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抉择
    蛟三看着轮回殿主,知道其便是自己的父亲,一时百感交集。

    只是她心里这么多年以来的许多迷惑终于全都解开了,她明白了自己为何能够被殿主倾心教导,明白了自己为何会能得到轮回殿的诸多资源辅助,明白了自己为何能够一直顺利修行,有惊无险地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原来自己从来都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原来自己生有来处,归有所往,原来父亲的爱护一直伴随着自己的成长。

    一念及此,蛟三双眼泛红,泪水沾湿了脸颊。

    韩立见此,也微微有些动容。

    明明亲生女儿就陪在身侧,却不得相认,十年八载或许不算什么,可这千载万载下来,又该是怎样的一种难以言明的痛苦?

    “对于你和如霜,也是如此。我不敢接触太多,唯恐被古或今和陈抟找到蛛丝马迹,反而会害了你们。”轮回殿主叹息一声,对韩立说道。

    “那你为何现在又将这一切挑明,还强行将如霜的记忆,塞进了婉儿的识海?”韩立心中已经相信了轮回殿主所言,仍是忍不住反问道。

    “今时不同往日……我已经没有必要再掩藏下去了。相信通过这次出手,你也看出了我的实力,等肃清轮回殿内的隐患后,便是我复仇古或今的时候,想必以你无利不起早的性格,只有见识过我轮回殿的手段之后,才会下定决心吧。”轮回殿主眼中厉色一闪,说道。

    “呵呵,好一个共讨敌贼,诚心相邀……可你不该将婉儿牵扯进来!”韩立眼中愤怒之色一览无余,冷声笑道。

    听闻此言,轮回殿主忽然眉头一蹙,忍不住怒道:

    “他本就是我的发妻,是九真的母亲……斩杀古或今,灭绝天庭之时,我要让她亲眼看到,我要让她知道当年的牺牲没有白费,我没有辜负她!”

    “她是南宫婉,不是甘如霜,是唯一的南宫婉。”韩立怒目相视,一字一句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相争,这无尽岁月中,我心中只有甘如霜,从未忘记一时一刻。你呢?既然已经有紫灵相伴,南宫婉对你来说,又算什么唯一?”轮回殿主冷声斥道。

    韩立闻言,面露苦涩,无言以对。

    眼见如此,轮回殿主的神色才稍稍缓解下来,说道:

    “她如今只是多了关于如霜的记忆,南宫婉的记忆依旧在。等到她亲眼看到我击败古或今之后,我可以将她关于如霜的记忆取回。”

    “两世记忆加身,她承受着的,又该是怎样的痛苦?要选择成为甘如霜,还是选择做回南宫婉,不该由你决定,也不该由我,只能由她自己。”韩立闻言,缓缓说道。

    “那便如此。补天宗之测算,非同小可,你我一时二生,干扰了天机,你能暂时偷得一时的生机,待你进阶大罗鼎峰,就再也隐藏不住。你一旦被古或今盯上了,必不为他所容,究竟是要苟且偷安,还是要与我一起逆转乾坤,你也自己决定吧。”轮回殿主点了点头,说道。

    “以我现在都实力很难参与进你与时间道祖的争斗中,说不定我没有进阶大罗巅峰之前就陨落了。”韩立默然良久后,开口说道。

    蛟三见状,张了张口,想要劝说韩立些什么,却被轮回殿主伸手拦了下来。

    “你我经历虽然有所不同,但一路艰辛并未有何区别,甚至心性也都大致相同。当年小妹出阁之日,我曾回过村里,只是并未在人前现身。那时候我便以为自己已经和前尘往事凡俗因果尽数断绝,从此便是一心向道的修行中人。”轮回殿主缓缓说道。

    韩立听着他的言语,目光有些恍惚,当年他也曾回到过山村,看到过小妹踏上花轿的一幕,也在那时与眼前的“韩立”有着一样的心路,一样的坚定向道之心。

    想着想着,轮回殿主的面目,忽然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他们明明本应是同一个人,却因为时间法则和穿梭的缘故,似乎已经变成了两个人,但冥冥中却有某样东西指引着自己,依旧来到了真仙界,并修行了时间法则。

    韩立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看待彼此的关系。

    “我清楚你一时间难以接受我的存在,但我毕竟走过你这一世,我知道你将面临着什么样的未来,虽然因为我的存在,你的未来可能会多出许多变数,弥罗何等结局,你也知道,当初我劝说他加入轮回殿,他却一意孤行以为偷安一隅就能平安……换句话说,你帮我,本就是帮你自己。”轮回殿主说道。

    “有些事情……我需要自己想清楚。”韩立心绪有些纷乱,沉默良久后说道。

    “既然如此,我便也不多说什么了,等到如霜转醒,看她会如何选择吧。她若愿意跟你走,我也不会强求,但现在的你,可有能力保护她?”轮回殿主说道。

    “不必等了,如今婉儿因你的缘故,已经牵涉了进来,如今的我即便留她在身边,只怕也庇护不住她。她……留在你身边或许才更安全些。”韩立摇了摇头,说道。

    “也好。”轮回殿主闻言,迟疑了片刻,说道。

    韩立深深看了一眼蛟三怀中的南宫婉,见其眉宇之间仍然拧着疙瘩,眼中闪过一抹不舍神色,随即身形一转,朝着殿外方向走去。

    “你们一行人来此,不就是为了使用六道轮回盘,何不用完再走?”轮回殿主说道。

    韩立闻言,脚步一停,转回身来。

    “九真,先带你娘亲离开。”轮回殿主瞥了一眼蛟三,说道。

    “是,父亲。”蛟三神色复杂,看了一眼殿主,又看了一眼韩立,抱起南宫婉,转身走向内殿,离开了。

    轮回殿主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喜色,但随即隐没不见,手掌一挥,那层暗红色的灵域就已经收了起来。

    “带他们进来吧。”他开口说道。

    韩立没有多言,随即传音告知啼魂和紫灵他们。

    等到紫灵几人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中时,那个超脱时间和轮回的“韩立”,已经重新戴上了斗笠,一身气息全都遮蔽进去,再次化作了那个云遮雾绕,无人能识的轮回殿主。

    “走吧。”轮回殿主漠然说了一声,当先转身朝着后殿走去。

    韩立对其他人点了点头,也并未解释殿中发生了什么,只是示意他们跟上来。

    紫灵见韩立面色有些凝重,心中有些担忧,走近了几步,跟在了他的身后,啼魂也察觉到有些不对,不过什么都没有问。

    金童叫了一声“大叔”,见韩立没有答话,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也跟了上去。

    石穿空则是深深望了一眼轮回殿主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众人随着轮回殿主从后殿的暗道一路向下,来到了那片开阔的地下空间。

    来到石台中央,众人就看到了那座悬在半空中的巨大轮回盘,和下方的暗红水池。

    “六道轮回盘乃是牵涉轮回法则的秘宝,使用起来不止是消耗轮回法则,更与使用之人命数相关,并非所有人都能从中获益。若是沉浸其中,与前世种种纠葛不清,甚至可能会为轮回所累,境界不增反退。要不要用,你们自己考虑清楚。”轮回殿主说道。

    紫灵等人闻言,眉头纷纷蹙起,面上闪过些许迟疑之色,金童却露出喜出望外的神情。

    “前尘往事俱是过往,我不愿为其所累,这六道轮回盘我就不用了。”啼魂忽然越众而出,当先开口说道。

    金童等人见状,皆是露出意外之色。

    轮回殿主默然看向啼魂,黑纱遮盖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

    “有劳殿主了。”紫灵略一犹豫过后,神色恢复如常,走上前去说道。

    轮回殿主没有异议,只是指了指轮回盘下方的水池,漠然说道:“进去吧。”

    紫灵来到水池边缘,深吸了一口气,提起裙摆,缓缓走了进去。

    池水出乎意料,并不如何冰凉,很快就没到了她胸口位置。

    紫灵只觉得眼前一阵朦胧,神识渐渐有些迷幻,随即昏睡了过去,身子向后倾倒下去,漂浮在了水池液面之上。

    轮回殿主双手在身前一合,口中响起一阵吟诵之声,掐诀朝着六道轮回盘遥遥一指,一层磅礴的轮回之力,随即蔓延开来。

    六道轮回盘随即呼啸旋转,从中投出一道红色光柱,将紫灵笼罩了进去。

    紧接着,紫灵的身躯随之缓缓沉入了水池之中。

    ……

    约莫一柱香功夫后,地面水池中忽然升起一串密集气泡,沉睡其中的紫灵猛然转醒,从水面之下一冲而出,落在了六道轮回盘旁不远处。

    其浑身被水液浸透,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双美目像是失去了焦点,瞳孔微微收缩着,看起来似乎是在盯着地面看,但其神思却明显不在这边。

    韩立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她身后,抬起一掌,轻轻按在了她的肩头。

    “紫灵。”他轻声唤了一声。

    紫灵娇躯微微一颤,缓缓抬起头看向韩立,像是第一次看到他一样,盯着他的脸庞仔细地端详了一阵后,瞳孔中才渐渐恢复了神采。

    “韩立……”

    她轻唤了一声后,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韩立,将自己的脸颊埋入了他的胸膛。

    韩立低头看了一眼怀中之人,心中虽然情愫复杂,却仍是轻轻环抱住了她,一下下轻抚着她的肩头,给她最柔和的安慰。

    只是紫灵浑身衣衫浸透,全都贴服在肌肤上,此刻与韩立紧紧依靠在一起,很快就发觉了异样,她耳后微微有些发热,便从韩立怀中退了出来。

    紧接着,其身上一阵光芒闪过,衣衫上的所有水汽便已经尽数蒸发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