善岂非好事,然一有好名之心,即招谤引祸也,慎之,戒之。”

    他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脑海中那层窗户纸轰然碎裂,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为善之时,若是存着功利之心,则只是伪善,做了再多,也是偏离了本心,只有心无他念,不求回报,才是真正的大善。”韩立长出了一口气,如此说道。

    这离海虽身为大乘期修士,但归隐于这荒芜生气的仙域小城,早已看穿修行之事,如今帮助那少年,也是心思纯粹,并没有想要图什么回报,这一善举可谓是其出自本心的水到渠成之事,才会得了许多善念之力加持。

    自己第一次救助那对说书爷孙,其实也是偶有所念,同属此类。

    “原来如此,韩兄你之前行善虽多,却是为了斩尸刻意为之,心中存了执念和功利之心,才没有得到多少功德。”紫灵也是聪慧之人,韩立略一提及,她立刻也明白过来。

    “如今既然知道了原因,就好办多了。”韩立面露笑容,多日来的担忧一扫而空。

    七年之后。

    在襄邑一处僻静之地,一家店铺换了新东主,是一对青年夫妇,将原来的杂货商铺改成了医药馆,贩卖药材的同时,也治病救人。

    这对夫妇年纪虽然轻,医术却极为高明,不仅凡人的寻常病痛一治便愈,许多疑难杂症也能出手调理,疗效斐然。

    而且这对夫妇收的诊费极低,很快名声大噪,传遍了废城。

    一时间,偏僻的医药馆门庭若市。

    这对夫妇自然是韩立和紫灵,以二人如今的修为境界,治疗这些凡人的病痛,还有一些困扰凡俗的疑难杂症,自然丝毫也不费事。

    在此之前,韩立花了整整七年的时间,将自己当做了这座小城的一名凡人,在此生活作息,竭力忘记了心中的私念,甚至自己身为修士的身份。

    随后,他才通过这些年来自己一点一滴在此攒下的银子,盘下了店铺,开起了医馆,发自真诚,不求回报的治病救人。

    只是这种无私之心,不是说达到便能达到的。

    他如此治病救人,还是不免掺杂了私念,并无善念之力降临。

    一百次救人里,最多一两次能保持着心灵的无私。

    不过韩立并未焦急,继续一边治病救人,一边揣摩善之真意。

    这医馆很快便开了十年,从一家新医馆成为了一家老医馆,里面的那对青年夫妇,也步入了中年。

    时光飞逝,三十年一晃而过,当年的青年夫妇,渐渐步入垂暮。

    慢慢的,韩立的心灵变得纯粹,无私救人的次数越来越多,得到的善念之力也越发的多,对善尸的感应更是突飞猛进。

    转眼间,百余年过去。

    这医药馆成为了百年老店,成为了方圆千里内家喻户晓的老字号,其中掌柜之人也换了“数代”。

    医药馆内室之中,韩立盘膝而坐,低眉垂目,神情宁静,面容之上闪动着一层莹润光芒,有如佛陀宝相。

    紫灵站在一旁,默默看着韩立。

    她神情间也隐有荧光,气质更加淡雅。

    这些年来她跟在韩立身旁,也做了不少善事,得了不少善念加持,修为上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进展,神魂方面却进步不小。

    良久之后,韩立睁开眼睛,内室之中恍如两道闪电划过。

    “韩兄,一切都准备妥当了?”紫灵轻声问道。

    “善尸感应已经完成,我如今对于‘善’之真意也已经揣摩透彻,用分身斩尸术,有八成把握可以斩掉善尸。”韩立说道。

    “那就好。”紫灵松了口气。

    韩立看着待了百年的医馆,纵然他如今心境修为已经极高,仍然禁不住有着一丝眷恋之情。

    “走吧。”他摇了摇头,和紫灵悄然走出医馆。

    此刻天色还没有大亮,外面也还没有患者登门。

    “韩道友,紫灵道友,二位这是要离开了吗?”一个声音传来,却是那间茶馆的掌柜离海。

    “离道友,这些年来承蒙关照了。”韩立拱手正色道。

    他这一礼发自真心,当年若非离海,他也不可能发现行善时的问题。

    “韩道友太客气了,这些年来,在下哪有帮过什么,反倒是得了韩道友许多指点,离某在此谢过。”离海急忙还了一礼。

    百余年间,韩立行善之余,时常到离海的茶馆饮茶谈天。

    离海虽本决意在鹤冈仙域隐世而居,但有了韩立的指点,对修炼一事也重燃起一丝念想,韩立有时候看似随意的几句话,都能令其获益匪浅。

    “在下第一次见到两位,就知你们并非常人,离某远远不及,两位所为之事,也超乎在下的理解范畴,不过无论如何,预祝两位之后一切顺利。”离海看着韩立和紫灵,神情泛起一丝复杂之色。

    “离道友你也是,日后有缘的话,韩某会再来离道友的茶馆喝茶。”韩立哈哈一笑的说道。

    “随时欢迎!”离海心中大喜,重重点头。

    等其抬起头,前面的韩立和紫灵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离海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没来由的一阵怅惘,在外面呆立了良久,这才重新返回茶馆。

    他看着宁静的茶室,心中的怅惘渐渐散去。

    韩立和紫灵所处的世界可能比荒城这里精彩万分,令人向往,但荒城这里的安静生活,未尝不是另一种幸福。

    离海面上露出一丝满足之色,朝着内室走去,开始准备今日的灵茶。

    ……

    鹤冈仙域,一处无名山脉,虚空雷光一闪,韩立和紫灵的身影浮现而出。

    “就是这里吧。”韩立望向前方一座高大山峰,掐诀一点。

    一道金色剑气从他指尖射出,如刺豆腐般没入山壁内。

    剑气仿若活物一般在山壁内游走,几个呼吸后便挖掘出了一座洞府。

    “鹤冈仙域这里天地灵气如此稀薄,对于你斩尸恐怕不利吧。”紫灵秀眉轻蹙的说道。

    “无妨,修为到了我这个境界,早已能从诸多空间吸收天地灵气,此地的稀薄元气并不影响。更重要的是,我是在此地领悟了善之真意,神魂和这处仙域很是契合,在这里斩尸成功的几率更大些。”韩立说道。

    “原来还有这等道理。”紫灵恍然。

    韩立随即带着紫灵飞入洞府内,在洞府周围布下层层禁制,转身走向最里面的密室。

    “韩兄。”紫灵突然叫住了韩立,神情间满是担忧之色。

    每次斩尸,对于本体来说,都是一个大考验,斩尸成功便罢,一旦失败,对于本体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不用担心,费了这么多周折,此次,我十拿九稳。”韩立握住了紫灵的手,自信一笑的说道。

    紫灵受到韩立信心的感染,重重点头。

    韩立放开紫灵的手,走进密室。

    “轰隆”一声,密室大门合拢,一层金光在上面出现,和外面完全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