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纯路人,请问这是莽帝嘛 > 第37章.我遇到一个很坏很坏的人
    “怎么办,这种坑洞完全没有办法攀爬。”

    沐显忠爬了N次,都无一例外地跌落下来。

    每次连这个坑洞的三分之一都没有爬到。

    朱慈煊抓了一把身前的土,握在手里湿漉漉的。

    这样的泥土湿度太大了,踩起来甚至会打滑。

    不要说人,就连猴子都很难爬出去。

    “殿下,看来只能在这里等猎户的到来了。”

    沐显忠沮丧地蹲在地上,不停地用手指画圈圈。

    朱慈煊却露出了邪魅狷狂的笑:“不,不一定非要等猎户。而且,如果猎户是三五天后到来,那我们岂不是要等到那时。”

    朱慈煊很不喜欢这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如果没有那个技能的话,或许还真的难以爬上去。

    可有了水化术,一切都不同了。

    “殿下……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

    沐显忠激动的两眼冒星星。

    “对,不过接下来可要保护好你自己的膀胱,别被吓尿了。”

    朱慈煊毫不在意地点点头。

    迄今为止,没有第二个活人知道他水化术的信息。

    今天或许会诞生第二个呢。

    只见朱慈煊的身体正在迅速地软化,变得透明起来,原先极高的个头逐渐缩小。

    无数滴晶莹的水滴落在地上。

    “诶,竟然变成水了。”

    沐显忠大惊失色,一下子从朱慈煊身边跳开。

    诡异!

    实在是太诡异了。

    “还没结束呢,给我凝!”

    朱慈煊暴喝一声,身体已经全部化作一滩水,原先体外穿着的衣服也像小山丘一般堆叠在地上。

    那一滩水几乎是眨眼间就凝成了无数水蛇,从衣服中蹿出。

    “本宫先上去,等下带你上来,记得保管好我的衣物。”

    无数条水蛇口中传出同样一句话。

    坑洞底部顿时响起一道道回音。

    沐显忠直接吓尿了,拼命地想爬出去。

    泥煤的,殿下可比陷阱本人可怕多了。

    旋即,那无数条水蛇像打了鸡血一般从坑洞底部蹿出。

    即便是这种近乎垂直的坑洞,也丝毫不影响蛇类的攀爬。

    十几息过去,坑洞底部的水蛇尽数爬了上去。

    一个脑袋缓缓从上方探出:“沐詹事,你等一下,本宫给你扔根绳子下来。”

    沐显忠在底部,再次打了个寒颤。

    顶不住真的顶不住,跟着这位殿下心脏真的顶不住。

    迟早都得被吓死。

    身体变成水又变成蛇,这是什么异术?

    不会又是太祖爷传给太子殿下的仙法吧,这太祖爷简直有毒啊。

    沐显忠自己一个人瞎几把乱想,过了好久也没见绳子扔下来,抬头看去,上方的那颗脑袋已经不见了。

    我去,太子爷该不会丢下我了吧。

    沐显忠欲哭无泪。

    “太子爷,您能不能快点,这下边好黑,微臣实在是害怕。”

    坑洞底部不时传来凄厉的呼喊。

    朱慈煊其实听到了,他只是在系统商城里寻找绳子。

    有些商品得一页一页地看,不可能一下就翻到了。

    嗯?

    朱慈煊身体一僵,立刻回神。

    好像有什么东西顶到我了。

    这个位置……好像还是顶到了我的腰子。

    紧接着,朱慈煊耳边传来一声娇脆的声音:“@#¥@#¥%……&)*~!@^”

    啊嘞,说的啥?

    朱慈煊耳朵一下就立起来了,正准备缓缓转身。

    顶在他腰上的那个东西,立刻就放到了他的脖子旁边。

    借着眼角余光看了一下,好像是根尖锐的石头。

    “我说大哥,劫道的话,你好歹准备一口上好的刀啊,用块石头威胁人,看不起谁呢?”

    “想试本宫之腰坚乎?”

    朱慈煊作势又要转身,搁置在他脖颈处的石头便猛烈地扎来。

    毫无疑问。

    石头被震得粉碎。

    朱慈煊身后的人立刻跳开好几步。

    “我都跟你说了,你这个不行……怎么……”

    朱慈煊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当他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眼前,正站立着一个小麦色皮肤的少女。

    鹅蛋脸,蓬松的头发,五官精致。

    少女浑身上下都没有半块布匹,只是用棕榈叶编制成了裙子和文胸一样的东西,穿戴在身上。

    细腰之上还能看到清晰的马甲线。

    啊这……

    竟然是个妹子。

    朱慈煊十分意外:“阿弥陀佛,女菩萨,贫道是从东土大明的捂裆山而来……”

    还没等他说完话,少女就拳脚相向。

    一个侧身踢直接朝着朱慈煊的脖子袭来。

    铛!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犹如打桩一般。

    而朱慈煊站立在原地,身体没有移动分毫。

    即便是刚才这一踢极具爆发力,可是拥有金钟罩的挂壁无所畏惧。

    “怎么样……铝湿祖,不对,是女施主。有什么误会可以慢慢解开嘛。你这上来就打人……”

    朱慈煊缓缓地推开对方搁置在肩上的脚。

    迎接他的又是三个连环踢。

    铛铛铛!

    每一踢,少女都卯足了劲,想要把朱慈煊踢趴下。可是偏偏朱慈煊就是那副毫发无伤的样子。

    坑洞底部的沐显忠似乎听到了什么,扯着嗓子问道:“殿下,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

    朱慈煊轻喝一声。

    少女似乎是怒极,嘴中发出沉闷的低吼声,像一头发怒的豹子。

    她那有些婴儿肥的脸,此刻有些充气,竟然平添出几分娇憨之感。

    “哈呀!”

    “嘿!”

    “啊!”

    少女一次又一次地攻击朱慈煊,先是用腿踢,然后再是肘击,膝盖踢。

    然而,并没有起到任何栾用。

    朱慈煊依旧云淡风轻地站在那里。

    “殿下,我好像听到女人的声音了,发生什么事了?”

    沐显忠的声音又传来。

    “没事,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

    朱慈煊敷衍道。

    随后,他将目光投向面前的少女,两手一摊,笑容愈发邪魅狷狂。

    “你随便搞,能感受到疼痛算我输。”

    这种表情,对于少女无异于是最大的挑衅。

    紧接着,少女又对朱慈煊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沉闷的撞击声响彻附近。

    由于朱慈煊使用了金钟罩,这少女感觉自己就像是撞上了一块铁板。

    朱慈煊不痛,可是少女每次都因为力的反震疼得嗷嗷直叫。

    坑洞底部的沐显忠,脸上逐渐泛起狐疑之色:“殿下,我好像又听到女人的声音了,真的没有什么事嘛?”

    “没事,你他娘的再废话老子就不给你递绳子了。”

    朱慈煊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这下,沐显忠的直接脑补出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殿下该不会是……在哪个啥吧。