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轮回
    宫殿正门前,烟波浩渺之中,除了随处可见的大批鬼兵外,还站着两个身形极高的魁梧鬼将,手持兵刃,巍然伫立。

    其中一个虽有人身,却生着一颗硕大无比的狰狞牛首,身上披着厚厚的黑色铁甲,手中则握着一根镌有骷髅鬼纹的镔铁棍,一半赤红,一半幽蓝,好似水火两生。

    另一个同样是人身,却生着一张狭长丑陋的马面,身上穿着一件猩血色的重铠甲,一手拎着一串红色晶石锁链,一手则握着一把白森森的剥皮鬼爪,上面似乎还侵染着些许黑色血迹。

    这两人一动不动的镇守门前,仿似两座雕塑一般,却使得本就阴森的整座大殿看起来更显鬼气森森,好似传说中阴曹地府的阎罗殿一般。

    不过,大殿门楣之上,却没有挂任何匾额,两扇巨大门扉也都紧紧闭合着。

    此时,在那宫殿地下极深之处,有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里面到处亮着篝火,将每个角落都映照得一片光明。

    在那地下空间正中处,有一座方圆足有千丈的六角石台,高出地面不过三尺,通体光滑如镜,浑然天成,在其正中处向内凹陷出一个六边坑池,里面盛满了暗红色的水液。

    而在那水池的正上方,则亮着一团暗红色的光芒,其上光丝如缕,层层环绕,正当中处悬空漂浮着一个巨大的六角轮盘。

    轮盘之上刻满了各式符纹,上面有阵阵奇异波动传出,更散发出一种与天地相携的古怪气息,令人光是站在跟前,就生出无限渺小之感。

    此刻,在那水池边缘处,正面向六角轮盘,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袍男子,其头上带着斗笠,黑纱垂下,将面容完全遮蔽了进去。

    然而,更加古怪的是,这斗笠男子明明身上气息内敛,看似平平无奇,可站在那里就好似山岳雄峙,气势竟然压过那六角圆盘一筹。

    斗笠男子微微颔首,低垂的黑纱贴在他的胸膛上,似乎正低头沉思着什么。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一名容貌娇美,皮肤白皙的黑裙女子,其正手挽着一名身着蓝色宫装的美貌女子,踏上石台朝这边款款而来。

    这黑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蛟三。

    其姿容已属绝美,而那宫装女子比她还要犹胜三分,却也不是别人,正是被轮回殿人称为“如霜”的女子。

    若是韩立在此,自然不会认可这种说法,因为这“如霜”无论是模样还是举止神态,都和南宫婉一般无二,事实上,也的确正是南宫婉。

    蛟三挽着她的手,只觉得肌肤滑腻,却微微有些冰凉,与她此刻有些发烫的手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相比于手心的热度,蛟三此刻的心绪更加的纷乱,她的眉头微微蹙起,脸上神情也有些凝重,忍不住时不时地偷眼看上如霜一眼。

    自打得知如霜便是自己母亲以后,蛟三便无法再以原先的眼光看待她,只是后者神魂不全,对于她的观察浑然不觉异样,只是面容平静地跟着她朝着石台中央走去。

    “殿主。”

    来到那六角水池边,蛟三松开了如霜的手,向斗笠男子施了一礼。

    如霜也同样如此施了一礼。

    “进去吧。”轮回殿主转回身,目光落在两人身上,说道。

    蛟三闻言,牵起如霜的手,走到了水池边。

    如霜略微迟疑了一下,看向蛟三。

    蛟三冲她温和一笑,示意她走进水池。

    如霜便提起裙边,沿着水池边的台阶一步一步朝着水池中央走了过去。

    池中水并不算太深,她走到中央时,也不过齐胸而已。

    然而,当她刚一站定,想要转身看向蛟三这边时,忽然双眼一阵昏沉,身躯向后一倒,竟是直接昏睡了过去。

    蛟三见其昏睡之后,身躯向后仰倒,漂浮在了水面之上,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之色,似乎对此早已经知晓,只是目光之中多少还是有些疑虑。

    “殿主,你让我带……娘亲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为何娘亲她对于我没有半分记忆,丝毫不知道我与她的母女关系?”蛟三秀眉蹙起,忍不住问道。

    “你母亲记不得你,是因为她已经轮回过了一世,自然记忆全无,记不得你。”轮回殿主说道。

    “已经轮回过一世,这是何意?”蛟三问道。

    “我的意思……便是说她的上一世才是你真正的娘亲,名叫‘甘如霜’。而这一世,她复姓南宫,单名一个婉字。想要让她记得你,须得帮她恢复上一世的记忆才行。”轮回殿主沉吟片刻后,缓缓说道。

    蛟三乍听到“南宫婉”这个名字,只是觉得有些耳顺,但却并未在意,只是愣了愣,问道:“甘如霜……我叫甘九真,是随母亲姓吗?”

    她的脑海里,一瞬间冒出无数个问题,母亲上一世因何而亡?自己的父亲身在何处?已经轮回过一世的母亲,还算是她的母亲吗?

    不过最终,她也只是问出了一个问题:“为何我也记不得娘亲?”

    “你娘亲上一世亡故之时,便是你降生之日。你只在出生时见过她一眼,又怎会有记忆?”轮回殿主说道。

    “娘亲是因我而死吗?”蛟三浑身冰凉,问道。

    “不是。”轮回殿主斩钉截铁道。

    “可娘亲……”

    “九真,你的问题太多了,一切等她回复记忆之后再说。”轮回殿主冷冷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蛟三闻言,便沉默了下来,站在一旁,凝视着水池中那个身影。

    轮回殿主双手在身前一合,口中响起一阵吟诵之声,开始掐动起法诀来。

    只见他身上衣袍无风自鼓,身上荡漾其一阵阵暗红色的法则波动,并指朝高空那六角轮盘一指,一道凝实的红色光柱便打在了轮盘之上。

    紧接着,一阵呼啸之声响起,六角轮盘随即开始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围绕在其四周的红色光晕,也被其旋转之力带动着环绕飞旋起来,当中一道笔直红光从上方直灌而下,将南宫婉的身躯笼罩其中。

    身处红光之内的南宫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眼皮下的两颗眼珠来回滚动起来,像是陷入了什么激烈的梦境中一般。

    只不过很快,她就停止了异动,但是整个人却开始缓缓下沉,最终没入了水池中。

    ……

    黄泉大泽当中,血色云墙遮天蔽日,原本的峡谷之势已经不复存在,韩立几人乘坐竹舟此刻如同穿行在山谷涵洞,就连头顶上方,也都交织血云。

    “等出了这片区域,距离湖心就不远了。”鬼巫开口说道。

    韩立点了点头,没有答话。

    这一路行至此处,还算顺利,先前两次差点被正反旋风卷到,最终也都化险为夷,可见鬼巫所言的这条隐秘水道并无问题。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竹舟从一道高卷入空的正反旋风下方穿梭而出,前方水域霍然开朗,近千里的范围内,非但看不到血云,就连旋风也没有了。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条无风带?”鬼巫见状,有些意外道。

    “无风岂不是好事?”啼魂疑惑道。

    “未必。此处出现无风带,意味着我们预计的路径上发生了变化,这里无风的话,原先可以通行的水道处,就未必无风了。万一原来的路被堵上了,我们就要被困在这大泽中了。”韩立摇了摇头,说道。

    就在这时,他的神色忽然微微一变,目光一转,朝着另一边的血云高墙方向望去。

    只见原本相对静止的云墙,忽然发生异动,朝着这边的无风带区域涌了出来。

    紧接着,云墙后方就出现了一道庞大无比的阴影。

    “这是……”鬼巫神色一变,喃喃说道。

    啼魂神念一动,眼中却闪过一丝古怪之色。

    血云翻腾之际,一头身形巨大足有千丈,形如鳄龟的黑色巨兽,竟然贴着湖面,低空飞掠了出来。

    韩立蹙眉望去,就见其身下生有四只蒲扇般的巨大兽鳍,上下煽动之间,便有一层黑色旋风吹卷而出,在其庞大的身躯和大泽湖面中间形成一道特殊气流,托举着身子浮空而行。

    “这是什么异兽,竟然不受正反旋风影响?”啼魂问道。

    “不可能啊,这幽浮冥龟早就已经绝迹数十万年了,怎么可能还会出现?”鬼巫满脸惊诧,难以置信道。

    “上面有人。”韩立目光一凝,说道。

    鬼巫和啼魂闻言,忙朝那边望去,只见巨龟背上影影绰绰,赫然站立着七八道人影。

    其中为首一人,身形异常高大,身披一件灰色长袍,内里却是一具莹洁如玉的白色骷髅,浑身上下萦绕着一层若隐若现的白色气流,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气息。

    白骨骷髅身后,稍微落后半个身位,则站着一个身高三丈,浑身血红的无头男子,其以双乳做眼,单手握着一柄血色巨斧,却正是血厉。

    血厉身后并排还站着几人,其中就有之前统领鬼物追杀韩立他们的那名鬼兵首领阴罗。

    韩立看到他们的同时,这些人也注意到了韩立。

    血厉眼中厉色一闪,身形一跃,便飞入了高空当中,手中一杆巨斧一个抡转,朝着韩立当头劈斩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