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转轮王
    就在金童与血厉僵持不下之际,高空之中金雷大作,不知何时已经凝聚了一片巨大的金色雷云,上面轰鸣之声大作,一道雄伟天门伫立而起。

    “闪开!”韩立口中发出一声爆喝。

    金童这才一松前爪,身上金光一闪,重新化作了少女模样,一闪而逝。

    紧接着,高空中便有一道金光巨剑,直接分开天幕,裹挟着滚滚雷霆当头劈落下来。

    血厉见状,自知不妙,身上血光一闪,就想要横移躲避开来,其头顶上方却忽然有一片霞光笼罩而下。

    其被霞光扫中的瞬间,胸前双眼忽然一阵迷眩,神魂似乎受到了剧烈震荡。

    “轰隆隆”

    在一声声震天雷鸣中,金雷巨剑上弹射出的金色电丝,几乎将方圆千里内,整片虚空都封锁了进去。

    血厉双眼中金光一振,重新恢复了神识,可此刻再想要逃离,却已经迟了。

    他怒目望了一眼方才施法的啼魂,随即一提巨斧,朝着上方斜劈而去。

    其身上血光暴涨,整个人身躯瞬间涨大百倍,手中巨斧也是随之暴涨,表面血色漩涡光芒越来越亮,撕扯着半片虚空,撞向了金雷巨剑。

    “轰”的一声巨响!

    高空爆发出一声剧烈轰鸣,一团耀眼光芒从中炸裂开来,化作两道巨大无比的弧形冲击波动,先是上下一分,继而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轰轰轰……”

    一连串爆鸣之声不断响起,巨大的气浪扫过之时,虚空中一切物质似乎都被这股力量湮灭,那些追逐而至的鬼物大军,顿时便有大半烟消云散,化为了灰飞。

    唯有几只修为稍高些的幸存了下来,后方鬼物大军仍在呼啸而至,但在一只为首的鬼兵首领一声呼喝下,纷纷停了下来,没敢再逼近。

    金童在这股气浪横扫之下,也=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奋力护着受伤的啼魂,不断向后退去

    过了好一会儿,扩散开来的烟尘才逐渐落下。

    高空中的雷云和天门早已经消失不见,韩立的身影悬于高空,向下俯视过去。

    那座石桥也不知是何材质构建,在这等力量冲击之下,竟然仍保持原本状态,没有丝毫损伤,而血厉也依旧站立在石桥上,手拄着血色巨斧。

    只不过,他那无头的脖颈上,一直到胸口中央的位置处,赫然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竟是直接将其胸腔分作了两半。

    韩立甚至能够透过伤口,看到胸腔内还在缓缓蠕动的脏腑,只是其身形却是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即使以神识探查,也察觉不到半点气息。

    “死了?”韩立眉头微微一皱,始终觉得有些古怪。

    他没有冒险过去探查,而是身形疾掠而过,来到了金童两人身旁。

    “大叔,打赢了没?”金童忙问道。

    “要不要紧?”韩立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向啼魂投去了询问的目光,说道。

    “伤势不算太重,只是伤口处似乎有一股古怪的法则之力盘踞,令那里的血肉不得愈合。”啼魂露出一个勉强笑容,说道。

    韩立眉头一皱,绕到她身后查看了一下,随即抬起一只手掌,覆盖在了她颈后的伤口上。

    随着体内时间法则之力的运转,韩立掌心中忽然探出一截鲜嫩绿芽。

    紧接着,嫩芽延长出一道根须,探入了啼魂的伤口中。

    啼魂口中闷哼一声,随即紧咬住了牙关。

    这时,在其背上分裂的血肉中,忽然光芒亮起,浮现出来一棵巴掌大小的金色小树,那模样赫然正是韩立的东乙神木。

    只见树影摇曳,树下的根须就如一根根缝衣针一般,将啼魂的皮肉整齐串联,随之一点一点缝合在了一起。

    在时间法则之力的作用下,伤口很快愈合,那些缝合出来的根须,也很快化作一片金光,消散了开来。

    “那厮掌握的似乎是某种轮回法则之力,很是古怪,能令你的伤口血肉不断重复受伤的状态,故而无法自愈。我以时间法则之力,强行打破了这种循环。”韩立沉吟着说道。

    “原来如此,幸亏主人有办法应对。”啼魂点了点头道。

    “这里到处都透着古怪,我们被这无头血厉纠缠许久,那些鬼物随时会追上来,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韩立目光微沉,说道。

    金童和啼魂对此自然没有意义,尤其是金童显然早就想离开了。

    然而就在三人正说话间,石桥上的血厉身上忽然荡漾开来一阵法则波动,其胸前浮现出一团血色漩涡,逆时针旋转着,逐渐扩大开来,直至将其整个身躯都吞噬了进去。

    “这是什么?”这一幕令啼魂和金童都是一惊。

    “别管这家伙了,我们赶紧离开。”韩立远远望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随即说道。

    三人当即头也不回地往石桥另一端的方向飞驰而去。

    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那团血色漩涡中,才忽然顺时针转动起来,一道高大人影从中迈步而出,其上身赤裸,没有头颅。

    正是血厉。

    与方才相比,其身上伤势已经完全复原,就连气息也恢复到了之前状态。

    “哼,竟然逃了,否则定要你们尝尝我的厉害……若非陈年旧伤,施展一个小转轮回之术,哪里需要这么长时间?”血厉腹部鼓动,冷哼一声,说道。

    说罢,他忽然一手捂住自己的心口,身子也随之踉跄地走了几步。

    这时,石桥这头忽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此前驻足不前的群阴煞鬼物乌泱泱的逼近了。

    只是,在他们踏上桥头之前,为首的鬼兵首领忽然身形一止,高高举起一拳,喝令所有人停了下来。

    鬼兵首领望向石桥上的那名浑身血红地无头男子,半晌不敢上前,似乎有些不敢置信,试探着叫道:

    “血厉大人……”

    无头男子闻声,猛然转头望去,在看清其模样后,腹部再次鼓动起来,说道:

    “阴罗,是你?”

    鬼兵首领闻言,立即跑上前来,跪倒在了血厉身前,以头触地,恭敬喝道:

    “属下阴罗,参见血厉大人。”

    站在桥头外的大片鬼物,也都纷纷跟着跪倒在了地上,一个个浑身颤抖,不敢起身。

    血厉盯着阴罗看了许久,似乎陷入了长久的追忆。

    “起来吧……”半晌之后,血厉长长叹息一声,鼓动着腹部说道。

    “恭喜血厉大人,终于脱困而出。”阴罗没有立即起身,只是直起上半身,满脸欣喜道。

    “是那几名仙界之人出手,吾才得以脱困。不过看样子,你等似乎正在追杀他们?”血厉如此说道。

    “不错,这些人不知如何侵入这里,我拦截不成,故而追杀至此。”阴罗说道。

    “方才脱困之后,本来便想杀了他们的,奈何那几人还颇有些本领,吾又封印日久,内有暗伤,又给他们逃了。”血厉说道。

    “大人你的伤势……”阴罗话还没说完,就被血厉摆了摆手,制止了。

    “你先说说,吾当年被那厮封印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血厉问道。

    “当年,大人失踪之后,我部便群龙无首,陷入了内斗。后来,也不知是从哪里得来消息,说大人您被囚禁于鬼巫的孽镜城。阴丘,樊篱和我便带人杀向孽镜城,结果一败涂地。樊篱战死之后,其部下鬼众大部分投靠了冥王,少部分则直接降了鬼巫。”阴罗答道。

    “那阴丘呢?”血厉问道。

    “阴丘与我一向不合,我们在那之后便分道扬镳了,我还驻守着咱们原来的部分城池,他则逐渐没了声息,据说……据说是被那位转轮王给收编了。”阴罗说道。

    “转轮王?”血厉疑惑道。

    “就是当年联合冥王和鬼巫,封印大人的那个神秘人。”阴罗说道。

    “你知道他?”血厉有些诧异道。

    “那位神秘人在封印了您之后,就占据了我们的大多数地域,自立为了转轮王。冥王见其没有遵守之前他们之间商定的盟约,便率部攻打,结果兵败被诛。其心腹率残部逃到我们这里,便告诉了我们您被封印的真相。只是我们一直无法破开他的封印,才让大人您沉睡这么多年。”阴罗解释道。

    “冥王居然已经死了?”血厉似乎有些遗憾,低声说道。

    “不只是冥王,就连鬼巫也已经死了,同样也是那位转轮王所为。如今黑河、地冥、阎罗三大域几乎都已经被他掌握在了手中。”阴罗继续说道。

    “什么……”血厉双目一凝,显得颇为惊讶。

    当年他们三人分别镇守三大域,以血厉战力最高,冥王御下最善,而鬼巫则最为狡诈,其各种阴狠手段层出不穷不说,保命手段更是一流,没想到他竟然也死在了转轮王手上。

    “现在想起来,我们都是给那转轮王戏耍了。怪只怪我们贪恋那轮回法则的修炼秘术,彼此争斗不休,才给了转轮王离间的机会,活该,真是活该,哈哈……”血厉忽然腹部鼓动不止,朗声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